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战正酣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148 2019.07.04 08:37

  说话间,周云舒长剑不停,倏忽间折身而回,掌中剑闹海银龙般地已直劈下来,正好落向一招走空,还来不及变招的圆通圆融两僧。倒不是这两位僧人功夫最低,正好适合各个击破,实在是周云舒欺负对方手无兵刃,仗着长剑之利,正好下手!

  虽是有所筹谋,周云舒这一剑却是理所当然的不曾建功。

  风声乍起,圆寂老和尚手中紫金禅杖就势绕着他自己腰身一圈,磕在了周云舒剑刃之上。沛然大力,使得周云舒长剑一偏,从圆通身侧划过。然而周云舒不慌不乱,脚下踏罡步斗,不给少林僧人合围他的机会。他一身轻功本就比少林寺身法高明了不少,全力施为之下,倒是并不吃力。

  并非说少林寺就没有厉害的轻功身法了。据说昔年达摩“一苇渡江”,身法该是何等厉害?只是后辈僧人,要么沉湎佛法,要么追求更大杀伤力的武学,对于轻功方面,却是鲜少有人下过苦工。

  却说周云舒掌中剑被圆寂老和尚荡开,他顺势旋身,已经来到了圆松面前。掌中剑就势一收,接着一剑由腕底翻飞直出,包含着凌厉无匹的剑罡,迎着圆松照着他头顶砸下来的哨棍,削了过去!

  圆松自恃一身功力绝不会逊色于周云舒,若是能拖住周云舒一个刹那,形成合围之势,今日之战,胜负就能定了。当下把全身内力灌注于哨棍之中,裹挟着凛冽难当的呼呼风声,撞了上来!

  然而圆松忽的发现周云舒长剑忽发奇光,随后“哧”的一声清响,圆松手中那根哨棍从中断开!周云舒长剑去势不减,认着圆松露出的胸腹空门,恶狠狠地斩了过去。圆松和尚自然识得厉害,来不及惊异何以自己加持以全身内力的哨棍,竟是连周云舒一剑都扛不住,就地一个打滚,懒驴翻身也似的滚了出去!

  也亏了圆松和尚反应的快,饶是如此,周云舒剑光过处,哧然作响,却把他长衣下摆老长的一大截,整个的给斩了下来。其实又何止僧衣,圆松和尚腰腹间同样开出了半尺来长的一道血口子。血染衣裳,更要命的是那股子凌厉剑气,钻入身体后循着经脉乱串,圆松和尚骤然遭此一下,气息大乱,喷出一口鲜血,暂时已经没了战力。

  圆松和尚自然不知,周云舒施展这一剑,也是暗中催动了他好不容易才养成的凌厉剑魄,自然是无坚不摧。只是这样的动作,哪怕是对周云舒来说,也绝非轻易可以施展。圆松和尚逃命要紧,自然没有留意到长剑斩断哨棍的时候,周云舒的脸色,也是微微白了一下,旋即恢复正常。

  这个过程当然来得极为短暂,有心人圆灭却是留意到了这个细节。就在圆松“懒驴打滚”,翻了出去的当儿,圆灭早已蓄势以待的剑势已然来临!

  猛可里,周云舒只觉得人影闪动,一僧当空直落。随着那僧人落下的身子,一口长剑,汇集成大片银光,直向他当头直落下来。这人剑下力道极猛,功力甚高,内力灌注下,更是形成了一片剑气,极具凌厉气势。周云舒刚刚得手,废去了对方一人战力,转而却又陷入了更危险的境地。须知道,紧随这人长剑之后,其余诸僧的杀招也马上招呼了过来!

  周云舒当下不得不略作回避,身子闪动之下,飘出七尺开外。只是这一动身,仅仅是暂时脱开了被合围的险境,那圆灭和尚的达摩剑,却是如同跗骨之蛆,并未摆脱,毒蛇也似的咬了过来。

  随着圆灭的趋近,四周顿时兴起了一个气圈,引得地面落叶萧萧起舞,向四面扩散开来。周云舒内心雪然,几个回合的交手,已经判断出了这些和尚中,唯有这圆灭和尚最具威胁,当下狠狠心,就算以伤换伤,也要废了这圆灭和尚。否则有此人在,自己能否从容进退,着实要大打折扣!

  心中定计,那圆灭和尚剑势已动。随着圆灭骤然跃起的身子,掌中剑幻化为大片银光,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君周云舒当头罩落下来。剑光下,周云舒由头到脚全身都在对方剑势之内,一时间颇有全身“吃紧”的感觉。

  相比于圆灭,周云舒得传知非子,又是地星出身,许多奇思妙想自然远胜过少林和尚。也正因此,在交手中,往往能够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出剑,以此度过一个个被视为必死的局面。这一回面对圆灭水泄不通的剑势,周云舒依然毫不例外。

  想象中,双方兵刃交锋,定当会是石破天惊的一声大响。然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仅仅只是“叮叮”细微的两声轻响,霞光中两点火星迸射,就这样破解了圆灭看似泰山压顶的剑势。非只如此,周云舒得理不饶人,掌中剑顺势而前,陡地撩起,划出了一缕银光。

  圆灭和尚来得快,去得更快!分明知道周云舒的剑势凌厉,此时不退,便再无生理。果然,剑光过出,圆灭和尚胸前僧衣破开,总算他比圆松见机得早,免了一场血光之灾。只是这时候庆幸,未免太早了!

  一剑出手,更不停留!惊悸里圆灭只见周云舒身随剑走,怒涛般地已卷了过来。潮水涌浪也似的剑光里,五点寒星分外显眼。圆灭和尚练剑多年,自然识得厉害,那剑光也好,寒星也罢,都只是前奏。真正的杀招,却是在自己接上了对方剑招之后才会爆发出来——若是没接上,那也不用爆发了,毕竟人已经死了。

  恶风呼啸,周云舒不用回头,也知道一把戒刀,一杆方便铲,已经向自己身后招呼了过来。周云舒不管不顾,掌中剑势更快了三分!

  “哧”的一声,斜刺里一只手掌,泛着古铜色,挡在了周云舒长剑之前,旋即被贯穿老大一个窟窿!来人却是似乎没什么痛感也似的,用力一带,周云舒的剑势,也因此偏了那么一点儿。

  常言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原本能够直取圆灭和尚性命的必杀剑招,终究漏出了破绽,给了圆灭和尚一线生机!长剑穿过手掌,扎进了圆灭和尚左臂肩窝。周云舒来不及催动剑气攻入圆灭和尚体内,废掉对方的战力,旋即就被戒刀砍中,接着又挨了方便铲势大力沉的重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