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仗义援手,自陷囚笼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292 2019.05.29 23:22

  分明时节已经入夏,奈何正是梅雨时节,漫漫雨丝,最是湿人衣裳。撑着把桐油伞,周云舒犹自有心情观赏者漫山遍野红透了的杜鹃。杜鹃花在霪霪细雨里,渲染着一山的红,莫名的,周云舒只觉得这烂漫的红,却更像是沙场壮士淌流的鲜血……

  微微风过,略觉寒冷。隐隐约约似乎有厮杀呐喊声顺着微风传来,让雨中漫步的周云舒蓦地停住了脚步。侧耳倾听,果然有刀兵交接、嘶吼呐喊的声音传来。自打大致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个情况之后,周云舒心中自然时时保持着一种对外界的敏感。此时运功双耳,略一聆听,便已断定是有人厮杀,便起了心思要过去看个究竟,该搭手的,总该搭一把手。

  从声音的微弱程度来看,距离显然不会太近。周云舒气灌双足,施展最上乘的轻身功夫,却也足足花了半柱香的功夫,才算是赶到现场!

  那是一片芜草丛生的空地,旁边儿却是茂密丛林。此时两伙人正是交战正酣,一伙儿金钱鼠尾辫,胸前老大的一个“勇”字,一看便知是后金军队,瞧上去怕不得有七八百之众!另一伙儿却是熟悉,正是不久前才照过面的会盟之人,如今只剩下二三十人,在七八百人的后金将士包围之中,兀自困兽犹斗,死命搏杀!

  地上倒下了数百具尸体,比较起来,竟是参与会盟后的武林豪杰居多,可见江湖人陷入军阵之后,若无超卓身手,竟是还不如寻常兵丁,诚然可悲!

  周云舒只是瞟了一眼,就已经对局面大致有数。都是一腔热血的汉家儿郎,对手又是后金敌寇,周云舒焉有不出手相助之理?他自己艺高胆大,对军阵的厉害却是没什么概念,而且片刻之间,也瞧不出后金军阵厉害,却是不将这七八百人的后金大军放在眼里。当下很是中二地口中招呼了一声:“诸位同道莫慌,周某来也!”

  纵身跃起,身在半空之中,却已经有了动作!

  却说以前周云舒在地星之上,因为某些情结作祟,对一些仙侠游戏什么的也颇有兴趣,在知非子指点下,倒也创出了一门暗器手法,自娱自乐,唤作“乾坤一掷”,倒也有几分可观之处!来到这方世界,周云舒忆起曾经趣事,有意收集了不少铜板,此时却是正好施展这“乾坤一掷”,先把那陷入后金军阵,岌岌可危的武林同道搭救出来再说!

  须知此时周云舒有一身浑厚真气相助,施展起来自然更见威力!只见一蓬黄光绽放,随即正自攻击那二十来位武林同道的后金士兵,纷纷惨叫一声,倒飞出去。汩汩的鲜血流淌,却是就这样躺下去,再也站不起来了!

  那二十来个江湖同道见有人搭救,瞬息间击飞了围困自己周围的那一圈后金鞑子,自是知道此乃脱困的最佳时机,一声唿哨,纷纷乘此机会闯出了包围。

  周云舒才自发出一把铜钱暗器,人却是跃入了先前众武林同道被围住的圈子里。手一勾,电光石火间,已自夺过一口钢刀,雪亮的刀光闪过,又是十来个后金士兵捂着脖子,一头栽倒。

  此刻,正是那些江湖同道们冲出包围的当儿,回头一看,那救援自己等人的恩人却是好死不死一头跳进了军阵之中!一个满脸是血,断了条胳膊的大汉一边给自己止血,,一边提留着兵器,大家伙儿一股脑儿又往回冲,却是担心恩公陷在军阵,故而杀回去相救。他一边冲杀,一边大声叫道:“恩公当心,鞑子军阵厉害……”

  可能正是因为这二十来号武林同道在军阵外冲杀,牵制了后金军队,再加上周云舒身手的确了不得,后金军队一时间却是不能对周云舒形成有效的压制,反倒叫周云舒游刃有余!

  周云舒虽然不习惯用刀,但一法通,万法通,此时却也将一口雪亮马刀,咕噜噜舞成一团银光,来回翻滚,取人性命,瞧上去简直跟削豆腐似的。此刻听见提醒,哈哈大笑,难得的发了狂性:“你等有伤在身,又苦战良久,气力消耗不少,还是速速离开吧。这里不妨事,料这些鞑子微末本领,能奈我何?你们且先离去,我料这些鞑子出现在此,定然不知这一支。说不得还有其他同道也遭遇上了。快去吧,这里交给周某便是!”

  这些武林人士如何看得出其中奥妙?只当这位恩公的确身手超凡,后金鞑子根本奈何不了他,反倒是被接连杀戮,却全然不曾意识到自己这二十来号人在外冲杀所起到的巨大牵制作用,后金军对根本就不能全力对付周云舒,才显得这般不堪一击。看看这七八百号人,杀也得杀个老半天,而且后金鞑子到了这里,却是需要给华阴县那边的张将军汇报消息……如是种种思量下,断臂的大汉犹豫了下,终于有了决定,当下叫了声:“周兄弟是吧,某记住你了,改日请你喝酒,兄弟这就先走一步,去给张将军传递消息,免得鞑子偷袭县城!”说着,招呼一声,击退后金军士,一群人纷纷道了声:“周兄弟,万万当心!”纷纷钻入密林,往华阴县而去

  这倒不是这些个武林同道蠢,江湖人,除了那些门派首脑,几个劳心处理事务?自然大多都是一根筋,也就无怪乎此时还想着给张煌言报讯,另一个角度来说,何尝不是“天真”的体现?只是一下子干净利落的把周云舒扔在这里,纵然是有着认为周云舒游刃有余,这些鞑子留不住他的信心,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样的“果决”,何尝不会让人寒心?只是周云舒却是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认识,自然“寒心”一说,也就无从说起罢了。

  却说这边儿那二十来个武林同道一走,这伙儿后金鞑子的头儿,唤作胡巴格尔的千夫长,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周云舒身手超绝,在军阵中大肆杀戮,这边二十来个江湖好手从旁策应,他还真的无可奈何,说不定磨到最后,自己这八百来号人马损失惨重,战果却是难说。如今可好,这“泥堪”自负狂妄,如今没有了高手在外策应牵制,他自可从容调遣,就算这个“泥堪”有天大的本领,却也插翅难逃!

  果然,随着胡巴格尔的指挥,周云舒慢慢的不再那么得心应手,随心所欲。掌中马刀每一次砍出去,便有数十件兵刃同时刺来,他若不格挡闪避,那就唯有被穿成刺猬!一时间束手束脚,慢慢的竟是困在了军阵之中,便是想要施展轻功,跳出重围,也是根本没有机会。在这么下去,若是没有意外,只怕周云舒当真就饮恨当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