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仙国帝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意志

仙国帝道 遗失的枫叶 2063 2020.09.27 19:00

  “上,”吕关治抽出自己的秋水剑,向左右的溧水宗筑基期长老喊道,

  “我们未经磨合,冒然加入玄甲卫的军阵只能带来不可控的混乱,所以只能站在军阵后方,然后随玄甲卫杀进去。”

  “上啊,让这些人好好瞧瞧,我们溧水宗也不是吃干饭的!”屠甘一边跟随大军往上冲,一边不断的对前后的溧水宗弟子打气,身上则穿着玄甲卫淘汰下来的二手货,到处都是刀剑劈砍的痕迹,有些地方已经快要腐朽断裂了。

  “来啊,你屠爷爷可不怕你们,看看到底谁才是孬种,谁才是懦夫!”一刀劈退眼前的鬼族,屠甘却目眦尽裂。

  “贼子尔敢!”屠甘反手就是一刀,只听“曝”的一声,鲜血飞溅,面前鬼族的一只左臂登时被砍了下来,可是跟在屠甘左边的一位溧水宗弟子却被两名鬼族捅穿了心脏。

  嘴里含糊不清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有血沫从嘴角流出,发不出声音来,下一瞬尸体缓缓向前倒去,溅起了片片血花。

  “啊啊!我要你们死。”

  屠甘疯了似的冲了上去,却始终没能挽救师弟的性命,两名鬼族也早没了踪迹,不知何时就与地下躺着的死尸混叠在一起,战场就算这么惨烈。

  吕关治则一个踏步,横跨数十丈,牢牢挡在了正在军阵中肆虐的巴特面前,

  “你的对手是我,”

  双方已是早已认识的老冤家,打过多年的交道,没有客套,没有再放狠话,一瞬间两人就已跨过中间的几丈距离,同样狠狠的撞在一起。

  没有在乎自己所受的震荡,吕关治提剑堪堪挡住巴特砸下来的双锏,脚下被这股冲击力硬生生的向后推去,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印记。

  “嘭,”两者分开,活动了一下有些麻了的手腕,吕关治又再次提剑冲了上去。

  “今天,就让我给这么多年来死去的溧水宗弟子报仇,身为宗主却无力保护这些弟子,是我愧对他们。

  而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咳咳,”点点鲜血从吕关治身上飘下,沾染在这片广阔的黄土上,让土地的灵蕴都开始增加,若是种植灵米,来年这必定是一块上好的灵田。

  其他溧水宗筑基长老也都纷纷找上鬼族的千夫长,一时间腥风血雨不断。

  王启站在高处,看着眼前场面空前的厮杀,这是他活这么多年来,看到的最血腥的场景,纷飞的鲜血混着不断飞扬的尘土,

  哭喊声,惨号声,人体被刺入的闷响充斥着现场每个人的耳膜。强行忍住心头的不适,经过之前的几场战争,他也算得上是久经沙场,已经是个军旅老人了。

  “不灭了这些鬼族,然后拿下瑞江通往东庆县的谷道,保证瑞江县的安全。瑞江县城就像是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唉,那时就算短暂的拥有知县之位,迟早会因为后勤原因不得不放弃瑞江县城,然后把知县的位置还回去。”

  而远处的厮杀好似没有尽头,人族与鬼族混在一起,只能大致看出是两个阵营,疲惫和劳累已经渐渐占据了主导,现在就看哪一方更加有韧性了,军阵熟练到能够把一直处于前排的士兵替换到后面。

  梁帅和刘飞翼此时已经不再最前面,而是退到了整个锥形阵的中间部分,一边恢复着体力和精神,一边分担着来自旁边的压力,梁帅感觉整个阵型还是在继续往前走的。

  “怎么还没有凿穿,鬼族的阵型有那么厚吗?”心里逐渐变的焦躁,在阵中已经感受不到敌我整体的变化,前进的速度慢了,前排的士兵逐渐向锥形的两边往后移动,给中间部分的生力军腾出位置来,梁帅向前移动了几排,这样的阵列变换在刚才的厮杀中经历了无数次,动作早已形成记忆。

  杀,不断上前,又回到了锥尖的位置,在生与死的压迫下,梁帅早已无力多想,一枪捅死眼前的鬼族,撞飞旁边劈过来的大刀,眼前的景象骤然开阔。

  “我们凿穿了!,我们凿穿了!”

  “万胜,万胜”与梁帅一同出来的军士顿时欢呼了起来,左右望去,整个鬼族已经被分为了左右两大部分,因为阵型早已被冲破,这些鬼族显得相当散乱。

  “打旗语,先攻击左边这部正在重组阵型的鬼族,全部打散他们。”王启终于露出了笑容,一脸兴奋的对旁边的传令兵吩咐道,

  只要凿穿了鬼族阵型,使他们再也组织不起来,那玄甲卫赢得把握就大大增加了。

  “是,”传令兵站在高处,先是敲响了战鼓,然后打起了旗语,一连做三遍,

  远处战场上,以梁帅为箭头的阵型开始快速左转,向着也试图转向的鬼族扑去,下一刻,厮杀声再次响彻云霄。

  而在另外一边的战场,吕关治与巴特的战斗则颇为凄惨,身上的灰色衣物被鲜血染成了一片红一片灰,背上乌黑色的淤青不断有血液渗出,头发被激烈的战斗所影响,散乱的披在各处。

  “杀!”即使看起来颇为凄惨,吕关治的斗志反而越来越昂扬,主动迎着巴特冲上去,一副以命搏命的打法。

  这看的王启直皱眉头,都已经占了上风了,不用这么拼命吧,

  “你去叫那些溧水宗的长老不用管战场上的事情了,去帮吕关治一起对付巴特。”

  “是”

  时间依旧不依不饶的走过,太阳慢慢被远处的山脉所吸引,移到了偏西的位置,就连世间的景物,也逐渐失去了之前的活力,变的安静起来,变的死气沉沉。

  “巴特跑了,我们没有追上他,”

  “哼,之前那么嚣张跋扈,一看情形不利居然弃军而逃了,我看,他才是个懦夫才对,”王启却不关心这些,直截了当的问道:

  “那通往东庆的谷道那边呢,什么情况,”边文林上前抱拳道:

  “他们得到巴特的警告,十分警惕,加之我们战斗已久,太过于疲惫,没有夺下来,我已命令他们在谷道出口处修建据点和关城,如果不是万余鬼族来攻打,应该没有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