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月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5章 巨贪

花月颂 青铜穗 2003 2021.05.06 23:58

  拿定主意的赵素也不客气了,举起牙箸开吃。

  陆太后吃了几口肉之后,开了腔:“你昨天回去怎么着?”

  赵素腰身挺得笔直,宛如跟部门领导汇报工作:“昨日回去后,晚辈所见所闻,全是太后这几十年为大梁所立的功绩,尤其是太后在提升女子地位这方面所付出的努力,令晚辈钦慕不已,您就是晚辈的偶像!”

  “还有呢?”

  赵素默了一下,还有就是史恩那段了。但这个话到底能不能说呢?

  她脑子里打了几个弯,然后觑着对面:“还有件事,晚辈有些疑惑。”

  “说。”

  “礼部犯事的那个史大人,莫非是太后您的人?”

  陆太后撩起了意外的眼皮:“也不蠢嘛。”

  赵素清了下嗓子。

  经过几轮试演,陆太后烫羊肉的手势已经十分娴熟。她道:“刚才皇上的话你是不是听见了?”

  诚然……

  “皇上方才去而复返,把我吓得动也不敢动,只好硬着头皮留下了。不过我什么也没有听见!”

  傻子才会承认偷听了呢!

  “那太可惜了。”陆太后颇为遗憾似的,“我还正想跟你聊聊这案子呢。毕竟你也是个大户小姐,不能总让你当厨子不是?想到你来自二十一世纪,说不定也能有点价值可供发挥。”

  赵素心动,但她不上当。

  陆太后再道:“你知道史恩为什么不能严惩吗?”

  这个还确实让人疑惑。

  赵素试着道:“太后有话还请直说……”

  “还说什么呢?有什么好说的?”陆太后道,“你都没听见,说了岂不是也白说?”

  行吧,花样玩的挺溜。

  赵素道:“实不相瞒,方才我虽然努力不想听,可声音却不受控制,它自己跑到我耳朵里来了。”

  “是么?”

  “对!正是!”

  陆太后把牙箸放下:“那你听到什么了?”

  “……您和皇上刚才正在说史恩?”

  “没错。”陆太后望着她,“那你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要保他?”

  这还用说吗?

  赵素也没有回避:“太后这么做肯定有深意,定然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领会的。”

  说认真的,昨日听安姨妈说史恩这事,赵素当时就想陆太后糊涂极了,但刚才听她跟皇帝那番对话,便觉得史恩若不是陆太后的人便没道理。

  跟皇帝仅有的几句言语,陆太后处处流露出了要保史恩的意思,做为太后,哪怕皇帝是自己的亲儿子,手里有几个忠心属下也平常。

  只是她对陆太后的变化有点难以理解,她明明为大梁女子做了许多功德,一场花月会,把封建陋习都给去除了不少,从云想衣的语气里就看得出来在世人心中,这位太后有多受尊重,按说她应该是个明理的人。可她为何还要保一个史恩呢?

  花月会是她创办的,对史恩这个蛀虫,她不是更应该除之后快?

  陆太后说道:“别的人或许不能领会,但你一定能,而且必须能。”

  这又是什么清新可人的言论?

  赵素又不是朝中臣子,凭什么一定得领会?

  但是上司思路正确的时候得捧场,思路不正确的时候就得圆场,赵素低下头:“史恩为太后办事,竟然还敢贪赃枉法,皇上要严惩他,必然是为社稷着想。太后英明神武,此刻却要保他,想来这史恩犯的事或许并不大,太后仁慈,愿意给他个机会。”

  “他贪了十万两。”

  “……”

  陆太后接着道:“本朝一两银子,能买两石半米。弹劾他的奏折上,他贪墨的数额足够你买好多栋宅子和庄子了。”

  赵素记得穿越米价是一斤五块,一石米是五十九斤,一两银子两石半米,岂不是值七百多块钱?十万两银子,卧槽,那就是七千多万元!一个文化部副部长,一贪七八千万,这怎么也不能说犯的事算小啊!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是个巨贪,那陆太后岂不是更加没有保他的理由?

  陆太后拿漏勺烫了两片毛肚,裹在油碟里:“你知道花月会了吗?”

  “噢,晚辈昨日回去路上不但见到个花月会武魁,还见到了一个医魁,后来听说了很多太后的丰功伟绩。非常感谢您为天下女子付出的努力,多亏有了太后英明决策,大梁女子才没有活得那么憋屈。也让晚辈一来就享受到了太后治下大梁盛世的福气!”

  陆太后也是从宅斗到宫斗,一步步艰难闯出了一片天,难得她在开创自己的人生之时,还惦记着世间女子,这份胸怀当然要肯定一下。

  陆太后也一点都没有谦虚的意思:“我穿过来的时候才十岁,那时候在陆家,被继母生的女儿陷害,亲爹打了我这个嫡长女的板子,然后扔到田府里自生自灭。

  “后来把继母渣爹全收拾了,遇到了先帝,又被人说丧母之女配不上出身优渥的先帝,一路种种都是数不清的女人的尊严被践踏的例子。

  “但这个社会就是如此。

  “如果不是本宫,穿越过来的你,此刻的确应该正在赵家忙着抄《女训》《女诫》。并且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成天在外晃悠。”

  赵素把腰深深躬下去:“所以晚辈能穿越到陆总治下,感到无比荣幸和幸福!”

  “可惜啊,”陆太后叹了口气,“这福气你也享不了多久了。”

  “……这话怎么说?”

  “因为伤及了某些人的利益呗。”

  赵素略顿:“还请太后明示。”

  陆太后没有直接回答,她往自己碗里挑了点葱叶,然后反问她:“你有理想吗?”

  “……”

  理想这个东西,赵素也是有的。

  但明明自己还是她手上的蝼蚁,这忽然就谈起了人生理想,多少让人不适应。

  “我是有理想的。”

  没等她回应,陆太后兀自往下:“我最初的理想,就是想打破男尊女卑的传统,让天下女性抬起她们的腰杆,活得有尊严些,但是后来发现,实际操作起来困难太大了。

  “仅凭我一人之力,能够做到的事情实在有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