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月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8章 你有点不对劲

花月颂 青铜穗 2046 2021.04.29 12:15

  宁姨妈对赵素可有抚养之恩,原主对宁姨妈也是最为亲近,听到是她,赵素立刻站起来。

  房门处随着声音走进来好些人,宁姨妈三十多岁,保养极好,白皙的皮肤此刻更突显出眼圈儿通红,高高绾起的头发浓密如乌云,一身石青色的春衫裹着她依旧苗条的身躯,看到赵素她就冲过来:“你这孩子,可把我给急死了!”

  赵素长这么大只被奶奶和小学班主任这么搂过,此刻被她紧紧扣在胸前,感动而不敢动。

  邢氏等人纷纷道:“姨太太放心,丫头是全须全尾回来的呢!”

  宁姨妈拭了把眼泪,放开赵素,双手拉着反复看了几遍:“太后有没有罚你?怎么回来的?”

  这应该是所有人都很关心的问题。

  看到她们关切的眼神,赵素本来想敷衍几句的。

  想了想,又觉得明天要是陆太后突然下旨让她进宫当厨子,到时她们十有八九会吓个倒仰。为了把惊吓度降到最低,她还是选择在这个时候老实交代,提前给他们打个预防针为好。

  便把身子坐正了些,再从她们脸上一个个地睃视过去:“我给太后做了顿饭——”

  “做饭?”

  屋里人也不是太多,连主带仆也就二十多个吧,听到这里大伙就像是齐齐被掐住了脖子,张开了二十多张嘴望着她!

  就连随后跨门进来的庆云侯和大伯赵楠,听到了赵素的回话,俩人瞠目结舌站在门槛下,也好像连呼吸都屏住了!

  本来,闯下这个祸,赵素能凭自己本事这么快平安无事出来就已经很不容易,而她居然还说给太后做了饭——

  她衔着金汤匙出生,打在娘胎里接受的就是这世间优越的一切,她什么时候下过厨?怕是厨房门朝哪边开都不知道!

  再说了,她要是有做饭的智商,还能闯出这祸来?

  “素姐儿,当着父亲和大伯的面,不许撒谎!”

  宁姨妈给赵素使起了眼色。

  “没有撒谎啊,不信您进宫问问。”

  先前陆太后让她做饭可有不少人看到,这事瞒得住吗?也没有了藏着掖着的必要了吧?

  庆云侯一步跨门:“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刚才给太后做了顿饭,她就放了我。”

  庆云侯神情愈加惊恐了:“那太后她吃了吗?”

  “吃了呀!还吃光了。”本来还以为她那样的精英更喜欢牛排呢,谁知道是麻辣烫!看来下次可以大胆点,有条件的话给她炸点臭豆腐尝尝,或者螺蛳粉她可能也不会拒绝。

  “……那她吃了以后还好吗?!”

  庆云侯看起来惊骇得都要背过气去了,连问出来的声音都轻飘飘的不能着地。

  想想确实也够惊悚的,她和陆太后一个是有点脑缺不学无术的小丫头片子,一个则是万人之上威名赫赫的太后,一个敢做,一个竟然也敢吃!

  “挺好的。还让我明天再进宫。”

  “完了完了!”庆云侯开始团团转,“老四呢?死哪儿去了?赶紧让他遣人进宫给太后请安!”

  又朝喊来长随:“去把我的朝服备好,马鞭拿上,我这就进宫向皇上和太后请罪!——刚刚在宫里怎么就没听皇上说呢?不然也省得耽搁这么长时间了!”

  说完他狠狠一跺脚,拔腿往外冲!

  大伯赵楠知道事态严重,看赵楹不在,急忙先打发邢氏立即进宫给陆太后请安,然后自己也随在安庆侯后头跟了出去。

  这边厢宁姨妈紧紧地抓住了赵素肩膀:“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知轻重呢?这要是太后吃出个好歹,可怎么得了?!……”

  “……”

  赵素看着一屋子拍起大腿喊菩萨的人,感觉自己真的没有让陆太后吃得不爽这件事,已经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太太,何夫人携何家大姑娘来访。”

  屋里人正对着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般淡定自如的赵素惴惴不安的工夫,丫鬟进来通报了。

  “知道了。”

  忧心忡忡的黄氏回应道。

  赵素心下一动:“哪个何夫人?”

  “回三姑娘的话,就是工部何老尚书的长媳,何家大夫人。”

  就是今天过生日的何家小姐的妈!赵素立刻反应过来。这娘俩跑来干啥?莫不是来刺探消息?

  跟她心有默契的还有在座的二姑娘赵萦:“早不来晚不来,人都回来了才过来。”

  杜氏也不以为然:“先前在戏社里倒是欢腾得很,这会子来卖假面花子。”

  “少说两句吧。”黄氏站起来,“劳烦姨太太先陪陪素姐儿,我们几个出去见见客。”又嘱咐赵素:“素姐儿屋里好好呆着,反省反省。唉,但愿宫里一切太平!”

  她叹了口气,方与杜氏和赵萦带着人前往迎客。

  赵素跟着宁姨妈送到廊下,看着前呼后拥的一行丽人迤逦步出院门,再看着三面只有在影视剧和书本上才看过的砖墙花窗,又闻着院角芍药花香,到这时才渐渐地有了几分身处古代的真实感。

  回到屋里,宁姨妈先前焦急的之色又浮到脸上来:“太后跟你说什么了?她怎么会允许你进膳房?”

  宫中厨房是何等要紧的地方,很显然不是随意能进的。

  关键是,赵素就是如实告诉她来龙去脉,她也不会相信啊!

  她没有说话。

  宁姨妈狐疑地望着她:“我总觉得你有哪里不对劲。”

  赵素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望着她。

  宁姨妈的娘家是徽州的大户,非常有钱,跟官家也有生意往来。夫家也是湖州的书香门第,可惜人丁不旺。

  宁姨妈在丧夫后带着大笔嫁妆和一个独子,连可以傍身的亲族也没有,寡妇门前是非多,又因为一心想栽培儿子宁珵成材,所以进京来投奔从小就感情甚好的表姐,欲请已成为当朝权贵夫人的表姐一家帮扶宁珵找个好老师。

  到了京城才知道表姐已经病故,那会儿赵素没妈,宁家母子又远道而来,由妻子的娘家亲戚照顾幼女,这的确算是个妥当的安排。

  十二年过去,宁珵早就已经考中进士,并且去年已在通州任县令了,但宁姨妈仍然还住在庆云侯府照顾赵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