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月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1章 话本子

花月颂 青铜穗 2017 2021.05.03 00:06

  庆云侯要拿人问罪,赵素也不算顶奇怪,先前他跺着脚出去,又来回几趟进宫,总觉得之后要有点什么动静才正常,果然这就开始拿人出气了。

  至于在大梁这种穿越女主都得从重重家族樊篱里冲破出来的社会里,不光有女师,陆太后身边有女侍卫,就连她这种闺阁小姐身边也能允许拥有女护卫,这已经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还不快带路!”

  既然都快闹出人命了,当然得过去看看。赵素起身跨门,跟着小兰出了院子。

  整个侯府是庆云侯一家的侯府,长房和二房三房的叔伯都有自己的宅子,只不过是依附在侯府的三面,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宅院,占据了吉安坊的一半。

  庆云侯正在院子里人群中央,他阴沉的脸色将气氛让在场的人大气也不敢出。

  不知谁嘴快报告了赵素到来的消息,人群分开,给赵素让出了路,于是她的视线畅通无阻地投到了负手而立的庆云候身上,然后又很顺利地看到了躬着身子立在树下的云想衣,以及正像个麻袋一样吊在树上晃来晃去的花想容。

  ——没错,这两个人的名字一看就跟梅兰竹菊不是一路的,所以她们的名字也肯定不是原主取的。

  听到动静,这俩人也都张大眼睛看了过来。

  赵素就不信能帮着先帝定江山的庆云侯没去查过今天的来龙去脉,既然知道,还找人出气就有点不讲道理了!

  “父亲,快把花护卫放了吧。”

  庆云侯说道:“她们俩一个负责你规矩礼仪,结果你规矩礼仪没学好,一个负责你安全,结果安全也没负责到位,将你挑唆纵容成如今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怎么能放了?今日我便要好好清理清理你身边这些人!”

  “侯爷!侯爷饶命!不要啊!……”

  树上的花想容发出了怂里怂气的告饶声。

  旁边勾首垂耳的云想衣也抬起了一张幽怨的脸,梨花带雨抽泣起来:“侯爷明鉴,在下进府三年,兢兢业业教导姑娘功课和规矩礼仪,一直没出过差错,今日之事实乃意外,意外啊!”

  可不是冤枉么!谁玩心眼能玩得过陆太后?

  但是,这位云小花表演痕迹也太重了。

  赵素看着被欺负的她们,仿佛看到了从前得罪了上司被辞退的女同事,想到这事终因原主而起,心里老大不忍:“父亲就把她们放了吧,这也不关她们的事。您要是真有怨气,冲我来好了。”

  庆云侯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赵素对于自己浑不吝这事也曾有过思考,她也说不清究竟是谁之过,但她自己肯定不会绝对无辜。

  她说道:“您不是想续弦吗?只要您把她们放了,那凡事都有商量的,您实在要续弦的话,我也没意见。”

  这句话大概不亚于一个雷的作用,庆云侯愣住,凄怨中的云想衣和花想容也震惊地投来了目光。

  赵素趁着庆云侯还没回过神来,看看花想容的高度,然后往后指挥了一下小兰,小兰便立刻喊来婆子放人。

  一路坐下来畅通无阻,顺利得赵素都有些怀疑庆云侯是不是要跟就没想过要真正罚她们。

  一行人火速回了绮玉,按摩着双臂的花想容看到赵素坐下,立刻就跪下磕了个头!

  “小的叩谢姑娘大恩大德!”

  赵素弹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花想容泫然欲泣:“姑娘是为了救我们才违心答应侯爷续弦的,我当然要给姑娘磕头谢恩啊!”

  “用不着!”赵素道,“天要下雨,爹要续弦,就是没你们这件事,我迟早也得答应。”

  是倒是为了救她们,但也不过一举两得罢了。

  既然续弦安庆侯心头的一根刺,那赵素就把口风送下来,甚至是答应他,也省得他将来为此找她的茬。

  再者,陆太后那边还很棘手,她绝对不能错失庆云侯这个后盾,虽然不知道原主为何要跟亲爹对着干,但相信只要她放口答应他续弦,庆云侯也没有非把她送入火坑的道理。

  到时候跟陆太后掰扯,少不了亲爹出马——就算没有父女感情,庆云侯也总是顾及自己的名声吧?

  人生艰难,她不能不设法自救啊!

  花想容鼻子一皱,跟云想衣对视一眼,不但没有起身,反而扑上去抱住了赵素的腿:“姑娘从前压根就不是这么想的!一定是为了救我们,所以才勉为其难向侯爷妥协了!姑娘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云想衣也凄凄怨怨抱住她另一条腿,再次表演梨花带雨。

  赵素无语:“花护卫你跪就罢了,云先生你怎么也跪?您是我恩师!”

  听到恩师两个字,云想衣收住眼泪,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当我是‘恩师’?”

  赵素惭愧,庆云侯虽然给她请了女师,但的确只是当个摆设而已。

  “都是自己人,你这么见外干什么?”云想衣抬手往脸上一抹,自行站了起来,“我也没正经教过姑娘什么,你也知道,我书案上的课本都积灰了,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磕瓜子看话本子!师徒不师徒的,你随意就好!但是你救了我,刚刚这一拜还是受得的。”

  “……话本子?”

  这特么确定真是她师父?

  云想衣坐下来,抚了抚膝盖骨,然后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定在赵素脸上,再把一只染得血红的长指甲往赵素胳膊上戳了一戳:“我真是看走眼了,往日竟不见你这般英雄气概。先前那股担当,让我心里又是佩服又是感动。为了报答你,夜里我再送几本绝版的过来!”

  赵素差点变哑巴:“难道你不是应该改过自新,从此好生教我读书做人的规矩?”

  她是女师,居然教自己的东家小姐看话本子!

  “还教什么呀?”云想衣软软一声哼笑,宛如一只妖艳贱货:“一教就挨骂,早就不教了。能拿钱还不用干活?多好!我才不会跟自己过去,找没趣儿呢。”

  “你挨谁的骂?”

  云想衣顿住:“你不知道?”

举报

作者感言

青铜穗

青铜穗

不好意思,这两天陪家人在外面,更新有点晚

2021-05-03 00: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