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红衣身世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94 2019.06.05 14:30

  沈铭暗叹一声,自己还是太过年轻,腹部中了一刀。

  沈铭一剑抹过杀手动脖子,原本繁华的街道上,此时只剩下了沈铭和这些杀手。

  沈铭单手持长剑,转过身与这群杀手对立。

  不慌不忙,待到有人出手之时,沈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击杀。

  随后以悍不畏死的姿态,直接沒入人群。

  与其在这里与一群不解风情的大汉浪费时间,不如早点调戏小红红和小白白。

  到底还是沈家底蕴丰盛,无论是武技还是功法,武器。

  这群杀手都无法与之媲美,沈铭杀疯了。

  杀手们也为之胆寒,哪里想的倒,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年,居然如此妖孽。

  “逃吧!”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打?怎么打?

  自己的武器碰一下就断了,攻欲胜,必先利其器,如今这哪有胜算。

  一旦有人牵头,立刻就有人跟着撤退。

  也有人不想走,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么一个机会。

  也是唯一的机会,怎么能轻易放弃。

  沈铭叹息了一声。

  他也想心慈手软,可他不能。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如此,这些杀手复仇没有错,父债子偿也没有错。

  可,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唯有实力才是唯一准则。

  也只有活着的人,才能拥有书写历史的权力。

  任务完成,沈铭疲惫的站在那里,这群人,死的死,逃的逃。

  有一些胆子大的百姓,躲在窗户后偷看。

  除了满地的尸体与鲜血,就只剩下一个背影。

  沈铭擦拭手中的长剑,收剑归鞘后慢慢走向柳州客栈。

  “他是谁?”在众人心中,不约而同的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十五,六岁的少年,如同侩子手一般,收割人命,却依旧面色平静。

  单是这份气魄,就足够震慑人心。

  更何况,他还拥有这样的实力。

  若是他们知道,沈铭才修炼了一年,恐怕更会惊为天人。

  柳州客栈,就在沈铭杀人的街道一侧。

  掌柜的见到沈铭走向自己,吓得腿肚子发软。

  “快点,开间房。”

  沈铭微眯着眼睛,柳州城主府,有点不对劲。

  他现在的行动,应该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现在他人在外,本体就处于相对安全的状态。

  所以只能先拿个落脚的地方试探试探。

  “还有没有空房。”

  沈铭一说话,掌柜的直哆嗦。

  他刚才是亲眼目睹街道上发生的一切。

  “有……在楼上还有最后一间空房。”

  沈铭点头,也不在理会那个掌柜的,径直向楼上走去。

  “天字一号房。”沈铭扶额,楼上三间房,也没问清楚哪个房间没人,哪个有人。

  算了,反正推门而入管他是谁呢,扔出去就好了。

  沈铭推开门,一袭红衣映入眼帘。

  四目相对之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好巧不巧的居然是红衣。

  两个人短暂的沉默过后各退一步。

  “巧,怎么还要杀了我?”

  沈铭眉头一挑,手中的凤凰长剑,鲜血尚且温热。

  红衣手里则是紧抓着双股剑,有些犹豫,以沈铭现在所展露的实力,恐怕未必能够打的过。

  “算了,好歹相识一场,没必要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正好我也想知道,沈枭当年究竟做了什么。”

  最终红衣还是放下剑,有些伤感的站在那里。

  “听过凉雀吗?”

  好在沈铭离开之前特意研究过世界版图。

  西楚,凉雀。

  曾在西楚盛极一时的大家族,俗话说,没有千年的王朝,却有千年的世家。

  历经西楚三朝更迭变换,依旧屹立不倒,繁荣昌盛。

  后来,不知为何,一夜之间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大概发生在十年之前。

  “我是凉雀族公主。”

  “至于,白衣,是我父亲凉雀王的养女。”

  沈铭愣住了,他还以为红衣白衣是亲姐妹,不曾想白衣居然是凉雀王的养女。

  可是,白衣明显对他杀意更盛。

  “……”

  生而未养,断指可还。

  未生而养,百世难还。

  “那时,我躲在床下。”

  “我见到了我这一生都挥之不去的噩梦。”

  “我母亲惨死在他的刀下。”

  “临死前,她将我挡在身后……”

  “沈铭,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沈铭低下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理由?

  有什么理由?

  站在红衣的位置上,他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世家子弟的傲气,甚至超过皇族,凉雀族的长公主,为了复仇,甚至甘心放下所有的骄傲。

  去鸳鸯这种花天酒地的地方。

  红婵与红衣不同,红婵在尚未记事的时候,就被沈枭抱了回来。

  但红衣那时已经差不多五岁。

  他对沈家的恨,可能更深切。

  望着面前,眼中恨意交织的红衣,沈铭摇了摇头。

  “你想复仇,我确实没有理由反驳。”

  沈铭深吸一口气。

  “我能做的,就只有为沈枭当年所行之事,说一声苍白无力的对不起。”

  “作为沈家人,如果站在我父亲位置上的人是我,我也会做出和他同样的选择。”

  “包括未来,我还是要走他走过的路。”

  “你看看那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尸体,再看看从长安到此一路追杀的刺客。”

  沈铭眼中有些无奈。

  “这条路,一旦踏上就再也不能回头。”

  “我是沈家人,享受沈家荣耀的同时,也要背负起这份荣耀背后的东西。”

  沈铭慢慢转过身。

  “以你今天的实力,还留不下我,真想复仇,活着才是唯一的希望。”

  “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言罢沈铭慢慢走下楼梯。

  该说的都说了,怎么选择还要看红衣自己,如果她执意要出手。

  沈铭也准备在此地,彻底了断这桩恩怨。

  万幸,直到沈铭走出客栈,红衣也没有选择出手与沈铭彻底生死相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