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97 2019.06.23 19:02

  阳关三叠,第三剑,被半月覆盖的剑身白芒绽放。

  黑色的铠甲在沈铭的不断攻击下,碎裂出如同蜘蛛网一般的痕迹。

  “最后一剑。”沈铭语气沉长,凤凰长剑,势如破竹。

  黑色铠甲寸寸碎裂,沈铭的手臂由于承载不住这一次的冲击,爆出一团团血雾。

  臂骨折断,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感,让沈铭哀嚎一声。

  铠甲勇士没死,铠甲碎裂,但本体还在,沈铭却为此差点丢了半条命。

  失去了铠甲的黑甲人,除了拥有不俗的攻击力之外,攻速和防御都不值一提。

  沈铭左手持剑,躲开了黑甲人的攻击,反手一剑,长驱直入。

  刚贴近黑甲人的心口,突然游戏时间到了,沈铭被强制退出游戏。

  “啊!就他妈差一点啊!”沈铭的暴怒声响彻城主府。

  费了那么大力气,倒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游戏内造成的任何伤势,回到现实后,都会立刻痊愈,但是那种疼痛感,沈铭却挥之不去。

  更重要的,他失去了即将到手的金叶子,血亏!

  “奶奶的。”沈铭无奈,心中略有不快,阴沉着脸,走出了房间。

  “黑甲人和黑衣人,两个人气息相同……”沈铭回想起,破碎黑甲人铠甲之后,他的本体,如同干尸一般。

  那种被火焚烧过的木炭。

  干干巴巴,麻麻赖赖。

  “他们两个……是活人还是死人?”

  沈铭总觉得,这两个人都是那种,从墓里爬出来的死尸,没有一点生机。

  城主府。

  黄粱正在批阅文件,见到闷闷不乐的沈铭,不敢怠慢。

  “沈公子,可有心事?我马上安排一下。”

  “算了。”沈铭摆摆手,谢绝了黄粱的好意,他正考虑去找春还是沈凌儿。

  大街上转悠半天,不知不觉走到了百花楼。

  纵然花会已经过去,但百花楼依旧热闹非凡,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百花楼之内,大多都是一些清倌人,卖艺不卖身。

  春夏秋冬四位女子,此时正在帘幕之后,平日里,除非一些大事,否则不会抛头露面,这也是百花楼的营销策略。

  若是没有四位头牌的特许,任凭你手眼滔天,也别想一睹芳容。

  据说,百花楼背后,有四方王座其中一家撑腰。

  再具体,就不得而知了。

  “春赏繁樱,夏观夜星。”

  “秋见霜菊,冬遇落雪。”

  “不知,今日哪位姑娘,肯与本公子,喝上一杯?”

  沈铭悠然自得,此时整理了一下衣襟,托起一杯酒。

  举起酒杯,满身书生气。

  “这人谁啊?膨胀过头了吧。”有人小声议论了一句。

  “估计脑袋有问题,春夏秋冬四位姑娘,是谁都能见的吗。”

  “还喝酒?做梦吧,哪来的土鳖。”众人的目光聚集在沈铭的身上。

  大多把他当成了,初来乍到,不懂事的酸秀才。

  在百花楼这个地界,别说你是秀才,就算你是状元,也没用。

  “庸俗。”沈铭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你说谁呢?”一位壮汉拍桌而起,怒目圆睁。

  “小子,我劝你最好自己滚出去。”

  “万府二公子……”

  离阳城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万府,地头蛇一样的庞然大物,平日里这万平,就喜欢泡在百花楼,出手阔绰。

  是百花楼的贵客,曾豪掷万金,为见春一面。

  结果,春根本不看。

  直接推了回去。

  “我对一条狗,说你是狗,他没反应,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狗。”

  “我一句庸俗,这么多人反应如此激烈,看来你们的确很有自知之明。”

  “恕我直言,我不是在针对谁。”

  “我想说,在座的各位。”

  “都是。”

  “辣鸡!”

  沈铭本就心情不好,此时找到了宣泄口,心中一阵舒畅。

  恰逢此时。

  帘幕之内的春,低声清喃。

  “请公子上来一叙。”

  简单的一句话,听在众人耳中,如此诱人,万公子本来听到沈铭那一番说辞,差点暴怒。

  结果,现在,身体一阵颤抖。

  终于,

  本公子,

  能够得到女神的青睐了?

  “小宝贝,我来了!”

  万平起身,在众人的艳羡中,走上踏上楼梯。

  却被沈铭一脚踹了下去。

  “关你屁事,喊我呢。”

  沈铭想不通,这世界上怎么能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你?”

  “你!”万平气炸了,他堂堂万府二公子,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还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楼梯上踹了下来。

  “小女子的确在叫他,万公子这颗大树,春自知高攀不起。”

  ……

  满堂皆寂。

  这少年是谁?先是一句话,将所有人都骂了,还有恃无恐。

  然后,又打了万府二公子。

  还被春叫入帘幕之后?

  这是什么操作。

  百花楼内,不可闹事。

  现在沈铭揍了人,管事的一个都没出现。

  谁都不是傻子,心里自然有所计较。

  看戏的不傻,不代表演戏的不傻。

  万公子双眼猩红,气的呼哧呼哧的。

  “你他妈给我等着。”

  万公子甩袖离开了百花楼。

  “小春春,想我没。”初进帘幕,沈铭马上变成了登徒子的模样。

  外面的人,抓耳挠腮,心中愤恨。

  这人谁啊,怎么没听过离阳还有这么一号子人?

  “那日一别,小女子对公子甚是想念。”

  这一次,倒不是春说的。

  而是春身旁的夏。

  故意调侃了一下。

  “气死了!我待不下去了!”人比人,气死人。

  为什么,

  他能那么轻松得到我们心中的女神?

  没天理啊!

  “夏姐姐,这话不能这么说。”沈铭摇摇头。

  “哦?要怎么说。”夏娇嗔一句,暧昧至极。

  “午夜时分,

  我看见海棠花未眠,

  总觉得这时,

  你应该在我身边。”

  沈铭一席话,深情款款。

  虽不见得真能拨动四人的心,听起来却让她们很舒心。

  “你都跟谁学的,小小年纪,说话一套套的。”

  秋有些不解,这少年,是什么人?

  那日沈铭离开之后,她就调查了一下沈铭的身份。

  丹会的名誉长老。

  还是通缉犯。

  被捕后又莫名其妙的被放了出来。

  第二天王知府告老还乡。

  他,入住城主府。

  但是,这些信息,都像是摆在明面上的一样。

  当她想要追根问底的时候,一切又全部中断。

  沈铭就好像,凭空出现在离阳城一般。

  身份,如同一团迷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