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说书人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103 2019.06.26 11:26

  “朕之子民,林涛,乘文曲星下凡,于殿试之前,惊才艳艳且功在江山社稷,心怀大义。”

  “特此,给予状元之称,即日庆典!”

  黄粱将圣旨一字不差的读出后,挥袖提笔。

  即将在那白纸上,写下这一次殿试大方溢彩的状元题词。

  沈铭都要走了,林涛两个字又将他拉了回来。

  “这货还能中状元?秦淮没人了?”沈铭心里虽说高兴,可嘴上还是免不了贬低几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沈铭看到状元题词,差点没一口呛死。

  他说林涛怎么能够高中,合计是把他离别前,送给林涛的离别词给抄了上去。

  “这个小混蛋。”

  沈铭咧出一嘴小白牙,实际上当初沈铭将这首词赠予林涛,也是有这样的目的。

  全国各地,都在同时进行这样一件事。

  纷纷惊艳于此词。

  远在千里之外,有一位温软楚怜的少女,低下头,眼中有一抹相思。

  “千里,共,婵娟……”

  少女正是红婵,不过她好像误会了什么。

  曾经他听沈铭念叨过其中几句话,如今还以为,沈铭假以林涛之手,当着天下对她表白。

  不过美丽的误会就这样继续下去吧。

  “小爷高兴,来,备纸笔。”沈铭嚷嚷一嗓子。

  提笔书信一封。

  “林兄,上次一别甚久,如今我身在离阳,若闲来无事,则来喝酒。”沈铭本来想文邹邹的,可越写越想笑。

  “去他妈蛋的,林涛滚离阳来喝酒!”沈铭直接将前面两行划去,用极为粗犷的言语将书信写完。

  林涛刚刚殿试结束没多久,想必现在还在平阳。

  令丫鬟将书信寄往平阳,十万火急。

  做完这些,沈铭回到城主府。

  林涛算是稳妥了,中了状元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

  虽说这个时代,书生不被看好,甚至于经常可闻百无一用是书生之言。

  毕竟武力至上。

  但,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不同的角色当家做主,万一林涛真扑腾出什么花样也说不定。

  沈铭相信自己兄弟,肯定能行。

  没过多久,沈铭收到了王权朝的信件。

  当时沈铭将书信一式三份,分别给林涛,薛青和王权朝发了过去。

  找到王权朝可不容易,还是拖黄粱的关系,多方打听才找到具体位置。

  他已经进了军营。

  只是打开信件的时候,沈铭陷入了沉默。

  信中只有短短几个字。

  却格外符合王权朝那偏执的性子。

  “要么荣归故里,要么客死他乡。”

  沈铭最终长叹一句,看样子,若是王权朝没有混出个名堂,怕是不会回来了。

  今天沈铭没有进入游戏,身体抱恙,动弹不得。

  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躺在城主府温软的大床之上,四仰八叉。

  呆久了又索然无味,不出去找点事情,淡出鸟的日子他可受不了。

  没一会又让丫鬟搀扶着他出去找乐子。

  “还是外面热闹。”沈铭自己不能动,就指挥丫鬟带他到处走。

  黄粱特意安排了四个漂亮丫鬟带他出行,这一手可羡煞旁人。

  “听黄粱说,你们还是乘风境的大人物?”沈铭调侃了一句。

  “沈公子说笑了,这街边卖肉的小贩,卖包子的掌柜,都是乘风境。”

  丫鬟不说,沈铭还真看不出来。

  感情这大街上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高手。

  乘风境就这么不值一提吗?

  换个小地方,都能当城主了吧。

  “沈公子可能有所不知,当年离阳城,乃是九玄之下的附属城,隶属薛家。”

  “后来薛家隐退,将离阳城送给了秦淮王朝,但薛家的一些家丁留在了这里,也就造就了离阳城人均实力达到乘风境的奇景。”

  沈铭暗暗咋舌,这九玄是真的强悍。

  “啪!”醒目拍桌。

  沈铭歪过头,那是个小酒馆,有不少人围坐在那里,中心是一位头戴白玉冠的说书先生。

  “有趣,走走走。”沈铭来了兴致,丫鬟带着沈铭挤了进去。

  恰好刚刚开场。

  “昔时寇,尽王侯,空弦断翎何所求?

  铁马秋风人去后,书剑寂寥枉凝眸。”

  啪的一声。

  说书先生清了清嗓子,环视众人。

  “今日,就说一说那北荒王朝几十年风流韵事。”

  “提及北荒王朝,就不得不说北皇。”

  “提及风流韵事,就不得不讲当年第一美女,冯女!”

  沈铭听闻此言,大有深意的看了两眼说书先生。

  这人,似乎是在针对他呀,有意给他透露一些线索?

  沈铭没说话,吩咐小二上酒后,边喝边听。

  “北皇,乃奇才。”

  “博览群书,熟读兵法,用兵以奇著称。”

  “仅以三年,打下万里江山。”

  “领兵十万,对抗前朝百万大军,大获全胜。”

  “可这样一位旷世奇才,又为何会落得引刀自刎的下场?”

  “当年,北荒强盛之时,可谓是八方俯首称臣,甚至于如今的秦淮都难以企及当年北荒之盛。”

  说书先生韵了一口茶水。

  目光扫视在沈铭身上,面带笑意。

  “这些,只因为,一个女人。”

  说书先生微眯着双眼。

  沈铭眉头紧蹙。

  “这女人,就是冯女。”

  “无数英雄,拜倒在其石榴红裙之下。”

  “甚至,有这样一句话。”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这可是当时,对于美女的最高赞誉。”

  说书先生手中纸片轻轻敲击在桌面上。

  “北皇得知此事,也引发了好奇心,想要一窥其真容。”

  “却不曾想,惊鸿一瞥,便将心送了进去。”

  沈铭点点头。

  “六宫粉黛无颜色,从此君王不早朝。”沈铭嘀咕了一句,他见过冯女的真容。

  她的美,无法形容。

  言语难以阐述。

  “都说,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但冯女并非世人所说那般,他只祸了北皇一人罢了。”

  “一切因情起,因情灭。”

  “后来秦皇起兵,北皇兵败如山倒。”

  “其因在于,北皇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

  “甚至下令,三十万大军一退再退,避免死伤太多。”

  沈铭微微一怔,还有这种事?他现在越来越迷糊了。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冯女,你可信否?”

  说书先生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北皇,愿为冯女,放弃王座,隐居山林,闲云野鹤。”

  “可,有人不愿意他活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