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林涛的抱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78 2019.07.01 12:01

  “来来来,喝。”林涛举起酒盅,沈铭摇摇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林涛,你这未免也太性急了点。”

  “这几日刚刚放榜,你就舔着脸主动求官,你就不想想别人怎么说你?”

  沈铭眉头皱了皱,握住林涛的手臂,看着他。

  “别人怎么说,我不在乎,沈兄呐,这仕途,没那么好走。”

  林涛也是无奈之举,朝堂之上,派系分明,想要混出点名堂,他不得不急。

  虽说会被人嚼耳根,暗地里骂着史上最不要脸的状元,可他有什么办法?

  即没关系又没人,只能自己运营。

  “林涛,我是真没想到啊。”沈铭和林涛碰了一下,再次杯酒下肚。

  “没想到,我会如此官迷心窍,求官心切是吧。”

  林涛笑了笑。

  “我呢,和你不一样。”

  “现在虽然是高中了,但是往后的仕途上,那就好比三伏天过火焰山,连棵遮阴的树都没有。”

  “机不可失,机不可失啊!”

  林涛长吁了一口气,想到未来,满眼憧憬。

  沈铭明白了,也对。

  这货也不知道自己家到底有多牛逼,还把自己当个普通的公子哥。

  估计这是出了外面,见过太多的世面,知晓自己家根本不算什么,方才如此急切。

  沈铭站在林涛的立场上考虑了会,虽说他这样急切的求官,可也是当下最好的办法。

  遂问道:“你想好去哪了吗?”

  “今天非要和你聚一聚呢,也是想提前和你告个别。”

  “你我兄弟一场,今日一别,将成永决啊。”林涛苦笑着举起手中的酒杯。

  沈铭却一下拍开。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今日一别将成永决?咱们兄弟刚开始,尽说这种丧气话,酒又没喝多,说什么醉话!”林涛这个乌鸦嘴,瞎说什么呢,还永决。

  沈铭有些生气,酒也没心情喝了。

  这林状元在这一年内,变化可不算小。

  “你个老犊子,忘了咱们的盟誓了吗?”

  沈铭揽过林涛的肩膀。

  那日,黄土地上,太阳光下,樊香三支。

  “今日,沈铭,林涛,薛青,王权朝,以土为誓,邀日光为证,从此义结金兰,手足相称。”

  “地老天荒,荣辱与共。”

  “天长地久,同生共死。”

  时间线拉回到现在。

  “嘿呦,沈兄呐,我就算忘了自己姓什么,也不可能忘了咱们的盟誓啊。”

  沈铭深吸了口气。

  “林子,对不起啊,兄弟脾气臭,咱想干啥,就放手一搏,实在不行,哥给你撑腰。”

  “谁要是敢挤兑你,我就灭他满门。”

  沈铭说完这话,推了下鼻子,这语气,行事风格是越来越像他爹沈枭了。

  “咱们兄弟,哪有什么对起对不起的。”两个人勾肩搭背,一壶接着一壶。

  “对了,你刚刚说抓住机遇,抓住什么机遇?”沈铭好奇的问了一句。

  “哦,这个啊,沈兄听过凉城县吗?”

  林涛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沈铭思索了一下,眉头紧锁,他知道的地方不多,恰好这个凉城县他知道。

  “凉城县可是个山高皇帝远的险山恶水之地。”

  “不只是险山恶水。”提到这,林涛神色凝重。

  “还是个龙潭虎穴!”

  “这凉城县,居然常年空缺知县的职位。”

  “前两年,派了一个姓孙的知县过去。”

  “两个月前,却不明不白的死了!”

  沈铭闻言眉头皱的更紧。

  “你说这大小是个朝廷命官,说死就死,然后就地一埋,风平浪静。”

  “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寒心吧……”

  “官场朝廷,谈凉色变,都说啊,宁可一辈子都不做官,也不想去趟凉城县那潭浑水。”

  “你想啊,这官场上,从一品到七品,哪一顶乌纱帽不是你争我抢,唯独这一顶,搁在吏部的衙门里都快长出毛来了,也无人问津。”

  沈铭没有说话,微眯着眼睛,他看出了林涛的抱负。

  那时所言,也绝非戏言。

  他是真的决定,要闯出个名堂来!

  “朝廷发愁啊,找不到人来填补这个空子。”

  “正好,我去!”

  林涛一拍胸脯,自信满满。

  “我这请命书一上去,肯定成。”

  “你看着吧,不出三五日,我肯定能拿到官凭,走马上任。”

  林涛笑得合不拢嘴,沈铭想说什么,又不知如何开口。

  半晌之后,沈铭拍了拍林涛的肩膀。

  “你明知道那是龙潭虎穴,还要去,充什么好汉,听我的,咱不急,我去给你求个靠谱的官职去。”

  沈铭担心林涛的安危,想着让黄粱去跟秦皇说一句,给林涛安排个一官半职。

  “可别,沈兄啊,那个凉城县,是龙潭虎穴,可是谁都不敢为民做官,黎民百姓,可不就永远也见不到朗朗青天了?”

  林涛啪的一下将酒杯摔在桌子上。

  “我林某是求官心切。”

  “可,可我这心里,流淌的不是酒啊!”

  “是热血!”

  “就算我这满腔热血洒在凉城县的山山水水,我也无怨无悔!”

  林涛心底还有着那么一抹纯真的善念。

  这么大气秉然的话,沈铭显然没想到能从林涛嘴里说出来。

  “林涛,你别嫌我磨叽。”

  “凉城县老知县死的不明不白,你这单枪匹马的去,只凭一身热血……”

  沈铭话没说完,就被林涛打断了。

  “沈兄,你也知道我这个状元有多少水分,若不是你临别前送我的那首词,我哪能考得上?”

  “我也知道自己的才力,不足以胜任大官,所以,从知县做起,正正好好。”

  “你呀,就别替我操心了。”

  “我呢,去淌一淌这躺浑水,只要我能把老知县死亡的案子查清楚,就不怕撕不破凉城县这张黑网。”

  沈铭也不劝了,劝也没用。

  林涛心意已决,他说再多也改变不了。

  干脆心一横。

  “你等我把这边的事处理完,就去找你。”

  接下来,两人你一杯我一杯,不时的聊聊小时候的事。

  顺便沈铭将春夏秋冬叫了进来。

  扯东扯西。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喝大了,睡着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沈铭躺在春的闺房之中。

  四周香气扑人。

  “你醒了?”春笑眯眯的问道。

  “醒了,林涛呢?”沈铭四下环顾,并未见到林涛的影子。

  “他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