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你的门槛好高啊!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88 2019.07.10 18:12

  “有问题,我今天去过凉山上的贼窝。”

  “很早以前就荒废了,现在被一群难民霸占。”

  “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王县尉说官兵剿匪,但是山寨却没有任何战斗痕迹。”

  沈铭沉默,难不成一个能够装下数百人的大山寨,就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但也不排除朝廷派大人物来镇压,这种可能。”

  林涛眉头紧锁。

  “你说,那些尸骨为何要特意藏起来了呢?还用那么复杂的方式,直接挖个坑不就好了?”

  沈铭耸耸肩膀,他也没有头绪。

  “我们现在虽然有线索,但是太过混乱,不过别急,凉城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扳倒的。”

  沈铭昨天仔细推敲过,他的身份,那位大人应该没有对凉城县这几个狗官说。

  不然以这些狗官的尿性,恐怕早就伏地摇尾乞怜了。

  那位大人出于什么心思呢?

  他想不出来。

  至于北皇。

  沈铭知晓,好戏才刚刚开始,他要挖,将北皇彻彻底底的挖出来。

  不过,现在以他的实力。

  还不够看。

  弱一点的乘风境,功法武技都不怎么样的那种,他可以秒杀。

  但如他一般的乘风境,甚至于相对来讲比较强的乘风境高手,他打不过。

  沈铭害怕,经过上次的暗杀,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肯定还会有人来。

  第一批杀手,不过是一群喽喽。

  “如果再有人暗杀,一定要做的漂亮一点。”

  沈铭摸了摸下巴。

  他需要造势,凉城县上下,几乎除了林涛都是他们的人。

  沈铭不能暴露真正实力,只有遮遮掩掩,才能够让对方投鼠忌器。

  一旦实力被曝光,他和林涛的处境,就危险了。

  以这群狗官的模样,他们没这么大胆子,背后定然还有人在指示,操控凉城县。

  一个县内能有几个官?

  他县太爷林涛为首,死去的刘县丞为副。

  然后便是王县尉,紧接着是至今未曾露面主簿。

  至于牛典使这种人,连个官职都混不上。

  勉强算九品。

  这几个人在凉城县,可谓是只手遮天。

  “那些官银……”

  沈铭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些官银最后流向哪了?

  “林兄,明天咱们去走访走访这几个狗官。”

  沈铭押了一口茶。

  林涛也正有此意,慵懒的伸了个腰。

  “要不是你来了,我还不一定被欺负成什么样呢。”

  “你我之间,何须多言。”

  “还记得那时候偷窥寡妇洗澡的小屁孩,如今都成了县太爷,哈哈哈!”

  沈铭笑得前仰后合。

  “别放屁,你还不是跟我一起看的?”

  “也不知道权朝和薛青怎么样了。”

  林涛有些想家了。

  “薛青那个怂货,正跟两个哥哥打得火热,争夺家产这是门技术活。”

  “不过他那个性子,怕是早就不知道躲在哪个姑娘怀里了。”

  沈铭今天游戏任务清空,时间没剩下多少,索性与林涛聊起来。

  眼看天快黑了,两个人揉了揉肚子,对视一眼。

  “走,买酒去?”

  “走!”

  聊嗨了没有酒怎么能行。

  那时少年的梦想,此时唾手可得,又远在天边。

  林涛想在这乱世之中,做一个无用的读书人,沈铭没说什么,人各有志。

  但,林涛想做个为生民立命,为天下立心,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好人。

  沈铭摇摇头表示这不现实。

  “林兄,你看看文状元和武状元的待遇你就知道了。”

  “你堂堂文状元,想要官职还得自己求,开场不过是个七品芝麻官。”

  “瞅瞅武状元,开局二品武官,良田千顷,豪宅八间。”

  沈铭揽过林涛肩膀,继续劝道:“其实我觉得,你想做书生并不妨碍你修行啊。”

  “这世界,永远是强者的天下。”

  林涛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般。

  “不中,俺听说修了仙,就不能成为儒圣了。”

  沈铭挠了挠头,这点他还真不知道。

  “没事,问题不大,以后铭哥保护你,别慌。”

  沈铭拍着胸脯,力气过猛差点吐血。

  “奶奶的,怎么最近下手总是没轻没重的。”

  林涛和沈铭两个人,就好像瘟神一样,所过之处,纷纷打烊。

  “咳,这是太阳下山了,关门了。”

  林涛安慰了自己一句,心中难免不是滋味。

  “你说,我一心为民,他们还这样欺负我,哼!”

  “他们这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沈铭有些心虚,不知道这样欺骗林涛弱小的心灵真的好吗。

  “嘿,也是,得嘞,酒是买不到了,改天咱自己酿。”

  正当两个人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一个奴仆打扮的人匆匆跑来。

  “二位大人,我家主人有请。”

  沈铭和林涛不约而同的喊了一句:“有酒吗?”

  “呃……有好酒好肉好姑娘。”

  “妈的,走!”

  “就算是鸿门宴,老子也去定了。”沈铭和林涛,哪还有之前义正言辞,慷慨激昂的样子。

  完全化身市井小流氓。

  奴仆带他们走东走西,最终来到一个富丽堂皇的大院。

  “我滴妈,这门把手都特娘镶金边?”

  林涛没见过世面,此时一惊一乍的模样让沈铭甚至想离他远点。

  “等会出来,刮下来一层,不就好了。”

  奴仆面对两个土包子,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出门前老爷再三嘱咐,必须要恭恭敬敬。

  他也不敢讲。

  沈铭还没等推门,那府邸大门就被里面的王县尉打开。

  “哎呀,等你们好久了,来,来来!”

  沈铭前走了一步。

  低下头。

  “你家这门槛,有点高啊,小爷要是一不留神,不久阴沟里栽了跟头?”

  这王县尉,属实是笑里藏刀。

  恐怕,还真是个鸿门宴。

  “哎呀,不好意思,你看我这记性,年老不中用咯,记性不太好。”

  “没事,没事,以后踏平了就好了。”

  沈铭想要一脚踩下去,但是感觉这玩意好像不容易踩碎。

  要是没踩碎岂不是丢大人了?

  面子不能丢,这是原则!

  不过来日方长,迟早把王县尉家的门槛踏平。

  林涛小心翼翼的迈了过去。

  “半米高的门槛,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王县尉可别哪天晚上不小心摔死了。”

  论嘴炮,林涛除了沈铭还没服过谁,这几日可能也被沈铭带歪了。

  越来越不着调了。

  鸿门宴,就让小爷见识一下咯,呵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