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无处话凄凉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96 2019.06.03 10:37

  “老爷,你真舍得公子一个人外出?”刘安心中还是有些担忧。

  “没关系,也应该放他飞翔了。”

  “如果他被人杀了,就权当他实力不济,死就死了。”沈枭挖了挖耳朵,漫不经心的补充了一句。

  “到时候,我会拉着天下二分之一的人给铭儿陪葬。”

  “寄信给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告知他们明年桃花盛开之时,铭儿会迈入世俗。”

  沈枭说完,转身回到了府邸之中。

  “好家伙,还说不担心,开口就是屠了半个天下,怎么安稳这么多年,屠城都满足不了你了?”洛凌走到沈枭身边,轻柔的从背后抱住他。

  “孩他娘,话可不能这么说呀。”沈枭天不怕,地不怕。

  唯独怕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洛凌,另一个是沈铭。

  “铭儿要是出事……”

  “我就让九天十地,给他陪葬。”

  “如果铭儿真有那么一天,可以登顶仙途,我就为他轰穿仙门。”

  洛凌语气平淡。

  冬季,万物沉寂,长安城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沈铭一头扎进鸳鸯楼中。

  没有了红衣白衣,沈铭感觉索然无味。

  坐在楼宇靠窗的一侧,观望雪景。

  “桃花娘,每次你都要把酒稀释了在端上来,喝的一点都不过瘾。”

  沈铭嘟囔了两句。

  “花娘要是不这样,你个小家伙怕不是要被穿了肠子。”

  “沈铭,就知道你在这。”王权朝迈着步子走上来,换了一身戎装。

  “每年第一场雪你都会来。”

  “你这是要走?”沈铭见到王权朝的背着行李,愣了一下。

  “对啊,林涛那个混蛋,走了也不说一声。”

  “我准备去参军,打天下。”

  王权朝眼中闪过一阵狂热。

  “那你机灵点,别出事。”

  “等过了年,我也该走了。”沈铭拍了拍王权朝的肩膀。

  “薛青怎么没来?”沈铭记得薛青闲的很。

  “别提了,他莫名其妙被卷入家族斗争,现在忙的不可开交。”王权朝摆了摆手幸灾乐祸的说道。

  “噗,他那么个放荡性子,窝在家里受得了吗。”

  酒足饭饱,沈铭躺在鸳鸯楼的长椅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

  “刘安?”沈铭在院子里找了一大圈,也没有看见管家刘安的影子。

  “他走了,留给你一封信,自己看吧。”沈枭有些伤感,拍了拍沈铭的肩膀。

  沈铭拆开信封,陷入了沉默。

  “公子,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老奴已经在去往西极的路上。”

  “我已经感受到天临将至,距离成仙,只差一步。”

  “公子,老奴这一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还记得上一次,老奴突破境界,还是在你刚满月不久的时候,我抱起你。”

  “结果公子一泡尿浇在了老奴的脸上,我就升了个境界。”

  “公子啊,以后出门,可要照顾好自己,天冷多加衣服,多吃饭,如果可以就留在长安城内,做个无忧无虑的少爷,别去沾染世俗的纷争了。”

  看着信中刘安的碎碎念,沈铭笑出了声。

  沈铭使用梯云纵飞上长安城头,自带三壶烈酒。

  一壶从城头浇落,为刘安践行。

  第二壶,留给自己。

  第三壶,等待刘安凯旋归来。

  “没想到,刘安还是个神仙呐。”沈铭坐北望西。

  天地铺上一层剑意,红霞漫天。

  “有人成仙……”一瞬间,不知道多少沉寂的老怪物如同春笋一般,冒出头。

  “这股气息?”有人似乎认出了他的身份。

  “五十年前,惊艳天地的剑圣刘安?他居然还活着!”

  “恐怕,以后要叫剑仙了。”

  仙门大开,有三位仙人从中踏出,带着不可一世的气息,想要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

  “剑圣刘安!请天上仙人赴死!”

  刘安长发狂舞。

  鹰隼飞来,沈铭取下置于他脚下的信封。

  “刘安此剑,名为满月。”

  “可抚平天下之不平,一剑折杀三位天仙,血雨纷飞,仙门再次关闭。”

  未成仙,先斩仙。

  斩仙证道,堪称人间翘楚。

  沈铭读完信件,才算松了口气。

  可是他还没来的急高兴,天上地下突然弥漫出一股邪恶至极的剑意。

  哪怕沈铭身在北境,依旧可以感受的到。

  天生异相,风云席卷。

  九道惊雷从云霄砸落,磅礴的仙气一瞬间铺满人间。

  刘安跻身剑仙之列时,那埋葬于西极剑冢下的邪剑仙突然睁开了眼睛,破土而出。

  两位新老神仙的大战本该惊天动地。

  却不曾想,只有三剑。

  第一剑,邪剑仙破了刘安的攻势。

  第二剑,卸下了他的武器。

  第三剑,斩杀。

  刘安死前的最后一句话,以文书的形式传到了远在万里之外的沈铭手中。

  信纸上只有简短的一句话。

  “公子,老奴让你失望了……”

  沈铭呆滞在城头,突然笑出了声。

  捧着一大壶烈酒,灌入肠中。

  “还说什么三岁练剑,七岁熟读天下剑谱,十二岁纵横江湖再无敌手。”

  “我就知道你在吹。”

  “刘安,我想还想听你吹牛,你回来啊。”

  “我不要你当什么剑仙……”

  沈铭笑着,笑着就哭了。

  哭的肝肠寸断,撕心裂肺。

  大雨倾盆而至,沈铭坐在城头,心口阵阵绞痛。

  “刘安呐,我真应该在你走前,再浇你一泡尿,说不定你就能宰了那什么邪剑仙。”

  沈铭醉意醺醺。

  “你咋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呢?”

  沈枭站在沈府中,遥望城头,叹息了一声。

  刘安的遗体,被邪剑仙留在了西极剑冢之中。

  从邪剑仙出世至今,从无败绩,甚至都没有人能够逼出他的第二剑。

  而刘安,让邪剑仙出手三剑,足以自傲,至少天下记住了刘安的名字。

  “刘安呐,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的遗体从剑冢取出来。”

  “到时候,咱给你盖个超级豪华的墓,毕竟你那个体重,小一点塞下去挤的慌。”

  沈铭碎碎叨叨在后花园,替刘安侍弄那些花花草草。

  “可惜了,你走之前把你那个满月,教给我多好,也不至于后继无人吧。”

  “现在好了,连个继承人都没有。”

  “还有,还有,不是我说你……”

  沈铭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不停。

  城头,立着一壶烈酒。

  是平时刘安最爱喝的那种粗粮糙酿的野酒。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