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喂苍蝇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107 2019.07.10 11:31

  “行了,别磨叽了。”

  “回答我几个问题,到时候小爷看心情放你们条生路。”

  沈铭这话,顿时让山贼兄弟感觉到压力山大。

  这位爷的心情。

  那就好比凉城县的天,说变就变。

  “寨子之前的山贼,去哪了你们可知道?”

  众人连连摇头。

  这山寨荒废了有些时日,沈铭也没什么头绪。

  挨个屋子转两圈。

  你别说,还真有意外收获。

  四大箱银子,每箱三百两,不动声色的拿了一箱。

  “咳,刚刚你们从我这拿了一两银子,我用这一两,买你们三百两,听见了吗?”

  “听见了,听见了。”

  山贼们哪敢多哔哔,不同意不就死了?到时候一分钱都莫得。

  “下面那个凉城,你们知道多少?”

  沈铭问了许多,但这些山贼确实对这里的事情不太了解。

  “行吧,那小爷走了。”

  沈铭美滋滋,今天跑商任务顺手也给完成了。

  这波不亏。

  每日任务全清,沈铭交了任务后,简单看看就被强制性下线。

  立刻传送回县衙。

  “咦,沈铭你啥时候回来的。”林涛眨了眨眼睛,颇为惊讶。

  他一直坐在县衙大堂,若是有人进来,他肯定看得见。

  “刚回来没多久。”

  “走,我们去搞事情。”沈铭拉起林涛,不由分说的就走到了大门口。

  将背包内的骨头,洒了一地。

  “你这些,从哪弄的?”林涛睁大了眼睛,这死了估计很久了。

  沈铭从哪弄得?

  “从城隍庙的墙里,雕像里,挖出来的。”

  沈铭冷笑一声,将白骨排开,当街拼合。

  有人在街上摆弄死人骨头。

  这可是大新闻,立刻在街上掀起了波澜。

  王县尉和牛典使,就好像形影不离的好基友,坐着大轿匆匆赶来。

  “怎么了,又怎么了!”

  还没下车,王县尉掀开轿帘,瞳孔骤然收缩,手忙脚乱的跳下轿子。

  “这,这怎么,又死人了!”

  王县尉,委屈的差点哭出来,大有一副痛心疾首,慈悲天下的感觉。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王县尉,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林涛瞪了王县尉一眼。

  “我,下官也不知道啊。”王县尉哭哭唧唧,有些着急。

  “这是死在城外的不?”

  沈铭闻言挑挑眉毛,秦淮律法,城池内,不准杀人。

  也就是说,城市,县城以及村庄之内是安全区,如果杀人,将会受到律法制裁。

  但是出了安全区,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王县尉记得这么清楚。”

  “你杀的?”沈铭贴在王县尉耳边,小声哔哔一句。

  “那怎么可能,哎呀,这死在城外的,就别管了。”

  “这位兄弟,还有林大人,咱们去玩点有意思的,摆弄死人骨头多不吉利。”

  这王县尉就是典型的和事佬。

  “王县尉人命关天呐,林大人怎么能不着急,作为林大人的贴身保镖,不对,贴身侍卫。”

  “我觉得,还是骨头重要。”

  沈铭说完,特意举起一根骨头在王县尉面前晃了晃。

  “牛典使,你说说。”王县尉冲牛典使使了个眼色。

  “咳,那个,这个,你说这么一堆死了好几年的骨头,还能看出什么不成?”

  牛典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反正就顺嘴胡诌就对了。

  “咦,我看了这么半天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牛大人厉害,一眼就知道死了好几年。”

  沈铭屁颠屁颠的跑到牛典使身旁,满脸谄笑的说道。

  “牛大人,你快来看看,还能不能看出些什么其他的。”

  “这,我!”牛典使恨呐,自己就是多嘴。

  “我也就是随便一说。”

  牛典使推了推鼻子,有些尴尬。

  “林大人你怎么看?”沈铭将骨头推到林涛这。

  林涛没有推辞,仔细看了一会。

  “这是被乱刀砍死的呀。”

  “你说尸体被藏在城隍庙的墙里,杀人何必那么费劲。”

  林涛想不明白,这也是沈铭想不通的事。

  “王县尉,牛典使,我来这得时间不长,请问二位大人,城隍庙何时翻修过?”

  林涛抬起头,看了两人一眼。

  “这,老夫不清楚,不过林大人,何必抓着根骨头不放,咱们先吃吃喝喝,玩玩姑娘,不是更好。”

  “咦?”听到姑娘,沈铭眼前一亮。

  “王县尉,我这人本事不大,事多,眼高于顶,若是姑娘不满意,说不定当场就切了。”

  “你怎么看?”

  “啊?这……”王县尉还能怎么看,他从来没见过,沈铭这样的人。

  上一秒还笑呵呵,下一刻妈卖批。

  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林涛摇摇头,他自然清楚沈铭的性子,对待妹子,别说杀了,就算骂都不舍得骂一句。

  这番话也不过是调侃一句王县尉罢了。

  “好,那我们先不提骨头的事。”

  “我问你,凉城县附近有没有山贼?”

  “请王县尉谨言慎行,我这剑脾气不好,听不得假话。”

  王县尉吐到嘴边的没字,听到沈铭这么一说,连忙收了回去。

  “以前有,不过现在没有了。”

  “大概十年前,凉城县山上有一伙势力极大的山贼,被官兵剿灭。”

  “后来就再也没有了。”

  沈铭点点头,又问到。

  “王县尉十年前官居何职?”沈铭这句话让王县尉楞了半晌。

  “也不怕你笑话,我当时是个狱卒,可你也看到了,咱凉城县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要狱卒也没什么用。”

  “然后就被调了出来,这些年,努力工作,终于爬到了这个位置。”

  沈铭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王县尉还真是先进工作者的模范,可惜眼睛有点瞎,别的都不错。”

  “我……我年老体衰,最近眼睛是有些不太好使了。”

  虽然听的出沈铭话里带刺,可他哪敢在沈铭面前耀武扬威。

  上一个跟沈铭蛮横的,这时候,尸体都烂了,扔在一边喂苍蝇。

  林涛看见沈铭陷入沉默,立刻将话接了过来。

  “行了,二位大人,公务繁忙,我就不打扰了,不过,你刚刚说妹子那事,咳。”

  林涛眨眨眼睛。

  这番话让王县尉心中一喜,他还真以为,这个林大人是个不贪不色的清官。

  果然,是人就有欲望。

  “好说!林大人,今晚等我消息!”

  言罢,王县尉和牛典使再次匆匆离去。

  他们走后,林涛微眯着眼睛,走到沈铭身旁。

  “你怎么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