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一章 五行合一,赴凉城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48 2019.07.07 19:55

  半个小时后,沈铭睁开了眼睛。

  五脏之中,原本细枝末节的暖流,居然逐渐汇聚成汪洋大海。

  “五行合一!”沈铭大喜,盘膝坐落于地面,明心见性,呼吸均匀,五行合一会带来怎样的好处,沈铭不清楚,但是他已经可以感受到,体内翻天覆地的变化。

  沈铭所修练的五行境功法,皆为天阶,出自同脉,契合度极高,在此之前,沈铭并未感受到这天阶功法如何强势。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五行合一,气吞山河!”

  沈铭毫无察觉的怒喝一声,霎时,衣衫尽毁。

  如瀑的黑发四散飞舞,九霄惊雷闪过,落于离阳城上空,轰然炸裂。

  下一刻,乌云席卷,天降暴雨。

  “是谁在五行合一!”黄粱猛然冲出城主府,在天上飞行,环绕整个离阳城找了半圈,最终才发现,这股气息居然是从他城主府之内传出来的。

  “莫非……是他!”

  城主府内还在五行境的只有一人。

  沈铭!

  靠沈家的资源,想堆出一个五行境不难,更何况是他沈家唯一的公子呢,但是黄粱不敢置信的是,今日沈铭方才踏入厚土期,这才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就已经将天阶功法修炼成功了?

  想要修炼天阶功法,何其困难。

  黄粱虽然没有修炼过,但是地阶功法依旧让他吃尽了苦头。

  “这就是九玄屹立不倒的原因吗?”黄粱苦笑,却目光警惕,沈铭的身份在那里摆着,若是此时在关键时刻有人刺杀,真出了事,他黄粱就是有一百颗脑袋也不够掉的。

  暴雨来得及,走的也急。

  当雨停之时,沈铭睁开了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若是再见当初在七仙山的铠甲勇士,定可一剑斩之。”沈铭退出游戏,是时候离开了。

  见到沈铭平安无事的走出城主府,黄粱才松了口气,从天上落下。

  “黄城主,这些时日麻烦你了。”沈铭拍了拍黄粱的肩膀。

  “下次再见,不知会是何时。”

  黄粱闻言,有些落寞。

  虽然,他只是个城主,但在离阳城中,他身居高位,又有几人能够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聊天,说话。

  几乎,没有。

  大多是披着人皮的阿谀奉承。

  与沈铭相交,时日不长不短,此时沈公子要走,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帮我照顾好沈凌儿,日后我归来之时,赠你天阶功法一本。”

  沈铭神色郑重,他既然说得出,就做得到,决不食言。

  “沈公子,我黄粱,愿意性命担保,纵然身死,也绝不会让凌儿姑娘,少半缕青丝!”

  黄粱举手向天,双眸明亮。

  “那好,我今日该走了。”沈铭摆摆手,从马厩迁出枣红马。

  “沈公子,凉城县让朝廷人人自危,绝非等闲之地,如今你单枪匹马赴凉州,万事要小心,再小心呐!”

  行出城主府,黄粱在背后大喊了一嗓子。

  “黄城主放心,就算那凉城县是个龙潭虎穴,地狱深渊,小爷也定能将其搅得鸡犬不宁!”

  沈铭会心一笑,并没有直接离开襄阳城。

  他去了那条泥土巷子,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塞进了沈凌儿家的门缝。

  沈铭没敢进门,他怕沈凌儿执意要跟他一起走。

  在门口辗转许久,最终不辞而别。

  百花楼,

  沈铭直奔二楼秀阁。

  “几位姑娘,公子我就此别过了,可不要太想我。”沈铭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酒杯,将里面的半盏酒一饮而尽。

  “公子要去哪?”春睁大了眼睛,好奇的问道。

  “凉州县,去玩玩,那我走了。”

  沈铭没打算在百花楼耽搁太久,也就是道个别。

  却不曾想,在他转身的时候春连忙拉住他。

  “公子路上寂寞,正巧我姐妹,冬今天也要回凉州,不如你们两个人结伴同行。”

  沈铭眼睛转了两圈,咧嘴一笑。

  凉州县乃边疆荒凉之地,距离离阳城路途遥远,有美人作伴,这事,拒绝不得。

  “公子。”冬背着行囊,身穿白色长衫,袖口有两朵梅花。

  此时见到沈铭微微作揖,话不是太多。

  冬与白衣,差不多一个冷淡性子,沈铭也没有过多调戏。

  “那,我们走吧。”沈铭走在前面,冬跟在后方。

  两个人,两匹马。

  过了城关,沈铭转过头,看着那苍劲有力的离阳城大匾。

  “离阳,再见。”

  出了离阳,一路南下。

  官道。

  有一颗茂密的大树,枝繁叶茂。

  沈铭停在树下,瞳孔微微收缩,这树上,挂着一个人。

  他认识。

  “陈良平……”

  沈铭知道,陈良平想要刺杀那位大人,也因此才在张府说出了那句话,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陈良平被吊死在树上。

  衣衫褪尽,身体上有被利刃刻下的七个血字。

  “凉城县,恭迎大驾。”

  沈铭沉默。

  “山雨欲来,冬姑娘咱们走!”

  一路长途跋涉,沈铭与冬两人交谈甚欢,实际上是沈铭自己谈天说地,挺欢快的。

  冬基本没说过几句话。

  “距离凉城县还有五十公里,咱们今夜就能到。”沈铭看了眼手中的地图。

  冬没有什么表示,沈铭停,她就停,沈铭走,她就走。

  路上沈铭也大概知道了冬来凉城县的原因,冬的老家就在这,前些时候,接到了老母亲病重的消息,于是准备动身回到凉州,照顾重病老母,恰好沈铭也要去凉城。

  本来昨日既可到达凉城县,结果沈铭走错了路,从官路走到山涧小路,耽搁不少时间。

  “不知道,林涛那怂货过得怎么样。”沈铭笑了笑,天色已黑,还有二十公里路。

  前方有些嘈杂的说话声和明晃晃的火把。

  “慢点。”沈铭拍了拍枣红马,示意他慢点走。

  “这些人是官兵吧。”沈铭自从五行合一之后,感官也有大幅度的提升,虽然相隔百米,还是晚上,却也看得真切。

  两队身穿官服的官兵,正搬运十来个厚重的大箱子。

  上面还贴有封条。

  “不对,有问题。“沈铭翻身下马,眉头紧蹙。

  “那几口箱子,是专门负责装运赈灾银的箱子,上面还完好无损的贴有封条。”

  可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