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柳州城被屠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54 2019.06.07 17:39

  “大胆狂徒,休得放肆!”护卫们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先拿下!”

  沈铭也懒得废话,先打趴下再说,这抡州城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找上门来了,也不见踪影,沈铭可不相信,闹这么大动静,他抡州城主听不到。

  不用多想都知道,肯定没忙什么好事。

  五分钟后,周围一片狼藉,护卫们趴在地上,哭爹喊娘,这还算沈铭手下留情。

  “抡州城主何在,再不出来,我就拆了你城主府。”沈铭也不客气。

  “我倒要看看,谁口气那么大。”抡州城主终于现身,身着锦衣华服,大腹便便,红光满面,此时怀中正搂着三两个妾女,踱步而来。

  “长安城,沈家沈铭前来拜访,还请城主配合一下。“沈铭不想浪费时间,直接自报家门。

  当抡州城主听到长安沈家的名号时,脸色苍白,腿肚子抽搐几下,不过稍加打量后,冷笑一声。

  “想用沈家吓唬我的时候,最好换一身体面些的衣服,你以为本城主那么好骗吗?”

  抡州城主语气平淡,沈铭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好像是有些寒碜,这几日疲于奔波,衣服早就破破烂烂,满身血污了。

  “城主!城主!”守门的新兵蛋子慌忙跑了进来。

  “有人闯关,打伤了我们七八个兄弟,还扬言要取您的脑袋?”新兵蛋子倒是有天赋,此时装的不错,啪叽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

  “什么?还有这种事?”抡州城主勃然大怒。

  “看清楚脸没?”

  “你先别管那些破事了,我问你,你可知美人头一事?”沈铭毕竟时间有限,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在游戏内,不想浪费分毫。

  “就是他!”那个新兵蛋子突然指向沈铭,这让沈铭有些迷茫,他什么时候打人了,又什么时候说要取抡州城主脑袋了?

  “好啊,你还真是够狂妄。”抡州城主怒发冲冠,乘风境修为爆发,掀动周围落叶横飞。

  “柳州城副城主言远,特来拜访抡州城主海大富!”门外匆匆跑来一个护卫,手中还扶着一个衣衫褴褛,面色苍白的男人。

  “哎呀,言副城主,怎么弄成了这个模样?”抡州城主感觉头疼,他正跟几个小妾玩的开心,结果被扰没了兴致不说,想着赶紧摆平后,再回去继续调情。

  不曾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柳州副城主又来了。

  “海城主,我柳州城被人屠了!”一言出,全场鸦雀无声。

  沈铭目光呆滞片刻,不敢置信的回头望去。

  “全城无一人存活!”言远说着还吐出一口鲜血,抬头时与沈铭四目相对,身体一哆嗦。

  “就是他,我亲眼所见,就是他!屠了我柳州城几万人!就连柳城主也惨死在他手中!”

  沈铭越来越迷茫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柳州城被屠,那红衣白衣呢?

  沈铭心中突然一紧,此时也顾不得追查美人头,只想赶去柳州。

  “他?”海大富大惊失色,柳云飞修为比他还要高那么一个台阶,顿时额头满是冷汗,庆幸刚刚没有贸然出手。

  沈铭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临行前,沈枭曾与他说过,红婵自幼就被抱回沈家,若不是暗中有人将过去的事情和盘托出,红婵根本不可能知晓以前的事情。

  似乎有一场针对沈家的风暴正在席卷而来,首当其冲的定然是沈铭。

  若说那些草莽杀手只是开胃菜,那么现在发生的这一切,才是真正的主食。

  “你到底是什么人?”抡州城主海大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沈铭若是想走,他拦还是不拦。

  “柳州城被屠,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沈铭漫不经心的望向言远。

  “若不是我利用假死逃出了你的魔爪,我早就死在了你的手中,你这个恶魔!”言远怒吼一声,似乎克服了恐惧,双眸猩红的指向沈铭。

  “海城主,你我联手,定然可以将其诛杀!”

  “这……”海大富有些犹豫,万一打不过,他不就要死了?

  “海城主,整个柳州被灭了!”言远又一次加重了语气,明显话里有话。

  “而且,柳城主是被他用计谋害的。”

  海大富作为老官僚,自然听出了言远的弦外音,如今柳州城被灭,传到朝廷中,绝对是轰动四方的惊天大案。

  若是他可以将沈铭拿下,这可是天大的功劳。

  尤其是言远的最后一句话,更是给他打了一针定心剂。

  沈铭似笑非笑的望向言远,这个副城主,可不简单。

  “受死!”前一秒,还在重伤状态的言远,下一秒就生龙活虎的窜了过来,海大富出现在沈铭身后,虽说赤手空拳,可乘风境的实力也不是盖的。

  沈铭使用移花接木将自己与一个护卫的位置互换,避开两个人的攻击后,没有着急进攻。

  “我说了,柳州城之事与我无关。”沈铭心系红衣白衣的安危,却又被拖住了脚步,有些恼怒。

  “这不重要。”海大富漏出一个残忍的笑意,无论凶手是不是沈铭重要吗?

  重要的是,需要一个替死鬼而已。

  屠城这么大的事,若是没有一个替死鬼,言远和他都要难辞其咎。

  第一番交手之后,海大富其实已经确定了屠城之人,绝非沈铭。

  以他五行境—堰火期的实力,还没有那个资格。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益!沈铭死,他和言远都能够收获利益,能坐上城主这个位置,他海大富并非没有脑子,言远的话漏洞百出,他没那么相信。

  无论言远的目的是什么,都不会损失他的利益,反而会给他带来最大的好处,这就足够了!

  “还真是官僚的丑恶嘴脸。”沈铭此时也看懂了,干脆不反抗,任由两人攻击落在身上。

  “噗!”沈铭被言远一拳轰穿身体,海大富则是一掌拍碎了他的天灵盖。

  当沈铭死亡的是瞬间,言远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沈铭复活后直接退出游戏,从土中爬了出来。

  “小红红,小白白,本公子可没让你们死啊。”沈铭双拳紧握,枣红马从抡州城奔来。

  火速返回柳州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