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不小心全宰了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45 2019.07.08 14:04

  沈铭目送这一群官兵消失在黑夜之中,摇摇头,上马。

  “有什么问题吗?”

  冬偏过头,看了眼沈铭。

  “凉城县,天高皇帝远,山清水秀,实属贪官污吏的养老之地啊!”

  “你想,最近未听说凉城县有灾情,何须朝廷下派赈灾银。”

  “况且,既然是运输赈灾银,为何不走那宽阔敞亮的官道,非要绕到这穷乡僻壤,山贼颇多的林间小路。”

  “有意思。”沈铭走在前方,没过多久,两个人便抵达凉城县。

  夜已深,凉城县寂静的可怕。

  “多谢公子。”

  初入凉城县,冬立刻与沈铭道别,转身就走。

  “哎,好歹你也留个地址,我好知道去哪找你啊。”沈铭吆喝一声,却未得到回应。

  枣红马恋恋不舍的吭哧几声。

  这几日,沈铭与冬倒是没发展出什么,反倒是枣红马,与冬的坐下的母马,情意浓浓。

  “你个瘪犊子,癞蛤马,想吃天马肉,哼。“

  沈铭没酸,绝对没酸!

  冷清的街道上,家家户户,房门大开。

  “传说中的凉城县,居然是这般光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这样的景色,实在是让沈铭没有想到,但,凡事不能只看表面。

  凉城县弹丸之地,并不大。

  沈铭抬起头,凝视脑袋顶上悬挂的牌匾。

  凉州县衙,终于找到了。

  县衙府门大开,里面还有微弱的灯光,门口处,无人值守。

  沈铭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大堂之上,烛光摇曳。

  林涛趴在桌子上,满面愁容。

  沈铭压低脚步,偷偷摸摸的走进堂内,林涛还没有发现他,沈铭站了一会。

  突然出声。

  “林大人,我要喊冤!”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将林涛吓的够呛,抬起头的时候,更是惊喜交加。

  “沈铭!”

  林涛激动的无以复加,连忙跑过去,一把将沈铭抱住。

  “怎么来之前,也不告诉我一声。”

  “快,这边坐。”

  两个人寒暄片刻后,沈铭开口问道。

  “怎么,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发生什么了。”沈铭押了一口茶。

  “都说凉城县是个龙潭虎穴,我还期待能有一番大作为呢,结果谁知道,这里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我也就只能无所事事的赖在这里,啥事没有。”

  林涛苦恼啊,本想通过凉城县,作为跳板,一鸣惊人,谁知道,跟说好的完全不一样。

  “别说没有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就算鸡鸣狗盗,民事纠纷之事,也从未发生。县衙内的档案室,空空荡荡,我来这里这么久也没接到一个报案的。”

  沈铭听到这,笑了。

  “可不见得。”

  “咦,此话怎讲?”林涛来了兴致。

  “最近凉城县可有天灾?”沈铭双指叩打在桌面上,抬起茶杯,轻轻吹了吹。

  “没有啊。”林涛不明所以,凉城县欣欣向荣怎么会有天灾。

  “我在来的路上,碰到了官兵运输赈灾银,走的是乡间小路。”沈铭知道林涛是个聪明人,不需要说太多,他应该能够明白。

  “嗯?”林涛皱起眉头。

  半晌,勃然大怒。

  “恐怕,凉城县的这番景色,也是有人,故意为之,摆给你看。”

  “奶奶的,等我,现在就把这凉城县,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带上来,对簿公堂!”

  沈铭拦住他,摇摇头。

  “别急,这凉城县,水深,我们慢慢趟。”

  林涛焦急的走了两圈,突然笑出声来。

  “看样子,我仕途有望。”

  “怎么,这么有自信,能够将凉城县掀翻?”

  “我相信,邪不胜正。”林涛一掌结实的拍在桌面。

  大有正义凛然之势。

  “不是我泼你冷水,这个世道,是弱不胜强。”

  “别说你一个林涛,就算是千百个你,也别想将这混浊不堪的世道,变的天朗水清。”

  沈铭这话,让林涛陷入了深思。

  “你说得对,但这事总得有人做不是吗?”

  “我不做,你不做,他不做,谁来做?”

  林涛眼眸中,有一丝希冀。

  “做人,最重要的是对得起自己,问心无愧。”

  沈铭倒是惊讶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林兄,今天我们兄弟联手,定要将这凉城县,搞个天翻地覆!”

  夜深人静,林涛将沈铭安顿在府衙之中。

  “凉城县,北皇……”沈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复杂。

  原本,沈铭以为,龙潭虎穴,亦可以闯出半片天。

  可到了凉城县,他才明白。

  林涛根本就是孤立无援。

  莫说凉城县的大小官员,哪怕县衙扈从,大概都是别人的亲信。

  该怎么办?

  “哎,难呦。”

  就在此时,沈铭感觉到院落之中,似乎有什么动静。

  林涛跟他说过,整个府衙只有他一个人住。

  所有丫鬟,奴仆都被其遣散了。

  来人是谁,他不清楚,定然不善。

  推开门,沈铭三步飞落房顶,居高临下。

  十余个身穿黑色夜行衣,身份不明的人,将林涛的房间团团围住。

  手中火把高举,似乎要放火。

  “干啥呢?”

  沈铭不知何时出现在林涛的房顶,扔下去一片瓦砾。

  调侃的问道。

  众多黑衣人见状不妙,转身就走。

  “情报有误,撤。”

  “来了。”

  “就留下吧。”

  这是沈铭踏入厚土期,五行合一之后的第一次战斗。

  拔剑出鞘的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了不妙。

  一剑之威力。

  将十数名黑衣人尽数斩杀。

  干净利落。

  “完了呀,我还想留个活口的。”沈铭自闭了,力量暴增之后,对新的力量不熟悉,下手没轻没重的。

  什么从房顶跳落。

  这么大个动静,林涛还没有醒。

  也不能怪他,书生不修炼。

  没有半点战斗力,除非成圣,可笔落惊天地,诗成泣鬼神。

  不然,

  可能都不如长期干农活的农夫。

  沈铭将黑衣人的面巾摘下,他不认识。

  “有了。”沈铭正愁没有切入点。

  此时心生一计。

  你凉城县,不是风调雨顺,安居乐业吗?

  我就偏要闹得你满城风雨。

  到时候,

  让小爷看看,

  谁能将自己摘出去。

  沈铭将地上的尸体,全部搬运到街道上,一字排开,只等天亮鸡鸣之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