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算命先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66 2019.07.01 16:58

  “这不胡闹吗!”沈铭听完春的话,气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这林涛竟然不辞而别,单枪匹马赴凉城。

  “不行,我得赶紧把这边事处理完找他去。”

  沈铭心中焦急,也顾不得温存,快步离开了百花楼。

  “黄粱呢?”一进城主府,沈铭没见到黄粱,于是赶忙跟丫鬟问道。

  “去找算命先生了。”丫鬟如实回答,沈铭点点头,刚要起身回打你,突然进来个人。

  贼眉鼠眼,额头上有三道抬头纹。

  左手罗盘,右手持幡。

  黑色长衫,两缕小胡子,像个耗子。

  “在下得知沈公子有难,特来相助。”

  难不成这就是黄粱找的算命先生?靠谱不?

  “飞蝗山,老夫已经有所耳闻,还请沈公子细细说上几分,老夫来为公子排忧解难。”

  沈铭心中虽有疑虑,毕竟这算命先生有些不修边幅,不过还是将他见到的几个点,和盘托出。

  “嗯……”算命先生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炼骨锁魄瞒天阵,暗渡陈仓聚生魂。”

  算命先生将幡旗啪的一下放在桌子上。

  挽起袖口。

  架势摆的倒是挺足。

  “观你之言,这墓,有大患。”

  “飞蝗山虽其模样,像是聚宝盆,但实际上,他是一个聚阴盆。”

  沈铭听算命先生的话,一身鸡皮疙瘩。

  “树木上黑乎乎的东西,那是人身体被火凝炼后,撒出来的油。”

  “啥?”沈铭睁大了眼睛,这么一大片,要烧死多少人才能如此?

  想想都感觉不寒而栗。

  “人,死于非命,会产生怨气,有人摆下这瞒天大阵,使得怨气聚而不散。”

  “想要让一个死去的人复活,难比登天。”

  “我想,此方法,应该借助了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算命先生低下头,沉思片刻。

  “北皇不是一般人,至少要两条命格够硬的人抵命,还要三魂七魄皆在才行。”

  “这事牵扯比较大。”

  “恐怕与几个隐门有关。”算命先生双指有力的叩击在桌面上。

  “前朝天师和大将军,他们两个人应该是为北皇抵命,生前定然遭受了彻骨痛刑。”

  “这是阴宗山的秘术。”

  “锁魄乃天鬼门的绝学。”

  “封魂则是阴阳上师的手段。”

  算命先生沉默片刻。

  “这阵法恐怕与纵横家也脱不了干系。”

  “铜门上的那句话,想必是天机谷中的某位留下来的。”

  “至于那十二名死侍,应该不算是人,三魂七魄可能只有其一。”

  “嗯……傀儡门。”

  沈铭微微张开嘴巴,他知道此事牵扯重大,但是没有想到,牵扯的人居然这么多。

  这都扯出了多少门派?

  怪不得北皇当初能够威胁到九玄的绝对统治地位。

  沈铭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将这几个名字记在了心中。

  “先生可有北皇画像。”

  听到沈铭这话,算命先生苦笑一下。

  “现在是秦淮,你敢私藏前朝皇帝的画像?也不怕被抓起来,以谋反之名处死吗?”

  沈铭一拍脑门,也是哈。

  “不过老夫可以为你画上一张,只是要记得,看完之后得烧掉。”

  沈铭点点头,有些急切。

  现在提前看一眼北皇的样子,万一以后真遇见了,认不出来,怕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北皇既然选择了跳出来,那想必是万事俱备,心中有底气与九玄正面对抗,不然他也不可能将自己暴露。

  “这北皇可不得了,生前算计九玄,死后算计天下。”

  “若是当初没有被冯女迷了心智,现在的局势还真不好说。”

  算命先生摸了摸他那精致的八字胡,笑了笑。

  “说到底,真正活过来的就只有北皇一人,其他人,活的不完整。”

  沈铭点点头。

  他不懂这些东西,但是他明白,老头说的容易,但是这些事要做起来,极难。

  或许要提前好几年就进行部署。

  也就是说,冯女是九玄派下来的这件事,自从她亲口告诉北皇后。

  他就一直在不动声色的部署。

  谁也没有通知。

  “他想要复活,其实也需要运气,看样子北皇运气不错。”老头一边画,一边说道。

  沈铭瞟了他一眼画的东西,乍一看有点眼熟,不过还没画完,沈铭也不确定是谁,就是有些眼熟罢了。

  “刚刚老夫算了一卦,沈公子最近可以放心,这北皇不会找你,不过下一次在发生什么,可就要小心了,定然是暴风骤雨,疾驰而来。”

  沈铭听他这么说,心有点慌。

  “哎,我真是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苦楚。”

  沈铭小大人一样的叹息,惹得算命先生一阵大笑。

  “沈公子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不过老夫提醒你一句,你印堂发黑,眉头发紫,大凶之照。”

  “你这是惹上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算命先生语气凝重。

  “卧槽?”

  沈铭心中一惊,不会惹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连忙问道。

  “先生可要帮我啊。”

  “不帮。”

  两个字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沈铭气的咬牙切齿,你这么吓我一通,然后就一句不帮就完事了?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若不是有求于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你惹上的这东西,是从飞蝗山上带出来的,这种事找个老道试试,实在不行,就找和尚,反正老夫无能为力。”

  算命先生这语气,摆明了一副我打不过,我摊牌了。

  沈铭无奈,他也没感受到哪里有不得劲的地方,索性不管了到时候再说。

  “沈公子,沈公子,我把你要的算命先生找来了。”

  黄粱急匆匆的跑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先生。

  “嗯?你不是已经给我找……”沈铭话音未落,突然惊恐的发现,刚刚还坐在这里的算命先生。

  不见了……

  没有痕迹的凭空消失。

  唯独留下一张已经完成了的画。

  “对啊,这不在这呢吗,我废了好大的劲才找到的,绝对稳妥。”

  沈铭哪有心情听黄粱说什么。

  他看向那幅画。

  瞳孔骤然收缩。

  黄粱低头看了一眼。

  “这不是北皇吗,你哪来的?”

  沈铭没有说话,满头冷汗。

  这个北皇,他见过,也认识……

  “怎么可能,怎么是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