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擒下白衣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40 2019.06.04 19:03

  现在的沈铭,再也不是当初被鸡单杀的战五渣。

  沈铭捂着胸口,上面有一道伤痕,是被一个厚土期的刀客斩伤。

  那名刀客实力倒是不俗,沈铭坐在地上,额头上铺满了汗水。

  马儿懒洋洋的寻找一些草叶,咀嚼着。

  走到沈铭面前,鼻孔出气,吭叽半天。

  “你个没良心的。”沈铭一巴掌抽过去。

  “主子都还饿着肚子,你倒是吃的挺香。”

  沈铭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唤起来,枣红马十分鄙夷的撇了沈铭一眼,随后将草沫子吐了他一脸。

  距离目的地还剩下最后一百里,这段路程却异常平静。

  “山雨欲来风满楼……”沈铭呢喃了一句,他现在的实在是有些外强中干。

  体力和精神上的消耗让他疲惫不堪,原本的锦衣华服,现在衣衫褴褛,活像个小乞儿。

  “他应该不行了吧。”

  “堰火境初期能有多少内力,哪怕沈家的资源都是天阶功法,也维持不了他这样的消耗。”

  “嗯……再等等。”

  “不能在等了!等他体力恢复过来,再想杀他就难了!”

  暗中有这么一群人,从五湖四海,闻讯而来。

  目标只有一个。

  复仇……

  沈枭站在长安城头,放眼望去,尸横遍野。

  “比我想象中要多呢。”

  “这些不过是少爷的磨刀石罢了。”有一位白发苍苍,脸上沟壑纵横的老者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地牢再放出去一批人。”沈枭说完,飞下墙头。

  沈铭坐在马背上,一路颠颠簸簸前行。

  “来了。”沈铭神色凝重,四周有嘈杂的响动。

  沈铭牵住马绳。

  从周围涌出浩浩荡荡的一群人。

  “沈铭,你的死期到了。”

  沈铭坐在马背上环顾四周,微眯着眼睛,这一次杀手的质量明显提升了不少。

  其中有几个,隐隐要突破五行境了。

  厚土境大圆满……

  若是全盛时,还有的打。

  现在,倒也不是不能挣扎一下。

  沈铭无奈的叹口气,他老爹究竟做过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

  “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你排的上号吗?”沈铭也不急,对方明显有所顾忌。

  “少装腔作势了。”从树林中凌空飞出一名青年,身穿青色长衫。

  手中拿着半截竹枪,直奔沈铭而来。

  然而……虽然出场方式很帅,但是死的也快。

  沈铭攻击青年时,不小心扯动了身上的伤口。

  鲜血顿时染透衣衫。

  疼得沈铭呲牙咧嘴,暗骂了一句狗娘养的。

  “他受伤了!快,杀了他!”人群中自然不乏眼尖的。

  沈铭见状大事不妙。

  “鲁叔,杀了他们!”沈铭大喊一声,闻言这集结而来的草莽心中哆嗦了一下。

  下意识就要四散而逃。

  沈铭找准机会,踏马飞驰而去。

  等了一会也没有见到什么鲁叔,意识到上当了,连忙追去。

  沈铭一路奔逃,偶尔有飞射袭来的弓箭,好在枣红马颇有灵性。

  反复横跳,也算有惊无险。

  这种亡命奔逃的感觉,沈铭只在偷看寡妇洗澡的时候有过。

  还记得当时被赵寡妇举着扫帚追了八条街。

  扬言要割掉沈铭小丁丁。

  吓得沈铭两腿直哆嗦,到处乱窜。

  “沈铭,今天把命留下吧。”前方好死不死的又出现几个杀手,实力参差不齐。

  “真烦啊。”沈铭欲哭无泪,难不成今天要死在这了?

  前面的人堵截,后面的人也追了上来,一前一后,两面夹击,退无可退。

  “不行,我可不能死。”

  “我这条命,可不是留给你们的!”沈铭扯着脖子冲着树林内大喊几嗓子。

  “故作玄虚!杀!”一声令下,沈铭就像待宰的羔羊,而这群杀手,则是饿狼。

  疯扑而来,沈铭这一年内苦练剑道,虽然只是基本功,但是耐力,体力各方面都因此增强不少。

  两剑诛杀三人,回手一剑将众人武器割碎。

  凤凰长剑,削铁如泥,寻常武器在其面前,不过糖纸一般。

  触之必断。

  “不行了。”沈铭气喘吁吁的弯着腰,周围不下十余具尸体。

  他也累的不行,体能到了一个极致。

  “他的命,是我的。”从树林中传来一声娇喝。

  红衣倩影踏空而来,手持双股剑,动作干净利落,她没有第一时间攻击沈铭,反而是清理周围的杀手。

  “拿命来。”白衣漂亮的丹凤眼中闪过杀意弥漫,手中握着一柄短刀,成环状。

  见到奔袭而来的白衣,沈铭倒吸一口冷气。

  白衣轻咬朱唇,下定决心一刀劈了下去,这一刀乘风而来,没有半分留手。

  “你当真要杀我?”弯刀即将抵达他面前之时,沈铭立刻选定一个目标,移花接木。

  两人交换位置。

  只见到那个可怜人被一刀劈成两截。

  沈铭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是真不留情面。

  “去死!”白衣再次来袭,一路上阻挡在她面前的人都要死。

  哪怕杀了许多人,依旧身不染血,举手投足都堪称风华绝代。

  沈铭暗暗咋舌,他见过的妹子中,白衣绝对排的上前三。

  “死!”白衣紧追不舍,沈铭只得仓惶逃窜。

  红衣少女就像娇美勾魂的舞者,动作赏心悦目,却又像勾魂使者般带走一条条性命。

  “撤!”有人胆寒,自知不敌,连忙逃窜,红衣也不追杀,她的目的是保下沈铭一条命。

  然后再亲手将其诛杀。

  沈铭身上有伤,并且疲于奔逃,根本没有力气回头反打。

  白衣面无表情的追杀。

  沈铭却在此时突然停止脚步,嘴角微微上扬。

  在白衣经过一个人身边的时候,沈铭突然使用移花接木与那人互换位置。

  正巧出现在白衣身后,抬出一直手臂握住白衣的持刀的手腕。

  用力背向后方,另一只手架住白衣的肩胛,另他动弹不得。

  随后,沈铭反手将凤凰长剑架在白衣的脖子上,三步化作两步,跨上枣红马。

  转头对着红衣说道:“看样子,今天你们是杀不死我了。”

  “今天我不杀白衣,但今日过后,再见之时,必定刀剑相向。”

  沈铭说完,策马而驰,差不多的时候,将白衣一掌拍落马背,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