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红衣白衣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99 2019.05.29 10:22

  游戏内,沈铭花了一分钟将沈枭递给他的两本技能书学会。

  《阳关三叠》需要《九重阳天》作为前置技能,似乎可以快速攻击三次。

  《梯云纵》初级轻功,沈铭有些心痒痒,飞檐走壁实在太帅,这个必须要熟练掌握,方便日后耍帅。

  沈铭看了一眼技能栏位,目前技能开放了三个技能槽,一个功法槽。

  交了任务后,额外增加了一个技能栏,沈铭思索了片刻,以后挑选技能功法应该谨慎一些。

  毕竟栏位有限。

  沈铭打开商场,最为显眼的是封面上的推荐商品。

  [玄金决:五行境—玄金期天级功法](1000金叶子)

  [仙金决:五行境—玄金期仙级功法](100000金叶子)

  沈铭没在往后看。

  这两本功法,归属同一个境界,但是品级不同,价格也千差万别。

  沈铭又看了看其他功能。

  20级开放武器强化。

  40级开放建筑系统。

  50级开放练器,练丹。

  60级开放法阵。

  总而言之,现在什么功能都没开放。

  退出了游戏,沈铭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立刻收拾好走出房间。

  “沈铭!”墙头露出了三个小脑袋,吆喝着。

  林涛,薛青,王权朝和沈铭,四个人是长安城四大家族中,年纪最小的纨绔公子哥。

  所过之处,人人喊打,四人倒也不介意,臭味相投,使得他们关系十分亲密。

  磕过头,拜过把。

  “沈铭,你说我哥不好好继承家产,非要去什么平生观当道士。”

  “这下好了,以后家里的事都要我操持,烦都烦死了。”林涛叹了口气,有些埋怨。

  “那不正好,哪像我那两位哥哥,成天勾心斗角,就为了那么点破钱。”薛青想到这事,感觉头都大了。

  “可我想读书,去考取功名,以后成为一代儒圣,被人敬仰!”林涛双手枕在脑后,嘴里叼着一截草根,摇摇晃晃。

  “好男儿志在四方,我想要野游天下,见见大世面,蜗居在长安这个鸟地方,淡出水嘞。”薛青想到那种生活,眼中放光。

  “反正有我两位哥哥争抢家产,不愁家里后继无人,我四处走走倒也自在。”

  “权朝,你呢?以后想干嘛。”薛青望向那个皮肤黝黑壮实的少年,好奇的问道。

  王权朝腼腆的笑了一下。

  “我想做人上人,权倾天下。”

  “总有一天,我要让天下共主!”

  王权朝双拳紧握。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沈铭摸了摸鼻子,这话是他之前跟鸳鸯楼的妹子装逼时候说的。

  没想到被王权朝记在心中,甚至改变了他一生。

  “到时候,记得罩我们!”林涛伸了个懒腰,扭头看向沈铭。

  “我也没啥梦想,随便混个神仙位就行。”沈铭耸了耸肩,引的众人一阵大笑。

  “神仙有什么好当的?”

  “因为仙子漂亮啊,哈哈哈!”沈铭大笑了几声,听他这么一说,林涛几个还真觉得有几分道理。

  “那,等你当了神仙,可要给我们介绍几个仙女姐姐,不能吃独食!”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在这群少年眼中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

  哪怕,沈铭不能修炼,他们也相信沈铭能够成为神仙。

  就像他们相信,王权朝能被天下共主一般。

  鸳鸯楼。

  长安城最大的青楼,想入鸳鸯楼可不是有权,有钱就行。

  你得看今天鸳鸯楼妈妈桑,桃花娘的心情。

  据说,鸳鸯楼建立至今,还没有谁敢闹事,就连四大家族的家主,也得给桃花娘七分面子。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

  “你们几个小冤家,又来了~”

  “这次是准备拆了花娘的天花板,还是顶梁柱?”

  一位妇人身着粉红色的长裙,裙摆上印有几朵桃花,虽说年近半百,但是一犟一笑都勾人心魄。

  “嘻嘻,要不是上次那几个客人太过分了,对姑娘们言行不雅,我们也不会动手。”

  “桃花娘不会埋怨我们打坏了窗户和桌子吧。”林涛佯装可怜的说道。

  “哼哼,你们几个惹事精。”桃花娘怜爱的摸了摸四个少年的小脑袋。

  “姑娘们,接客啦。”

  没过多久,各种菜肴摆满了整张桌子。

  更有鸳鸯楼的招牌,桃花酿。

  此酒不必揭开炉盖,只需要放在火灶上温热,香气入鼻,便会使人醉生梦死。

  “小红红,想小爷没有。”

  “小白白,几天不见又水灵了。”沈铭傻呵呵的笑着,上辈子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这一次,怎么说也要摸个够吧。

  “哼,小坏蛋就知道打趣姐姐,年纪不大,花言巧语还不少。”红衣如火的少女,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

  沈铭另一侧,是白衣如雪的姑娘,性子冷淡,相貌极美。

  饭过半盏,酒至三巡。

  “红姐姐,白姐姐,我对你们的心日月可鉴,天地共证!能不能让我摸下手手?”沈铭眨了眨眼睛。

  “好呀。”红衣少女,将脸贴近沈铭,呼如兰息。

  少女身体上传来的娇香让沈铭面红耳赤。

  “不,不,还是算了。”

  沈铭支支吾吾的说道。

  红衣少女银铃般的娇笑让沈铭十分尴尬。

  “小家伙,你怎么不争气呢,每次都讨着要拉姐姐的手,现在姐姐给你拉,怎么样?”

  “切!”沈铭撇了撇嘴。

  众人一阵大笑,桃花娘靠在围栏上,面露浅笑,转身离开了,眼中有一丝欣慰。

  一直默不作声的白衣女子见到桃花娘走后,与红衣少女对视了一眼。

  酒至酣处,众人一把鼻涕一把泪,总之说的是什么,可能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肆意的宣泄情绪,大哭大笑。

  到底是一群孩子,说来喝花酒,却连姑娘的手都不敢碰一下。

  沈铭低下头,或许在桌子上唯一清醒的,就剩下他和身旁的红衣白衣了。

  “沈公子,不累吗。”

  “累了,就休息吧。”白衣少女一只手搭在桌沿,呼吸有些紊乱,似乎比较紧张。

  另一侧的红衣少女慢慢的靠在沈铭身上。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不待红衣少女靠在他身上,沈铭吟诗一首,随后立刻起身。

  虽说此长安非彼长安,但是装逼把妹足够了。

  “两位姐姐,改天我在来看你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