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我说过要踏碎你的门槛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67 2019.07.15 09:11

  沈铭进游戏看了一眼,距离虚弱状态解除还有48个小时。

  他心疼,这两天的任务不清,该损失多少经验,多少金叶子,亏!亏得血本无归!

  沈铭感觉,不能闲着。

  正好这时候在研究研究游戏里的特色,不能把时间都用在做任务上,而忽视其他功能,他现在已经能够炼制乘风丹了,不过没有重要的是缺少丹方。

  他的炼丹炉还在离阳城,临走的时候没拿。

  被那群长老打上夹板贡了起来。

  等有时间,还得去买个丹方和丹炉,还有一些炼丹材料。

  武器也可以继续强化了。

  炼器这方面,沈铭暂时不需要,凤凰长剑够锋利,也够用,至于建筑系统,这个沈铭要好好琢磨琢磨。

  也不知道长安城的别墅改造计划,现在咋样了。

  至于法阵,沈铭感觉,这个要求有些苛刻。

  “击杀万人能够修炼低级杀气法阵。”

  “击杀十万人将低级杀气法阵,升级为中级杀气法阵。”

  至于效果,战斗力大幅度提升。

  还有什么丹气法阵,儒气法阵,要求千奇百怪。

  “杀一万只鸡能够修炼低级鸡王法阵?”他奶奶的,当个鸭王也行啊,搞毛,鸡王!

  沈铭突然想到自己之前还得到了个杀鸡专业户的称号,对鸡类造成伤害提升10%,要是人杀多了,会不会也有称号?

  到时候对人形生物造成伤害增加10%那可是对战斗力的巨大化提升。

  想着想着,沈铭就睡着了。

  虚弱,疲倦,困意上头,沈铭鼾声连天。

  林涛推门进来,将饭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等沈铭醒来,要是不嫌凉,就直接吃了吧。

  整整两天的虚弱时间,沈铭除了睡觉,就是发呆。

  同时在心里对林涛破口大骂。

  “老子连根手指都动弹不了,你还放一桌子饭菜,在旁边馋我?你还是个人了!你看你办的是人事吗!”

  吐槽半天,越想越饿,肚子叫的咕噜咕噜的。

  “我都差点忘了,还有那个狗日的王县尉。”沈铭都不用动脑,就知道毗玼国来刺客这事和他脱不了干系。

  差点让沈铭在阴沟里翻船。

  沈铭也算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哪里能想到,秦淮的烽火关早已经成了毗玼国的关口。

  他想过,杀了毗玼国商人,可能会引来毗玼国的报复,但他一点不担心。

  让一个人进关都不容易,更何况那么多人。

  只可惜,这凡事还真讲究个万一。

  他现在自身实力应该已经暴露了,但冬的横空出现,又让事情回到了原点,那些狗官依旧对沈铭极为忌惮,而且,相比之下,这种恐惧感要更强烈。

  毕竟冬的实力,远比沈铭展露的更为恐怖。

  狗官们自身实力不行,所以只能在沈铭面前低声下气,因为打不过。

  然而当他们找到靠山后,又开始咋呼。

  不过沈铭给他们的阴影太大了,哪怕最后胜券在握的时候,也没敢出来露个脸,装个逼。

  “这就很舒服,狗屁英雄救美,美女救英雄才好看。”沈铭心猿意马,想着伤好了满城找冬去,万一能风花雪月呢?岂不快哉。

  两天时间,转瞬即逝。

  沈铭能行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扯着脖子给林涛骂了个狗血喷头。

  然后将桌子上的饭菜,席卷一空。

  那吃相,

  就差把盘子一起吞了下去。

  吃完,沈铭剔了剔牙齿,没着急进游戏。

  吊儿郎当的推开房门。

  今天,

  有人必须死!

  天王老子也拦不住他。

  沈铭晃晃荡荡的拎着凤凰长剑,神清气爽的走在大街上。

  面对凉城县众人的异样眼光,沈铭丝毫不觉得有哪里不妥,反正已经习以为常,你们嫌弃就嫌弃吧。

  小爷就喜欢看你们这种想咬我,又要不过我的样子。

  来呀,

  打我呀!

  沈铭竖起中指,扭着屁股走到王府大门前。

  卯足力气,一剑将镶金边的大门削了个粉碎。

  “王县尉,几日不见,别来无恙!”

  沈铭的出现,让在大堂里的王县尉冷汗直流,做贼心虚。

  那日,他一直躲在暗中观察。

  恨得牙根痒痒,沈铭实力原来也没有那么强,都他娘是装出来的,还真把他们唬的寸步难行。

  不过看到沈铭快挂了,他心情还是非常舒爽的。

  可谁知道,半路杀出个鲁智深,不对,大美女。

  居然将沈铭给救下了。

  而且那站在乘风境巅峰,且经过五行合一的毗玼国来使,居然连一个回合都没撑住。

  直接被钉死在虚空。

  这绝美女子的实力,让王县尉下的腿肚子发软。

  沈铭没死,他更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而且,平日里和他同气连枝的宋主簿和牛典使,最近也根本不来找他了。

  大难临头,各自飞。

  恨不得将关系撇的一清二楚。

  “那个,那个,我……”王县尉是说话都不利索。

  “小爷好像说过,你的门槛,太高了,早晚我要将他踏平,现在时间到了。”沈铭笑意盈盈,丝毫看不出来半分怒气。

  反而像是跟王县尉称兄道弟一样的语气。

  “不!不!不麻烦您了,我,我自己来!”王县尉略带哭腔的跑到门前,一脚一脚的踩下去。

  木屑横飞。

  这门槛用的木头,材质还真不错。

  王县尉好歹也算是个五行境,踢到自己汗流浃背,也没能将门槛踢的粉碎。

  此时王县尉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当初干嘛把门槛立的这么高。

  “王县尉,不劳烦你了。”

  “怎么,你那几个兄弟,没在?卖队友的速度倒是挺快。”

  沈铭上下打量着这位孤家寡人。

  “我,不,你不能杀我!绝对不能!杀了,我,你就要大祸临头!”王县尉怎能不清楚沈铭心中是怎么想的,略带哭腔的连蒙带唬。

  但是,沈铭从来不吃这一套,大祸临头?他现在是债多不压身,来一个也是,来两个也是来。

  慌什么?

  完全不慌。

  “想杀我的人,排队也要排个三五千里,轮不上你们。”

  “不如,你将凉城县的事情跟我说清楚,来买你的命,你看如何?”沈铭低下头,一脚踩下,又连踢几脚,彻底将门槛踏平。

  “我!”王县尉深吸一口气,刚要说什么,却突然睁大了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