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离阳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96 2019.06.10 19:26

  修整一夜,枣红马颇有灵性,自己从柳州城跑了回来。

  沈铭躺在马背上,嘴里嚼着狗尾巴草。

  活着离开抡州城才算松了口气。

  柳州,抡州两道开胃菜结束后,终于要到主食了。

  沈铭遥望远方,在那里有一座繁荣昌盛,人口众多的城池。

  离阳城。

  到那里,才真的算走进了这个庞大的世界。

  五行境修士多如草芥,乘风境修士在偏远的地方,能成为一方城主,可在离阳这个地方。

  只是街上的护卫长。

  沈铭对此,颇为向往。

  一连几日,长途跋涉在黄沙小路中,沈铭感觉这日子简直淡出个鸟。

  临行前倒是带了不少银票,不过这方圆十几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有钱也没地方花。

  渴饮山涧清泉,饿食野果裹腹,最开始沈铭还感觉这种悠哉的日子挺好的。

  时间一长,沾不到肉腥味,沈铭哪里受得了。

  有气无力的趴在马背上,哼哼唧唧,不想动弹。

  “这是哪啊。”沈铭遮住天上的太阳,走了不知道多久,也见不到个人。

  前方还有七条岔路,这下沈铭懵了。

  临行前,他就只知道,顺途一直走下去,就可以到离阳。

  谁曾想,居然还有岔路。

  有岔路也就算了,还特么是七条,连个路标都不给。

  “天杀的呦!小爷要吃肉!”

  沈铭矫情起来,就开始盘起了枣红马。

  弄得枣红马一愣一愣的。

  偶尔不满意的大几声,一人一马,颇为滑稽。

  “吼。”枣红马硕大的眸子盯住了其中一条路。

  沈铭见状,顺着枣红马的目光望过去。

  没一会,就从岔路里走来了一队商客。

  “有戏!”沈铭打了个响指,跨上枣红马跑过去。

  “那个,兄台,离阳走哪条路?”

  沈铭有些鲁莽,这商队的车马,在他到来的时候,明显有些受惊。

  马蹄高高扬起,掀起一阵尘灰。

  “护主!”

  在马车旁有位老者,白发苍苍,看配饰应该是管家。

  周围护卫实力也不俗,基本都是堰火境。

  沈铭好奇的望了眼马车的轿厢。

  粉粉嫩嫩的,这阵仗和行头,怕是个有头有脸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想到是个姑娘,沈铭就来了兴致。

  “姑娘莫怕,我就是问个路!”

  沈铭刚想自报家门,不过又觉得不合适。

  “哪来的臭叫花子,赶紧滚开!”护卫紧张兮兮的盯着沈铭。

  “哎呀,大哥,我就是问个路至于这么紧张吗!”

  沈铭挖了挖鼻子,那管家也许是不想多生事端。

  此时指了一条明路给他。

  “中间这条,直走,半天即可到达。”

  沈铭抱拳谢过管家。

  回头望了眼花轿,心中顿时酥软了。

  轿子中,探出半个小脑袋。

  肥嘟嘟,软乎乎的脸蛋,水润明亮的大眼睛,还有娇俏如琼珑的小鼻子。

  四目相对,这天下居然还有如此萌物!

  好歹沈公子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自然不可能太过失态。

  “姑娘,你可真漂亮。”沈铭跨坐在枣红马上,掉头转身,摆了摆了手。

  “谢谢……”几乎蚊子大小的声音传入沈铭的耳中。

  他轻笑了一下,有缘再见咯。

  “婀娜少女羞,岁月无忧愁。”沈铭佯装叹息,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够让萌妹子听到。

  她的小脸唰的就红了。

  明目张胆的耍流氓?可不是,文人的耍流氓叫高雅,能登入大堂。

  虽然沈铭不是文人,可当年的应试教育,没少逼迫他熟读各种古诗词,如今不用来泡妞可惜了。

  沈铭没有过多停留,入了老管家指向的那条羊肠小路,直奔离阳。

  “这个少年……”老管家陷入了思索。

  似乎,有了些兴趣。

  车队跟在沈铭后面,也走进了那条小路。

  “还真是,大……”

  沈铭站在城下,像没见过世面的山野村夫。

  仰望巍峨壮丽的城门。

  据说,离阳附属还有两州十县,沈铭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领略这边的风光。

  他决定先在离阳升到厚土境,再去其他地方。

  城门处共有三十二名士兵,站成两排,腰板挺得笔直。

  颇有威严,修为皆是堰火境。

  沈铭下了马,牵着缰绳走进城中,没有什么插曲。

  离阳城内,若有若无的飘来一阵酒香味,这种弥漫在大街小巷,若有若无的酒香味,让他十分熟悉。

  “啊?桃花酿!”沈铭的小鼻子嗅了嗅,立刻确定了酒的品种。

  这是那种没有稀释过的桃花酿,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

  沈铭牵扯了一下枣红马的缰绳,发现扯不动,回头看了一眼,这货居然特么醉了!

  “奶奶的,不要你了!”

  沈铭推开枣红马,自己闻着味向载有桃花酿的方向寻去。

  离阳大概有四个长安城那么大,街道两旁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还有不少商贩。

  在大声叫贩,有姑娘挑选胭脂,有少年拉着大人买风筝。

  一切,欣欣向荣。

  沈铭见了离阳后,才明白,长安城缺少了一股生气。

  那种,春雨过后,万物复苏的生气。

  “卖,糖葫芦!好大,好甜的糖葫芦咯!”

  沈铭拿出一些散碎的铜板,扔给了卖糖葫芦的山羊胡子老伯。

  酸酸甜甜,香醇可口。

  “好久没吃到了……”

  沈铭转悠在大街上,东瞅瞅,西悄悄,上窜下跳。

  什么火烧,肉夹馍,包子。

  反正带有肉腥味的都不放过。

  “嗝!”

  沈铭坐在街边的小吃摊,热乎乎的羊汤面下肚后,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

  枣红马已经被他象征性的遗忘了。

  “听说了吗,前几天柳州城被屠后,就在昨天,抡州城也被屠了。”

  沈铭身后有两个男人正在那里交头接耳的八卦。

  这条消息,像是九天惊雷一样砸落在沈铭的脑海中。

  “你说什么?”沈铭下意识的拉住那个男人的手臂,有些迫切的问道。

  “小兄弟,你有亲人在那边吗?”

  男人本因被抓住手臂有些不满,不过见到沈铭如此失态,想必是家在抡州。

  也就没计较这种事情。

  “冯女!”沈铭在心中嘶吼了一声。

  “谁做的知道吗?”沈铭虽然没报太大希望,不过还是心存侥幸,希望能够得到一些线索。

  不用说,肯定是冲他来的。

  为了他,屠了两座城,真是好大的手笔。

  “听说,是长安城沈家公子,沈铭所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