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离去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82 2019.06.04 11:47

  秦淮十年,惊蛰,桃花盛开之际。

  沈铭坐在房间中,身影修长,短短一年的时间,他似乎变了好多。

  从废柴纨绔少爷,迈入堰火期一层。

  [姓名:沈铭]

  [年龄:15](未成年人防沉迷保护,限制游戏时间2小时)

  [战斗力:25000]

  [等级:60](堰火境)

  [技能:拔剑出鞘、梯云纵、阳关三叠、半月、嗜血、移花接木等]

  [功法:九重阳关、玄金决、泗水决、灵木决、堰火决]

  沈铭退出了游戏,呢喃了一句。

  “也该走了。”

  背负行囊的少年走出沈府。

  其实沈铭心中还是有点慌的,离开家门后,他如果想进入游戏,就必须把本体藏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如果遇见什么突发事件,无法进入游戏中,可就是真刀真枪的搏斗。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危机也接踵而至,至少长安外,就有不下百人等待沈铭出城。

  “爹,娘,我走了。”沈铭回头大喊了一声。

  沈枭和洛凌没有露面,估计是舍不得这个讨喜又让人头疼的公子哥,怕见了面会哭。

  沈铭离去的消息一时间传遍了整个长安城,不知道多少人挂起红灯笼,张灯结彩,大摆筵席。

  甚至大把的花楼,不惜打对折庆祝。

  临行前,沈铭去找了二哈。

  哥俩也不说话,对视了几眼,二哈摇了摇头。

  沈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就走了。

  从沈府牵了一匹枣红马,性格温顺,方便驾驭。

  环绕长安城走了一圈,对于这个地方沈铭多少还是有些舍不得。

  这一走,也不知道要多少年。

  走到城门口,沈铭回头看了一眼悬在城头上的烈酒。

  “走咯!”沈铭牵起马绳,颠颠簸簸的顺延着黄土路离去。

  长安在北,北极之地。

  沈铭一路南下,隐藏在暗中的杀手早就蓄势待发,但为了保险起见,不得不一退在退。

  最终确定了,沈铭身旁无人跟随之时,终于出手。

  先是三个黑衣老怪从两侧树林中窜了出来。

  从宽大的袖袍中飞射出数十根银针。

  沈铭不徐不疾,手中是一柄雕刻凤凰纹路的银白色长剑,这可是沈家压箱底的宝贝,临行前沈枭放在了沈铭的卧房之中。

  凤凰长剑荡开银针,沈铭踏马而去,一剑抹杀三人后又飘然落座于马背。

  “他不是不能修炼吗?”

  暗中观察的人们,神色有些谨慎。

  “莫非,这些年从长安城中传来的消息都是假的?”

  “怕什么,双拳难敌四手,今天不杀他日后就更难了。”

  ……

  沈铭活生生从长安城外的古道,杀出了一条血路。

  这刺客的数量让沈铭叹为观止,鬼知道他老爹沈枭到底是惹了多少麻烦。

  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的杀手,更像是死侍一般,前赴后继,死在他的剑下。

  沈铭抬头望向远方,他要等的人,还没来。

  战久了,难免会有些疲倦,对手也越来越强。

  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持一根长棍,划出乾坤之势,沈铭下马与之一战。

  使用梯云纵飞身而去,长剑挽出一朵剑花,沈铭一剑贴合在老者手中的长棍,悄然用力。

  内劲爆发的那一刻,长棍折断,就在此时,周围有八人联袂而来。

  将沈铭围困于中心,九人成阵。

  “嗯……”沈铭神色凝重了几分,他感受到了危险。

  “詹台九魔,他们也来了。”

  “我们也上,到时候将沈铭的尸体瓜分,回去领赏。”

  刹那,数不清的草莽之徒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联手对抗沈铭,毕竟他的实力有些超乎众人的预期。

  沈铭沉住气,不停的在心中嘟囔。

  “小场面,不慌……”

  “沈铭!当年沈枭灭我家族,今日父债子偿!”

  “受死!”

  “还我妻儿命来!”

  刀光剑影,转瞬即至。

  沈铭左横右挡,规避攻击的同时进行反击,大地正在震颤。

  沈铭心中大惊,连忙望向四周。

  詹台九魔不知什么时候退离了人群,九个人,将在场的草莽包围。

  “他们这是要让所有人一起死?”沈铭大惊,看穿了詹台九魔的意图后,立刻做出应对。

  身体飘然而上,凌空踏去,一剑直奔九魔之一。

  “拦住他!”

  沈铭被身后的人拖住了步伐,眼看大地震颤越来越剧烈,不免有些恼怒。

  “一群傻叉。”

  “半月。”沈铭双眼微阖,举剑向天,转瞬间凤凰长剑上沾染一了抹银月之辉。

  “嗜血!”沈铭全身血气沸腾,睁开眼的刹那迸射出一股猩红之意。

  速度,力量大幅度飙升。

  形若游龙,穿梭于人群之中,鲜血肆意挥洒。

  也在此时,大地龟裂,从中射出数不清的水珠,砸在众人身上,直接就是一个血窟窿。

  “詹台九魔!你们……”有人话音尚未说完,迸射而出的水珠就将眉心射出一个血洞,当场毙命。

  沈铭也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水珠射穿肩胛。

  “死。”沈铭深吸一口气,锁定九魔之一。

  “移花接木!”刹那,两个人身形呼唤,其余八人眼底闪过一丝惊骇。

  沈铭出手,立刻带走三人性命。

  “阳关三叠!”沈铭气息绵长,再次解决三人。

  第二批人涌来,沈铭大感头疼。

  “到底有完没完。”

  沈铭低估了沈家的敌人数量,这是第几批他已经不知道了,实力强不强,都是次要的。

  关键是,人数太他妈多了。

  长安城向南五百里有一座县城,此时沈铭走了不过半程,身后倒下的尸体几乎铺满地面。

  却没有什么大人物出现,想必是沈枭早就清理好了。

  留下一些杂鱼来给沈铭磨剑。

  沈铭慵懒的趴在马背上,实在是提不起力气。

  杀了多少人他已经记不得了,只是接下来的路程恐怕会越来越困难。

  还有不少人在暗中不敢出手,毕竟所有想杀了沈铭的人都死了,而他还活着。

  虽然此时他的状态有些萎靡,但已经胆寒的杀手们,也不敢轻易尝试。

  沈铭呼吸均匀,天阶功法的好处就在于,内力更深厚,恢复更快。

  从练气期开始,沈铭的所有功法皆为天阶功法,一方面是沈铭在商城中用金叶子换取的。

  另一方面则是沈枭为他搭配的武技和功法,相辅相成。

  用最少的力气打出最多的伤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