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你真是好人呐!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126 2019.06.26 19:31

  “北皇做好部署后,准备与冯女私奔。”

  “可,他却不知。”

  说书先生语气渐渐低沉。

  “冯女,是九玄派下来的人。”

  “什么?”沈铭大惊,这冯女居然是九玄的人。

  “没错……”

  “当年,北皇之势,已有滔天之色,九玄为了避免自己绝对的统治地位,出现任何动摇。”

  “又不想与北皇正面抗争。”

  “这样会损伤惨重,况且,九玄内部在那个时候也没有那么和谐。”

  “于是,便下派冯女,精心设计,勾引北皇入套。”

  “同时部署秦皇,起兵造反。”

  “里应外合,最终兵不血刃,拿下北荒王朝。”

  沈铭倒吸了口冷气。

  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沈铭脑袋转的很快,怪不得史中记载了北荒之盛,可却被秦皇兵不血刃拿下全部城池。

  甚至将北皇逼到万军之前,举刀自刎,原来这一切都是九玄的局。

  他也突然想通了,为何能够轻易拿下北荒王朝的秦皇,在之后,碌碌无为,终日无所事事。

  说到底,不过是个傀儡皇帝。

  北皇,就是他的前车之鉴,树大招风,如果秦淮达到了北荒的层次,恐怕九玄的下一刀,就斩在他们身上了。

  并非他无能,只是他不敢。

  “不过,九玄也没想到。”

  “冯女居然心有不忍,将此事告诉了北皇。”

  “同样还告诉了北皇一个更为惨淡的事实。”

  “她,喜欢,沈枭……”

  “???”沈铭抬头眨了眨眼睛。

  “WTF?”

  这北皇也太惨了吧……

  “哪怕知晓这一切,心如死灰的北皇,却依旧选择了按部就班的走下去。”

  说书先生长吁了口气。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这就完了?你特喵!”沈铭要不是不能动,就差点掀桌子了。

  “好!”周围看官,哄堂大笑,拍手鼓掌。

  沈铭感觉有点不对劲,这有啥可鼓掌的?

  “刚刚他讲什么了?”

  沈铭连忙问向丫鬟。

  只见丫鬟俏脸一红,小声说了一句。

  “春宫秘史……”

  “……”沈铭满头黑线,合计这说书人,讲北荒的事,就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到。

  这应该算私聊吧。

  等沈铭回过神,说书先生已经不见了。

  显然,这是沈枭特意安排过来给他线索的。

  “唔。”沈铭沉思片刻,这事也许可以从北皇身上入手。

  “扶我回去。”沈铭当机立断,准备返回城主府翻阅关于北皇的资料。

  城主府内。

  “下一页……”沈铭慵懒的坐在椅子上,两名丫鬟为他翻阅。

  “嗯……下一页。”

  过了许久,沈铭有些累了。

  这书上的东西,大概与说书人讲的差不多。

  只是没有提到九玄。

  北皇最后的结局,盖棺定论,肯定是死了。

  众目睽睽之下,引刀自刎,这事没有别的版本。

  沈铭头疼,前朝的事,跟他有屁关系,北皇都死了又是谁秉承了他的意志?

  记载中,冯女并未与北皇孕有皇子。

  “北皇身边应该有贴身侍卫和亲信吧,帮我找找。”

  沈铭得将幕后黑手抓出来。

  不然这一直被追杀,骚扰,他寝食难安。

  “天师徐礼。”

  “大将军潘龙。”

  沈铭眼前一亮,在北皇死前。两人踪迹全无,以至于后面再无二人消息。

  秦淮二年,找到二人尸首,于天狼山抱病而亡,形如枯骨,蛆虫铺身,怨气久韵不散。

  确,其百死无生。

  “脑壳痛。”沈铭让丫鬟揉了揉太阳穴。

  好不容易找了点线索又断了。

  沈铭往后翻了一页。

  “北皇身有十二黑甲死侍,共北皇入葬。”

  嗯……

  当初秦皇安葬北皇,兴大墓。

  或许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在九玄压迫之下,升起的那么一丝同情吧。

  陪葬之人,共十二名。

  是平日里,北皇的贴身侍卫,在北皇自刎后,主动请缨赴死。

  “黑甲死侍。”

  “天师,大将军。”

  沈铭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身。

  “三只余九。”

  “死而复生。”

  “屠城。”

  “冯女。”

  “北皇未死!”沈铭语出惊人,着实将身旁的丫鬟吓了一跳。

  也许北皇死了,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只要灵魂还在,哪怕你换了一个身躯,你还是你。

  如果灵魂不再,身体不过是行尸走肉,你就不在是你。

  沈铭断言,当年北皇,定然没有死透。

  身躯已死,意志尚存。

  “让黄粱过来。”沈铭笃定北皇尚在人间,当年的大将军和天师也不见得死去了。

  冯女能活过来,残存自己的意识。

  北皇也有极大的可能,利用某种秘术,达到死而复生。

  况且,天师和大将军死的很蹊跷。

  黄粱匆匆走来。

  “北皇墓在何处?”

  沈铭的话让黄粱微微一愣。

  “离阳以南,平阳以北,五百公里处,坐落于飞煌山之内。”

  “沈公子可有疑惑?”

  沈铭犹豫片刻,抬头望向黄粱。

  “敢不敢,疯狂一次。”沈铭深吸一口气,他所行之事,有违天和。

  “此话怎讲?”黄粱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沈铭要干嘛,他实在想不透。

  “黄粱,你马上统领离阳城军队,即刻启程,前往飞煌山。”

  “挖地掘坟!”沈铭一番话,斩钉截铁。

  黄粱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

  “……”

  黄粱委屈的眨眨眼睛,沈大公子呦,你可真是难为死我了,可这话他还不敢说。

  “……行……吧……”黄粱咬咬牙,哪怕是前朝帝皇的墓,也不可轻易如此。

  不然,业障缠身,雷劫更盛。

  更何况,北皇墓还是由秦皇亲手埋葬。

  他黄粱若是真行此事,怕是出了个大风头,天下,人尽皆知。

  只是,定然要遗臭万年,死后被人挖坟掘墓,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入土为安,这是天道。

  挖坟掘墓,乃天下之大不讳。

  可如今,黄粱也没有办法。

  这个保姆,可不好当,虽说勾搭上了九玄这条大船,奈何沈公子形事诡异,不按常理出牌。

  “传令三军,城北集合!”

  黄粱也知道,犹豫没有用,不如痛痛快快,搏一把。

  沈铭也明白,若是他猜错了,怕是坑死黄粱了。

  看他这年纪,不大不小,也没个媳妇,若是此事传出,恐怕以后更没人愿意做他媳妇了。

  “我陪你一起去,任何事,我沈铭以一己之力承担。”

  沈铭的话,让黄粱内心百感交集。

  沈公子,真是好人呐,呜呜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