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官商勾结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66 2019.07.03 19:12

  沈铭眯着眼,这是进了一家黑店呀。

  前脚刚出门,后脚就死不认账。

  “若是没什么事,公子还是出去吧,看公子也不是差这三十两银子的人,何必在小店耍泼打赖,丢人……”

  掌柜的阴阳怪气的样子,让沈铭微微一笑。

  火气顿时削减三分。

  “掌柜的,你可看好,这些海岩当真不是从你柜子里出的货?”

  “呵,公子,若是你非要赖我卖假货,那有人证吗?”

  “还是这位公子觉得小的好欺负?”

  掌柜的话,根根带刺。

  沈铭这下彻底没了火气,原本阴沉着的脸,继而变的喜笑颜开。

  连掌柜的都是一愣。

  “掌柜的,你这门店里的海岩,本公子今天都要了。”

  沈铭嘴角挂着温和的笑意。

  “啥?”掌柜的满脸疑惑,没想出来沈铭这玩的是哪一出。

  “哦,对了,掌柜的,我要是耍你玩的,你会对我如何?”沈铭扯过一张椅子,坐在那,不慌不忙。

  闻言,掌柜的阴森森的说道:“你知道咱丰兴县尽头是什么吗?”

  “是,乱坟岗。”

  沈铭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五千两银票拍在桌子上。

  “这些,包下你的店,够不够!”沈铭突然的历喝将掌柜吓得不轻。

  随身携带五千两银票的人岂是寻常之人。

  立刻躬身,义正言辞的说道。

  “够!绝对够,别说包下店铺所有的海岩,就是包下小的也绰绰有余。”

  “呵呵。”沈铭的笑容夹杂着一丝难以言明的味道。

  “好,那我再加五千两。”说完,从怀中再次掏出银票拍在桌子上。

  “我连你一起要了。”

  “这,这位公子,我,我你看我这一把年纪,也不是如花似玉的小娘子,您要我干嘛。”

  掌柜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他着实猜不透沈铭的用意。

  一万两啊!

  那可是一万两白银啊!

  可,掌柜还真不敢轻易就拿了下来。

  沈铭扯过桌子上摆放的烛台,轻轻点燃。

  随后,写下一封信,放在了枣红马的背囊中,附耳轻言了几句。

  枣红马吭哧一声,转身跑没了踪影。

  沈铭又回到座椅上坐下。

  “愣着干嘛,把海岩打包。”沈铭漫不经心的话,让掌柜的犹豫了一下。

  他清楚这次可能坑到了铁板上。

  再三思索后,满脸谄笑。

  “请公子稍等片刻,小的一个人哪里忙的完,我这就去请帮手。”

  言罢,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嗯……”沈铭摇了摇头。

  “机会给过你了,若是不珍惜……”

  沈铭吁了一声。

  半晌,掌柜扯着大步走了回来。

  有意思的事,几名身穿官服的精壮汉子,跟了过来。

  看其装束,是县衙里的捕快。

  还有一人,比较惹眼。

  头顶乌纱帽,身穿红色长领官服。

  “呦,县太爷都来了。”沈铭打趣一声。

  不仅如此,门外也堵了不少人。

  将此处围个水泄不通。

  “不知这位公子,从哪里奔波而来,吃饭了吗?”

  县太爷语气温和。

  慈眉善目。

  沈铭咧嘴笑了笑。

  这人呐,喜欢一切都和和气气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撕破脸皮。

  你可以说这很虚伪,但这也是一种处世哲学,是老祖宗传下来,也是现在大家基本默认的游戏规则。

  可,沈铭却偏偏不喜欢遵守这个规则。

  “关你屁事?”一句话,将县太爷呛得够呛。

  “怪不得这丰兴县黑商遍地,吃人不吐骨头,你这个县太爷,怕是难辞其咎!”

  “每年都有人到官府报案,最后又无果而终,好一个县太爷。”

  沈铭讥笑一声。

  县太爷显然没有想到,沈铭说话根本就不留余地,也不装了。

  “我丰兴县,从来就不是给那些无权无势之人,准备的交易之地,我一个小小的县官,官职不大。”

  “但是我为什么敢这样,公子不用我明说吧。”

  “今日,要么留下银票,我保你安然无恙从此地离开,要么,人和银两,都得留下。”

  县太爷官不大,官威不小。

  沈铭当然懂他什么意思,通俗一点讲就是,我上面有大佬撑腰,管你是哪家公子,要么忍气吞声,留下钱财滚蛋,要么,街尾乱坟岗再多一具尸体。

  “官商勾结,优秀。”

  丰兴县,恐怕是上头某位大人的摇钱树。

  沈铭在来之前,将丰兴县详细调查过。

  作为南北交易的枢纽之一,总能碰到一些带来稀世珍宝的人。

  可这些人,绝大部分,都神秘消失了,一次两次还好,但是多次发生,却依旧没有朝廷命官问津此地。

  这可就不言而喻咯。

  “我觉得县太爷,此言有理。”沈铭拍了拍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张银票,在掌柜的面前晃了晃。

  “这钱,是给你的。”

  说完,居然将银票放在了他亲手点燃的蜡烛上,烧了起来。

  “这钱啊,等你到了下面,省着点花。”

  沈铭一句话,掌柜瞪大了眼睛。

  县太爷面色一窒。

  沈铭又拿出来一张。

  “我这人,没什么本事,败家子一个,平日里就喜欢给死人烧钱。”

  “我亲爱的县太爷呀,这张,是烧给你的。”

  “你!”县太爷表情复杂,似笑非笑。

  “没事,放心,我也是个商人,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等一下我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

  沈铭笑容开朗,心情极好的伸了个懒腰。

  县太爷久经官场,心中想的多。

  寻常人,多少会有一些恐惧吧?

  可这人,有恃无恐的样子,让他有点迷糊,他都已经搬出自己有后台。

  可沈铭还如此嚣张。

  莫非,他是圣上下派的钦差大臣?

  不对,城根那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那位大人的眼睛。

  若是真有钦差领命来此,他肯定会第一时间收到通知。

  想到这里,县太爷心中踏实多了。

  “既然你给脸不要,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杀了他。”

  天塌下来,有那位大人抗,他不怕。

  刀剑临胸。

  沈铭却不为所动,横刀阔斧。

  “怎么买个海岩,也能弄出这么多事端呢?”

  “本公子不去找麻烦也就算了,架不住麻烦总是找上本公子。”

  “县太爷,你不妨回头好好看看这丰兴县的风景吧。”

  “毕竟,最后一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