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令人安静到心慌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92 2019.07.15 14:07

  王县尉死了,沈铭还没回过神,他就死的不明不白。

  “还真以为能从这种狗官嘴里抠出来点什么。”沈铭叹了口气,很明显,王县尉被灭口了。

  都不用沈铭亲自动手。

  至于怎么死的,沈铭也没看到,反正刚要开口说出秘密,就咔嚓一下,挂掉了。

  接下来几天,凉城县异常安静。

  只不过,越是这种安静的状态,沈铭就心中越是没底。

  冬的出现,可能打乱了对方的部署。

  而他们,现在正在筹划,更加猛烈的进攻。

  现在应该是双方的中场休息时间,林涛这几日也是早出晚归,四处走访。

  可脸色不太好,应该是吃了瘪。

  “早就跟你说过,这凉城县的老百姓呐,跟这群狗官都是同气连枝,你何必自讨没趣呢。”沈铭摇摇头,不太理解林涛这种行为。

  不过提到凉城县的百姓,沈铭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

  这几天,他也没闲着,每天清理任务。

  现在已经62级了,距离乘风境,还有8级,做任务的时候,沈铭总是能够在这群百姓身上,察觉到异常。

  游戏任务,似乎,也都在将他往百姓们的身上引导。

  沈铭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这种欲语还休的感觉,让沈铭十分难受,好像哪里都有问题,又好像哪里都没有问题。

  “去你大爷的!”沈铭想不明白,就干脆把这事扔到一旁,简单的整理一下衣襟,就准备出门。

  “哎,哎,你干啥去。”林涛突然满面堆笑的从大堂上跳了出来。

  “关你屁事,我陶冶情操去。”沈铭翻了个白眼,今天的任务已经清完,他没啥事干,准备在凉城县溜达溜达,顺路找一下冬住在哪里。

  “哼,这你就不够兄弟了,是不是去找那天那个神仙姐姐,你得带上我,不能吃独食。”林涛揉了揉鼻子,沈铭总感觉这小子没安好心。

  “你以前见过她,离阳城,百花楼,春夏秋冬四位花魁里面的冬。”沈铭说完,林涛一拍脑门,好像有点印象,不过当时他心思没在妹子的身上。

  “我跟你讲,那可是我的妞,你可能不能跟兄弟抢女人,朋友妻不可欺。”沈铭揽过林涛的肩膀,两个人勾肩搭背。

  不论是远看还是近看,都有一种蛇鼠一窝的感觉。

  不是好东西!

  “我就是想单纯的感谢一下她的救命之恩。”林涛翻了个白眼,怎么沈铭把所有人都想的跟他似的。

  “你看我信吗!”

  沈铭和林涛两个人走在大街上,无一例外的遭受了数不清的白眼。

  两个人也无所谓。

  两个时辰,几乎将凉城县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冬住哪,沈铭就纳了闷,这是故意躲着他还是走了?

  “卧槽?”沈铭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要是冬走了,他没有大腿抱,岂不是要凉?

  妈耶!

  沈铭身体一颤,赶紧将这个恐怖的想法在脑海里摒除。

  因为没有找到冬,哥俩兴高采烈地来,垂头丧气的回到县衙。

  “你说,冬姑娘是不是走了呀。”

  沈铭听到林涛这句话,吓的连忙捂住他的嘴。

  “隔墙有耳!被别人知道她走了,咱俩还混不混了。”沈铭嫌弃的看了林涛一眼,就知道这货没有狐假虎威的经验。

  沈铭对此倒是轻车熟路。

  “冬姑娘可是小爷的童养媳,怎么可能走呢?”

  林涛刚想骂沈铭不要个B脸,结果话还没说出口,一杆散发寒气的长枪,直接插在了沈铭的面前。

  “卧槽!寒霜梅花枪!”

  沈铭顿时两腿一软,姑奶奶呦,我就在家吹个牛皮。

  他此时明白王县尉那时候的心情了。

  冬,居然从县衙的后堂走了出来,安静的拔出枪,又走了回去,只是轻轻地瞥了沈铭一眼。

  “活着不好吗?”

  冬嘴角渐渐上扬,拎着寒霜梅花枪就走回了后堂。

  “哈哈哈哈!”冬走后,林涛差点笑断气。

  沈铭摸了摸脸颊,缓解一下尴尬。

  “沈铭呀,活着不好吗?”林涛模仿冬的语气,嘲弄似的说道。

  “好你个林涛,我打不过她,还打不过你?”沈铭有些气急败坏,不过两个人谁也没想到,他们找了整个凉州城都没有找到的冬,居然早就悄无声息的入住在县衙内。

  也是,县衙后院那么多的房间,都无人居住,他俩心还大,发现不了也正常。

  反正,

  智商也就那样了。

  虽然被冬吓了那么一跳,不过沈铭这种死皮赖脸的人,知道冬就住在后院,肯定是安分不得。

  “林涛啊,时间不早了,俺先回去睡觉了,哈!”沈铭搔了搔头。

  林涛闻言一怔。

  “你可能有点猫饼,这才几点?”

  林涛回头的时候,沈铭早就没影了。

  “不在这……”沈铭嘟囔着,开始挨个屋子寻找,终于来到一扇门前,死活也推不开。

  “嘿嘿,就是这屋。”

  “那个冬姑娘,咱有话跟你说,快放我进去!”沈铭趴在门缝仔细瞅了两眼。

  半晌过后,

  房门自己打开了。

  沈铭捏手捏脚的走进去,果不其然,冬就在里面。

  然后,

  伴随三声杀猪般的嚎叫。

  沈铭嗖的从房间里飞了出来,趴在地上,生无可恋。

  “呜,我要找我爹投诉,你给我派的是什么保镖呐!谋杀亲……”话到嘴边,沈铭又咽了下去。

  反正冬没走,自己的安全就能得到保障。

  撩妹不急于一时,沈铭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来,像没事人一样走到冬的门前。

  “那个,你可要保护好我啊!”

  沈铭不要脸的喊了一句。

  无人回应。

  沈铭见怪不怪,反正从离阳来到凉城县这一路上,冬也没搭理过他,只有最后分别的时候,才说了一句话。

  要是白衣和冬站在一块。

  “我的妈耶!”沈铭想了想满身鸡皮疙瘩,估计她俩能冻死半个城的人。

  “不说话,不闷吗?”沈铭想不通。

  夜晚,沈铭坐在房梁上,数星星,这几天,安静的让人心里发慌。

  下一次,

  将会面对怎样的攻势?

  沈铭叹了口气,长路漫漫,任重道远。

  “刘安呐,本公子什么时候,才能把你尸骨取回来呢?”沈铭一直没有忘记,他想要做的事情,活下去,变强,取回刘安在西极剑冢的尸体。

  然后风风光光的下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