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丹师会所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74 2019.06.12 09:03

  “沈铭。”

  正常来讲,犯人上堂是应该跪下的,但沈铭没跪,也不可能跪,他目光平静的注视面前的知府,没有多说什么。

  王知府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没有细想。

  “所犯何事?”

  沈铭感觉这个王知府怎么磨磨唧唧的,心思谁都懂,非要兜着圈子装高雅。

  当下,毫不客气的说道。

  “要杀就杀,要判就判,别磨叽。”

  沈铭这一句话可谓是让王知府彻底下不来台了。

  好在没有什么平民百姓围在衙门门口看热闹。

  “大胆!跪下!”

  王知府嗓音抬高了几分,周围捕快一拥而上。

  “我问你个问题,是谁把抡州城的被沈家公子屠了的消息,传过来的。”

  沈铭不徐不疾,抬头凝视王知府。

  “?!”王知府此时才想起来,长安沈家的那位公子,不正是叫沈铭吗?

  难不成他就是?

  王知府立刻让手下全部退去。

  心中惊魂未定。

  他是真的沈铭吗?这点还有待考证,狐假虎威?也不是没有可能。

  从衣着打扮来看,台下之人怎么也不像世家公子。

  从处事态度来讲,又有点符合特征。

  “这……”王知府犯了难,若真是沈家的那位公子,他该怎么办。

  “知府大人,小人建议……”

  捕头贴在王知府耳边说了几句,两人商榷片刻,一拍即合。

  “可否叫你家大人过来。”王知府重新坐回椅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忙,没空。”

  沈铭只想知道,说他屠了抡州的消息是谁带过来的。

  “好大的威风!”

  “居然敢冒充长安城沈家公子,当街杀人,败坏沈家名声,其心可诛!”

  王知府这顶帽子,实打实的扣在了沈铭的头上。

  回去上报朝廷,屠城凶手已经被他亲手拿下,这可是大功,升官加爵指日可待。

  哪怕他真是沈家公子,到时候沈家追问起来,他也有理由解释。

  朝廷一定会保护他,站在这边。

  王知府很满意,似乎是两全之法,有利无弊。

  “来人,拿下!押送监牢,严加看管。”

  “明日午时,问斩!”

  王知府一声令下,沈铭没有反抗,跟随这群捕快走了。

  反正他随时可以离开,去体验一下监牢的风土人情也不是不行。

  “知府大人,为何不立即问斩?”

  捕头不解。

  “给沈家一天的时间来救人,若是无人来,就说明他是假的。”

  “屠城的帽子一样扣给他,这样既帮了沈家洗脱沈公子的嫌疑,买了一个人情,又能够在朝廷那收获颇丰,何乐不为。”

  老官僚心中自有打算,为人精明的很。

  对于一个亲弟弟死了,都能当成政绩的人,可没表象上那么简单。

  “另外,你去查一下,是谁把沈铭屠城的消息传出来的。”

  保险起见,他倒是准备的很全面。

  监牢之内,阴暗潮湿。

  只有稀薄的阳光从狭窄的窗口洒下。

  如同影视剧中一般,蚊虫鼠蚁横窜。

  牢房中,倒是没有几个客人。

  沈铭的到来,让那些人抬头看了一眼。

  “好久没来新人了……”

  黑暗中,有人声音沙哑的笑道。

  “来了,就别走了,走了就不说再见,这是监牢内的规矩,小屁孩懂点事,哈哈!”

  一个满脸络腮胡的豪爽大汉趴在牢房中的栏杆上,手铐脚链,十分齐全。

  似乎那手铐脚链还与别人的有所不同。

  沈铭倒是长了见识,反正他就想问问,屠城之事出自谁口,顺便欣赏一下监牢内的风土人情。

  他被安置到了一个单间。

  “呦霍,这么小的娃娃。”

  “犯了杀事?”

  有人伸出一只手吆喝一声。

  “杀人。”

  沈铭第一次来,还比较新奇,到处摸来摸去。

  “杀人?就你还杀人?杀鸡还差不多吧,哈哈哈。”

  这么一群淡出鸟的汉子们,可能是太过无聊,与沈铭聊东聊西。

  “杀了知府的弟弟而已。”

  沈铭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无比刻意的装了个逼。

  “卧槽?真的假的?”

  有人附和一声,这么个孩子能干啥。

  沈铭闲来无事,捋了捋任务。

  接下来先去丹师会所看一看,然后跑个商。

  时间就差不多了。

  想到这,沈铭知道差不多该走了。

  “哥几个,再见了您嘞!”

  沈铭伸了个懒腰,退出游戏,凭空消失。

  “???”

  留下监牢中满脸惊愕的众人。

  “卧槽,带带我!”

  沈铭出现在房间中,现在床上歇了一会。

  想要退出游戏,必须在脱战状态,且意志力集中的时候。

  像上一次,被怨念缠身,意志力无法集中下达指令,也就没有办法退出游戏,只能依靠死亡以后的重生才行。

  小憩一会,沈铭精神抖擞,登入游戏后离开了客栈。

  丹师会所,沈铭在里面转了转,两侧是售卖丹药的丹师,有人卖丹方,丹炉还有原材料等东西。

  也有许多不是丹师的人在那里采购丹药,人来人往,不过却没有菜市场的喧嚣。

  自觉的遵守秩序,讨论声音很小。

  沈铭见什么都新鲜,倒是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丹师之间是很讲究的,从服装到发饰都有一套成熟的系统。

  可以理解为校服。

  黄边的锦袍是初级丹师,镶蓝边的是中级丹师,至于白边也是身份颇为尊崇的高级丹师。

  哪怕来购买丹药的人,也是锦衣华服,身上配饰华丽。

  没钱,这玩意也烧不起。

  服装由丹会经过考核后配发。

  沈铭灰头土脸身上还带点鲜血的模样,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但丹师大多数性格儒雅,也没有太多便是。

  反而好奇的望向这个年纪不大的孩子。

  沈铭转了几圈,瞅见一个差不多的丹炉,连忙跑过去询问价格。

  “那个,老爷爷,这个丹炉怎么卖。”

  沈铭的声音稍稍有些大了。

  本就引人注目,此时更是将众人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

  “哎呦?小友会炼丹?”

  老头笑吟吟的看着沈铭,慈祥的目光,像是看自己孙子一样。

  会不会?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说会吧,也会,说不会吧,他也没试过。

  “应该,可能,大概会吧?”

  沈铭摸了摸鼻子,这么多大师在这,他可不敢口出狂言。

  “有趣,一千两,不讲价。”老头拍了拍大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