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王权朝的信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103 2019.07.14 14:34

  沈铭闻言,哼哼哼个不停。

  快读,别卖关子。

  “行行行,正好我也没看呢。”林涛翘起二郎腿,这还是沈铭教他的,反正感觉挺得劲。

  “沈兄……”

  我被人从军营赶了出来,但老子不服,凭什么?

  入伍至今,大大小小数十场战役,哪一次不是老子冲在最前面。

  舍生忘死!

  平定边关,我杀了敌军八百,尽数退敌。

  征服咸南,我领百名士兵,夜袭王营,生擒咸王。

  耀阳道,我出以奇兵,兵不血刃俘虏敌军三千,可凭什么,他镇安大将军,躲在兵营之中,苟且偷生!

  我不甘!

  又凭什么,要将我赶出军营!

  我原以为,只要努力,就能得到回报,可我没想到,那个空降下来的京城子弟,毫无作为,却压在我的头上,对我呼来喝去。

  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

  朝中无人莫做官。

  亦不分文武。

  今日,我离开军营之时,犹如丧家之犬。

  跟我出生入死的弟兄,转眼对别人谄笑献媚,有这样的军队,秦淮将亡!

  今日,我王权朝受到的委屈,早晚,我要踩在那个狗屎将军的头上,我要告诉他,并非是你这个小小的镇安军容不下我王权朝,而是你没有资格,接纳我!

  我已经离开军营,另投他处,早晚有一天,我会让天下听到我的名字。

  沈兄,若有意,来湛北寻我,届时我们兄弟齐心,定能呼风唤雨,文不能安定天下,我愿以武平定乱世。

  “没了。”林涛摊了摊手,将信纸放在一旁。

  “我们四个兄弟,相识这么久,彼此都了解对方的性子。”

  “权朝若不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他一定不会发了这封信,要不,你先去湛北找他,帮他一把?”

  林涛叹了口气。

  沈铭没有说话,也说不出来。

  只是始终愁眉不展。

  林涛说得对,他们都知晓王权朝的性格,只是,沈铭现在无法抽身。

  若他离开,林涛定然身处险地,稍有不慎,就是九死无生。

  他不能走。

  但,沈铭心中同样挂念王权朝。

  他性格太过极端,钻死牛犄角,同时沈铭也悲哀这个世道,认不清真相,可是,天下皆如此,白的人,反倒黑了。

  这是大势所趋,不是某一个人,就能够改变的。

  秦淮将亡,

  沈铭觉得,这句话并非危言耸听。

  可他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见过秦皇一面。

  这个人,

  笑里藏刀,

  心思缜密,十分危险。

  不像是昏君。

  想要解决凉州城,并非是一时之事,其中牵连重大,林涛一个人,不行。

  哪怕他沈铭在,也不见得,就能够将这趟浑水变得天朗水清。

  总之,

  尽力而行。

  等林涛这边事了,他第一时间去寻王权朝。

  “哼哼。”沈铭示意林涛给王权朝回信一封,示意权朝别着急,这边有要事在身,等解决完,第一时间过去找他。

  至于其他的,沈铭相信林涛知道该怎么说。

  沈铭唯一担心的就是,王权朝这一次受挫,会不会沉入低谷,自暴自弃。

  林涛离开了房间,留下沈铭一个人。

  有些话,沈铭不知道该怎么说,王权朝的野心太大,心中有比林涛还要大的抱负,那日在长安,王权朝与沈铭在鸳鸯楼的一席话,可谓是让沈铭记忆犹新。

  那天,风雪长安城。

  半壶温酒,半盏蝉香。

  “沈铭,我七岁那一年,就开始杀人,我爹跟我说,儿子,干的很好。”

  “我不信任何人,这世界上聪明的人,都太狡猾,但我唯独信你,沈铭!今日我王权朝离开长安,他日归来之时,定让天下共主。”

  “沈铭!早晚有一天,这天下,他姓王,也姓沈!”

  王权朝的话,让沈铭历历在目。

  那一段时间,不停地回荡在脑海之中,王权朝,如果能够参军入伍,南征北战,以其性格,定然能够成就一方宏图霸业。

  可若是他,走上了邪道。

  也能让人闻风丧胆,甚至夜不能寐。

  他有能力,有担当,更有实力。

  两岁练气,五岁入五行境,九岁五行合一,十岁入乘风境,十五岁半步惊雷,离开长安。

  沈铭那时候,不会修炼,不懂这意味着什么。

  等到他走到修炼这一途当中,他才明白,王权朝,赫然是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妖孽,更何况他的背后,还是九玄之一的王家在支撑。

  从功法到武技,皆是极品。

  他会选择,走一条怎样的路?

  因为兄弟情深,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沈铭无论是对薛青,林涛还是王权朝,都当成亲人一样看待,自然不希望他们过得痛苦,过得不好。

  “权朝呐,你可千万不要误入歧途。”

  沈铭在心中感叹一句。

  他同时也相信自己兄弟,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王权朝戾气太重,什么事都要靠杀人解决,林涛呢,又太过慈悲,从小连杀鸡都不敢看,两个人的性格要是能综合一下就好了。

  世间安得双全法,没有那么两全其美的事情。

  沈铭又想当眼前这些事,这么久了,也没能静下心来,好好琢磨琢磨。

  正好,趁着养伤,他能好好思索一下。

  将心绪沉淀。

  北皇,冯女,还有十二死侍,已经好久没有显露踪迹。

  从离阳城到凉城县,都是那位不知名的大人,在布局一切,如果不挖出那位大人,就没有办法逼北皇现身。

  可能北皇也知道,自己已经被九玄盯上,自己也在做其他的部署。

  当今之计,只有摆平凉城县,才能挖出那位大人。

  说实话,沈铭都不想管这个烂摊子了,都不如拉着林涛,却找王权朝有意思。

  这么个弹丸之地,破事贼多。

  可他娘的,在他身边,不知道藏在哪的,看不见,摸不着的怨鬼逼迫他和北皇斗争到底,要是他想罢工,恐怕小命就没了。

  还有冬的身份。

  从一开始沈铭就觉得蹊跷,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顺路同行。

  目的凉城县?

  今天冬来救他,沈铭确实感到意外,若是冬不是他的仇家,那就自己家的人。

  还有在离阳城的说书先生,算命先生。

  和在凉城县短暂现身的戏子。

  这些人,大概都是沈枭扔出来,帮他一把的吧。

  不然怎么可能每次,到关键时刻,都会出现这种怪人,助他一臂之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