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震石男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100 2019.07.05 21:28

  压抑的黑暗中,突然出现的光亮,让沈铭措手不及。

  原本追逐在沈铭背后的饿狗,却没了声响。

  如果有的选择,沈铭还是希望被饿狗分食比较好,因为他发现,自己面前的光亮,居然是来源于人的眼睛。

  近在咫尺的距离,沈铭能够感受到,从他面前传来的冰冷。

  毛骨悚然的感觉弥漫全身。

  “大,大哥,打扰了!”沈铭心虚的笑了一下,转身要走。

  他可没有那么多的好奇心。

  冰冷的手臂,扼住了他的手腕。

  沈铭停下脚步,

  不由自主的转过身。

  他只能看到一双眼睛。

  “光明,只是短暂的瞬间,黑暗才是永恒……留下来,当黑暗世界的王……”

  浅声细语,游离耳畔。

  沈铭连连摇头。

  他才不想在这种鸟不拉屎,没有妹子的地方称王称霸。

  “你,是谁?”沈铭警惕的退后半步,正考虑要不要自杀,逃离这个鬼地方。

  在游戏里他虽然不会死,

  可是这特喵,也太吓人了吧。

  “我……”他的声音突然尖锐,用力的将沈铭扯过去,这时候,沈铭才感受到,原来自己身前,是一个囚笼。

  这个神秘的男人被关在了笼子里。

  只能伸出手,顿感欣慰。

  不过手腕被人扼住,始终不能进行平等谈判,吃亏可不是他的性格。

  “你先等会,咱俩坐下说。”

  没成想,这眼睛跟电灯泡似的男人,居然乖乖的松开了手。

  反正他在笼子里也出不来,沈铭干脆就坐下来,有这个男人在,饿狗就不敢靠近。

  保持安全距离,男人的手抓不到他,这样安全多了。

  “前面还有路吗?”沈铭小声问道。

  “路在上面。”

  男人的声音时高时低,四个字,八个调。

  “那,你是……”想到刚刚问男人是谁的时候,他的反应让沈铭连忙打住了想要问下去的欲望。

  “我?我是失败的试验品。”

  男人这时候,应该在摇头吧,沈铭在心里想着。

  “谁把你关在这的?“

  沈铭尽可能让语气平缓一些,不至于激怒他。

  “北皇。”

  “什么!”沈铭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联想到之前几个黑衣人,还有男人口中的试验品,连声问道。

  “你是北皇手下十二死侍之一?”

  他没有回答,沈铭却听到了铁笼摩擦地面的声音,显然此时男人情绪极为不稳定,想到了任务,沈铭咬牙继续问道。

  “这里是哪,什么试验!”

  安静,

  黑暗中的光芒消失。

  他应该闭上了眼睛吧,过了好一会,光芒再度出现。

  “这里是离阳城下方,至于试验,呵呵,把血肉剥离,注入震石。”男人的声音沙哑,情绪稳定了不少。

  “震石?那种会反弹伤害的石头?”沈铭眉头紧锁,难以想象,活剥生人血肉,将其替换为石头,若真的让北皇做出来了,恐怕将是人间凶器!

  “为了北皇,我做什么都行。”声音仿佛就萦绕在沈铭耳边。

  “北皇那么对你,你还为了他?”沈铭撇了撇嘴,这是有受虐倾向还是怎么的。

  “这个世界从来没对任何人温柔过,如此痛苦,又算什么。”

  “北皇为啥将你囚禁在这里?”沈铭再次问道。

  “因为放我出去,将是一场灾难。”他笑了,铁笼剧烈颤抖,好像他要从笼子里爬出来一样,吓得沈铭慌忙向后挪了挪。

  “你们以为这里能够困住我吗!都要死,所有人都要死!”疯狂的锤击声,野兽般的嘶吼声。

  沈铭终于明白,为啥北皇不把这货放出去了。

  这东西,发起疯来,简直六亲不认。

  “当我坠入地狱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一直拖起我灵魂的,是黑暗……”

  “我要让,这世界上,所有活在光明之下的生物全部灭亡!”

  男人咆哮着。

  沈铭感觉,自己面前是一个重度中二病患者,没忍住秃噜出一句话。

  “你脑子瓦特了?”

  “杀了我!”

  “快,杀了我!”男人声音颤抖。

  沈铭正有此意,任务还没有完成,副本也没有通关,时间却没有多少了。

  拿不到奖励岂不是血亏。

  凤凰长剑出鞘,沈铭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加持半月这个Buff,明明之前打骷髅怪的时候,还能够使用,或许,是因为这里才是真正的,抹去一切颜色光亮的黑暗世界吧。

  沈铭没在这个上面纠结,嗜血Buff开启。

  男人被困在笼子里不能对他造成多大威胁,趁你病,要你命。

  凤凰长剑被强化之后,远远比之前要更具有杀伤力。

  厚重的震石石门,都能让他三剑破碎。

  更何况面前被豢养在笼子里的震石男,这是沈铭给他起的名字,一如之前的铠甲勇士,铠甲人一般。

  他看不见男人的身体,只能凭借男人眼睛的位置,进行攻击。

  阳关三叠全力打出,铿锵声传出,火花四溢。

  第三剑,斩落。

  沈铭却突然大惊失色,他被套路了!

  能够囚禁震石男的笼子,岂是寻常材料,刚刚那三剑,莫不是……帮他打碎了笼子?

  “嘿,嘿,嘿。”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传入耳中。

  “我不是说过嘛,你们,是困不住我的……”

  “快走!”

  “所有人都要死!”

  “快,快跑!”

  同一个身体,传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仿若有两个灵魂,在相互牵制。

  震石男时而正常,时而疯狂。

  沈铭感受到大地在震颤。

  “快,我压制不住了!”震石男惨叫一声,另一个声音再次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

  “凭什么,害我下地狱的人,却活在人间!”

  “请接收地狱至高无上的诚意,那就是无尽的深渊,让我聆听你的哀嚎吧!”

  震石男此时,就好像从地狱里攀爬而出的恶鬼,语气森然。

  沈铭看不到他的模样,

  只是脑海里没理由的浮现出一只丑陋无比,鲜血淋漓,面容扭曲的怪物,正在向他扑来。

  在震石男体内的那个残存的灵魂,终于拜倒在邪恶之下。

  沈铭没有跑。

  他死不掉,真正让他感到惶恐不安的,也不是面前这个中二,疯狂的震石男。

  而是无边的黑暗,没有半点光明可言的深渊。

  “阳关三叠!”沈铭拔剑怒喝,凤凰长剑能够击碎震石,这是他唯一能够与震石男抗衡的手段,就算拼死,他也要把副本推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