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马大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104 2019.06.27 12:51

  六千人军队在城北集结。

  清一色乘风境。

  “左翼骁骑尉,马三,率两千骁骑兵集结完毕!”

  “右翼军剑尉,马二,率两千军剑兵集结完毕!”

  “中前冲锋尉,马大,率两千冲锋兵集结完毕,请统领大人批示!”

  没想到,这黄粱不仅手握政权,还是个统领,掌握兵权。

  马二,马三沈铭都见过。

  马大他还是第一次见,皮肤黝黑,肌肉发达,小眼睛,国字脸,看上去就很敦厚。

  不过眼中闪烁的光芒,与他这个大公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闷骚货啊!”沈铭乐了。

  可能是臭味相投,两人一下就看对了眼。

  “这位就是沈大公子吧,在下马大,愿为沈公子鞍前马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马大这脸和嘴极不匹配。

  明明是一副刚正不阿,铁面判官的模样。

  却偏偏油嘴滑舌,左右逢源,处事老道。

  沈铭还就喜欢这样的。

  想必这一路不会太无聊。

  黄粱领军,如此声势浩荡,定然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沈铭有气无力的趴在枣红马上,被千军围在中心。

  万一半路出现意外,这位大公子掉了根毛发恐怕都是大灾难。

  当然,这也只是他们心中想的。

  沈铭可没那么矫情,虽说出身富贵。

  可两世为人,上辈子在底层摸爬滚打,碌碌无为,空有满腔热血,无处安放。

  这使他对普通人更为亲近,性子也随和,没有架子。

  走了一个时辰,沈铭与周围的人也渐渐熟络,似乎,沈公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挺好的……

  春末,天气炎热,沈铭喘着粗气。

  四名随身丫鬟为他扇扇子,缓解一下。

  行军缓慢,沈铭有些不太适应。

  “马一二三,咱们先往前快走点?”沈铭询问一句,也不想填什么麻烦。

  “嗯……好!”

  马大想想,应该没什么问题,有他们三人在,哪怕惊雷境,也可一战。

  更何况这次有黄粱跟随,问题不大,只是不要离部队太远就好。

  四个丫鬟和三个保镖将沈铭围在中间。

  马大走在最前面,马二马三一左一右,双眸犀利,这是一片黄土平原,人迹罕见。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还好这几个丫鬟心思细腻,临行前为沈公子准备了不少食物,水果还有上好的佳酿,应有尽有。

  “你说,你们这名字,取得怎么跟闹着玩似的?”

  沈铭大概了解到,这马一二三,是三兄弟,从小就天赋不错,三人同心,其利断金。

  原本是一群草莽豪杰,后来被黄粱看中,招安。

  这么久过去,身上草莽之气还是若有若无的显露。

  “沈公子有所不知,咱出身乡下,取名向来随意,孩子一多,就直接编上号。”

  “像我们朝明村,有人叫大黄,有人叫老黑,还有人叫大娃,葫芦。”

  “我们哥三,名字好歹还像个人。”

  沈铭听闻此言,扑哧一笑。

  “沈公子,咱离阳城咋样。”马大眼珠一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挺好,姑娘好啊,姑娘好。”

  说来也巧,马大一开口,沈铭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百花楼和桃花楼,不知沈公子去了哪个?”马大两眼泛光。

  “桃花楼还没去,不过百花楼的头牌姑娘,春夏秋冬,是真的漂亮,有感觉。”

  马大和沈铭凑到一块,听的津津有味。

  “哎,咱这也没去过,军事繁重,如今听沈公子讲了这么多,可算大开眼界。”

  马大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唉声叹气。

  “等回去,我去桃花楼给你们讨上几壶桃花酿,解解馋,至于姑娘……”

  沈铭贼眉鼠眼的左顾右盼了一下。

  “花魁可都是小爷的,不能跟我抢,其他姑娘随意,嘿嘿嘿。”

  “好好好!”马大兴奋极了,马二马三不好女色,却对酒,情有独钟。

  “咱们这是干啥去?”憋了好久,马二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黄粱也没说要干嘛,他们也不敢问。

  “挖坟。”

  沈铭随口一说。

  “啥?谁的坟?”众人大惊。

  “前朝皇帝。”沈铭语气平淡,结果一句话将马大从马背上惊的摔了下去。

  “前……前……”马二也是哆哆嗦嗦的不成样子。

  “太疯狂了……”丫鬟惊叹一句。

  “还行吧,就砸……挖开看看,咱也不盗墓,怕什么。”

  “小爷罩着,莫慌。”沈铭大大咧咧。

  马三摇摇头,沈铭这根本就不知道,这事情若是传出去,会引发多大的波澜。

  没入土前,你就算将尸体挫骨扬灰,也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入土为安,谁也不想自己死后也不得安生。

  寻常坟墓也就算了,偏偏还是前朝皇帝的坟墓。

  尤其还是当朝皇帝,亲自修建。

  沈铭摸了摸下巴。

  提到此事,他有个疑惑。

  为什么秦皇要为北皇修大墓,沈铭不懂其中的门道,也许是为名?安抚天下,体现自己明君善政?

  能坐上那个位置的都不傻,听说各地暴动,有反叛军暗中勾当。

  南地连年干旱,颗粒无收,百姓民不聊生,新皇躲在帝都,不理朝政。

  老秦皇重病卧床。

  是否又有九玄的影子。

  沈铭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身为九玄之一,沈家的大公子。

  虽说平日里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但毕竟身处那个高度。

  看待问题也不一般。

  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就一定要挖开北皇墓,证明他的猜测。

  如果他所想是对的,那么事情就有意思了。

  临至傍晚,也不过才行了二百公里,不出意外,今晚将在前面五十公里处安营扎寨。

  五百公里的路程走了一半。

  毕竟都不是凡人,速度快也正常,若是黄粱全速行进,五百公里不过是两个时辰的事。

  沈铭等人一马当先,走在前方欣赏风景,实际上一堆黄土也没什么好看的。

  “红红啊,你能不能稳当点走着,本公子屁股都要散架了,你瞅瞅别的马,再瞅瞅自己,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

  沈铭不由得叹了口气。

  枣红马不乐意了,两蹄朝天,险些把沈铭摔了下去。

  若非沈铭有伤在身,动弹不得,早就一巴掌拍了过去,偏偏现在拿枣红马一点办法都没有。

  “站住。”

  阵阵黄沙吹过,前方出现了一队马贼!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