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发榜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69 2019.06.25 19:52

  马二手持凤凰长剑,原本在沈铭手中还算巨大的剑,在马二手中,却如同玩具一般。

  长期军旅杀伐,体格又如同蛮牛一般健硕,气息独特。

  然,铠甲人似乎也拥有与马二同样的气质,武力更胜一筹。

  “这,生前,怕也是个体面人。”

  沈铭嘀咕了一句。

  马三,马二左右夹击。

  长枪横扫范围极大,一时间也无可奈何。

  马二一直在抓时机。

  在铠甲人攻击停止的间隔,马二持剑斩下。

  不曾想,铠甲人一记回马枪,击打在剑背。

  这铠甲人似乎不知疲倦,马二和马三却累的不行。

  沈铭犹豫片刻,铠甲人的攻击目标应该是他,实在不行,就自己当诱饵。

  “你不是要砍老子吗!”

  “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沈铭朝着铠甲人竖起中指。

  铠甲人没有脑子,自然没有反应。

  但是他胯下的铠甲马,却不乐意了,吭哧一声,带着铠甲人直奔沈铭而来。

  “卧槽!”沈铭双手抱头,怂的不行,护卫将沈铭围在中心。

  马二立刻知晓沈铭的意思,此时铠甲人将全部攻击锁定在沈铭身上。

  后背放给了马二。

  “你他喵,这一剑要是捅不死他,小爷就玩完了!”

  沈铭急得大吼大叫,力气也恢复了几分。

  生死攸关,怪不得他怂。

  马二也知道任务艰巨,马三为了给马二创造更好的时机,顾不得其他的。

  不惜以身犯险,三步飞到铠甲人头顶,手掌上围绕着一团,土黄色的光芒。

  一掌落在铠甲人头顶,土黄色结晶刹那破碎,整只胳膊被铠甲的反震之力爆成一团血雾。

  到底是硬汉子,一声不响。

  他的动作让铠甲人停滞片刻,马二持剑,势如奔雷。

  双臂作弓。

  目标锁定,爆射而出。

  凤凰长剑在铠甲之上,火花四溢。

  “能不能行……”

  沈铭目不转睛,要是不行,那就凉了,应该能行吧……

  铠甲人冲至身前,护卫前仆后继,一拥而上,誓死守卫沈铭。

  这一枪,能将众人穿个通透吧大概。

  沈铭此时也不紧张。

  尽人事听天命,枣红马事不关己的趴在一旁。

  伴随一阵悦耳的铿鸣声,凤凰长剑最终,破碎铠甲,穿透了铠甲人的身体。

  一击毙命。

  沈铭虎口脱险,此时,离阳城主姗姗来迟。

  “沈公子!恕在下来迟!”黄粱刚飞进来,就看到这般光景。

  好在沈铭没事。

  “行了,滚一边去吧,哪次都来迟,你是不是故意的!”

  “要是靠你,小爷早死了。”沈铭吐槽几句,倒也并未真的放在心上。

  “送他们下去疗伤。”

  沈铭说完,发现自己还不是不能行动。

  “等等,还有我……”

  大堂。

  沈铭被婢女服侍着咀嚼食物,生活自在。

  黄粱将事情与沈铭详细说一遍,大概就是,他追踪到了冯女的踪迹,在七仙山之中。

  然后就去了,不曾想到了才发现是个骗局,调虎离山之计。

  被拖延半天才赶回来。

  “是不是傻。”沈铭白了一眼,这城主一点不称职。

  被送回房间后,沈铭进入了游戏之中,结果发现,游戏里他也不能动。

  也就是说,现实的伤势直接反馈在游戏内,游戏内的伤势在他退回到现实之后,会立刻消除。

  不能动,也就没有登录的意义了。

  倒是每日大事件那里,多出来一个红点。

  沈铭好奇的进去看了一眼。

  “今天发榜了吗?不知道林涛会不会上榜。”

  发榜时间是正午十二点,现在是午夜,他倒是不急。

  退出游戏后,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第二天醒来,沈铭不仅情况没有好转,甚至更疼了。

  “奶奶的,什么情况!”

  沈铭在房间内嚷嚷几句,立刻进来两名婢女,在沈铭的要求下,搀扶他走到大堂。

  “黄粱,你说我这后遗症咋这么大。”沈铭怎么也没想到,强行嗜血会有这么长的虚弱期。

  黄粱摸了摸沈铭的脉搏。

  “沈公子无须担心,您应该是在虚弱的时候遭受过重击,导致内脏破损,现在您所修功法正在为你治疗内伤,所以虚弱期会相对长一些。”

  黄粱眼中有一丝羡慕,五行境对应五脏,能修复内脏,唯有天阶及以上功法。

  换成寻常功法,恐怕早就死了。

  不死也会烙下终生后遗症。

  沈铭这边,就只是虚弱一下,仅此而已。

  嗜血还是天阶Buff功法,Debuff状态,会远比其他功法更甚,因为加成更高。

  综合来讲,天阶功法的好处,正在逐渐显露峥嵘。

  黄粱叹了口气,羡慕不来啊。

  当初玩命换了一本天阶功法,已经够他凌驾于同境强者之上,可沈公子,一身天阶功法,人比人气死人。

  “哼哼。”

  沈铭吭叽两声,没有多说什么。

  区区天阶功法而已,他的目标可是仙阶功法。

  不过金叶子的需求量,简直令人发指。

  正午,离阳城炮火齐鸣,张灯结彩。

  城主黄粱,盛装出席。

  沈铭被丫鬟搀扶在人群中,安静等待贴榜之时。

  本来他是能够直接从黄粱那里知道榜单的。

  但这样就少了一份乐趣。

  要的就是这种期待感,虽说他没有去参加考试,但也被气氛感染,有些紧张。

  黄粱手中握有一张圣旨。

  身后,是一张硕大的白纸,用来提写状元及第之词和最后大考的文章。

  科举考试,三年一次,可谓是万众瞩目。

  如今放榜,整个离阳城都热闹了起来。

  对于其他人获得了什么名次,沈铭并不关心,他只希冀林涛能拿下个功名,榜眼,探花都行。

  状元咱就不奢求了。

  可偏偏不遂人愿,黄粱说了几个名字,可其中没有林涛。

  探花,王盛。

  榜眼,林……字一出,沈铭紧张的如同要喊自己一般。

  林邈……

  “草!”沈铭大骂一句,这不和谐的声音让众人纷纷扭头瞪了他一眼。

  沈铭连忙举手拱拳致歉,他有些失态了。

  没有听到林涛的名字,沈铭情绪失落。

  不过还有个状元尚未公布,沈铭知晓,以林涛的能力,怎么也当不上状元,虽说平日里有自己的熏陶吧,可天下奇才不少。

  哪里轮得到他。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黄粱声如洪钟,响彻整个离阳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