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往事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86 2019.05.29 12:02

  离开鸳鸯楼,沈铭一路走回沈府,生无可恋的趴在床上怀疑人生。

  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他陷入了迷茫,修炼,是为了什么?

  以前,他不能修炼,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每天单纯的混日子。

  可现在,他能够通过游戏,进行修炼。

  却突然有些无所适从。

  不知道自己修炼的目的在哪,单纯的想让父母少操点心?不至于被别人戳脊梁骨骂废物?

  沈铭耸耸肩。

  “好像,修炼能做的事,挺多的。”

  有人修炼,为了长生,与天地同寿。

  有人,为了能够不断变强,不至于寄人篱下。

  有人,只是单纯的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所以,不得不被压力逼迫着不停修炼。

  还有些人,为了国仇家恨。

  但,沈铭想要的,却不是这些。

  “我想要自由,想要掌控自己的人生,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仅此而已。”沈铭仰起头望向天花板。

  他想要能够驰骋在天下每个角落的自由。

  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被拘束。

  更想,保护好自己喜欢的人,家人,朋友,爱人。

  因为前世,他是一个孤儿,更没有兄弟,朋友,单身了一辈子,做了一辈子的屌丝。

  这一生,却与前世完全不同。

  他有爱他的父母,志同道合的兄弟。

  沈铭对未来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小爷随便修个仙,顺便拯救世界,我感觉挺好的。”沈铭正自娱自乐的傻笑时,红婵却敲了敲门,轻声问道。

  “沈公子,来我这里一下。”

  “卧槽?”沈铭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手忙脚乱的穿好鞋,急匆匆推开门走了出去。

  红婵的房门没有完全关闭,特意为沈铭留下一丝缝隙。

  “难不成,他和红婵的好感度爆满了?”反正沈铭自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左顾右盼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沈铭推开房门。

  红婵已经倒好了酒。

  “沈公子,坐。”

  红婵做了个请的手势,沈铭拍拍屁股就走了过去。

  “红婵姐姐,这是咋的了。”

  “我要走了,离开沈府,回家去。”红婵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带着复杂的情绪。

  “咦?红婵姐姐找到家了吗?在哪!”沈铭知道,红婵从小就被沈枭抱了回来,如今有了关于家的消息,心里应该很高兴吧。

  “在一片废墟上。”

  红婵深吸一口气,凝视着沈铭。

  “哈?”沈铭微微一怔,神色也正经了许多,眉头紧锁。

  “红婵姐姐的家被人拆了?哪个王八蛋干的!等,等我神功大成,我替红婵姐姐报仇!”沈铭义愤填庸的说道!

  “噗。”听到这话,红婵笑的前仰后合。

  “要是你父亲做的,你也揍他咯?”

  虽然红婵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可沈铭毕竟两世为人,有些规则他明白,半开玩笑的话语,多半阐述的事情都是真的。

  就好像。

  我喜欢你……

  可我,不喜欢你。

  哈哈,没事我逗你玩的……

  其中心酸,恐怕只有说话的人,才明白。

  “红婵姐姐,我父亲,做了什么。”沈铭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皆是沉默无言。

  “没什么,也许在你父亲眼里,他不过是屠了一个国,没什么大不了的。”红婵的声音有些发颤。

  “……”这种时候,沈铭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

  “不过,也没什么,毕竟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十几年,还要承蒙你父亲的照顾。”红婵摇摇头,心情不喜不悲。

  “红婵姐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哎呀!”沈铭有些气急败坏,他真的不知道该说啥,一方面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姐姐,另一边是自己父亲。

  你说这事,咋整?

  “你那天,不是挺能说的么,怎么今天就不行了?”红婵打趣了一声

  “行了,沈公子。”

  “今天呀,我就是跟你道个别,至于复仇这种事,其实我想过,不过下不去手。”红婵无奈的耸耸肩,当年事发之时。

  她还在襁褓之中。

  对自己的父母,根本就没有印象。

  反而,

  在她记事起,就一直是沈枭和洛凌一直在照顾她。

  这种感觉,很奇妙。

  自己的养父杀了自己的生父。

  如何抉择?

  仇恨吗?

  红婵不知道,那种言语无法表述的感觉,也许是不可思议,或许是震惊。

  还有可能是更多的情感和矛盾交织在一起。

  不过,

  仇恨可能很少吧。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能做的,当别人将以前的事情与我和盘托出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红婵趴在桌子上,漂亮的眼睛扫视沈铭。

  “我能为亲生父母做的,也只有离开沈家,回去重整家业,完成我爹娘没有完成的心愿……”

  “啊!那岂不是要老死不相往来了?”

  沈铭想到这,打了个激灵,他还记得小时候,光着屁股蛋非要拉着红婵放风筝,结果风筝落在别人家院子里,被看门狗咬碎了。

  沈铭傻傻的冲上前与看门狗理论。

  却被吓的屁滚尿流跑了出来,还是红婵替沈铭出气,揍了看门狗一顿。

  那时候,沈铭不能修炼。

  红婵简直就是他童年偶像,后来,反正碰到打不过的,都要找红婵来找回场子。

  红婵对沈铭也像是亲弟弟一样。

  可这转眼就要老死不相往来了,不行!绝对不行!

  沈铭掐起腰,刚要说什么。

  就被红婵捂住了嘴巴。

  “真是的,我只是离开沈家,回到自己家而已,又不是跟你断绝关系了,毕竟那是沈枭的事,跟你没关系。”

  “那行,咱不搭理沈枭那个老王八蛋了,红婵姐姐去哪,可要告诉我。”沈铭漏出一嘴小白牙,两个人聊东聊西。

  不知不觉已是深夜,沈铭曾多次询问沈家的事情。

  但红婵闭口不谈,他也没有办法。

  只是红婵告诉他,如今这份平静来之不易,知道太多,对谁都不好。

  沈铭心里憋屈啊,他堂堂沈家公子,居然连自己家到底是干什么的都不清楚。

  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沈铭昏昏沉沉的睡死过去……

  “沈公子呀,对不起。”

  “沈枭毕竟杀了我的亲生父母,红婵不敢忘记这份仇恨,从此山高水长,有缘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