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山高水长,有缘再见

我在仙侠世界打游戏 玩具人偶 2074 2019.05.31 13:02

  沈铭冻的哆哆嗦嗦的站在鸳鸯楼门前。

  “小白白,小红红接客了!”沈铭大喊了一嗓子。

  “沈公子这是怎么了?”红衣从楼上探了一眼,慌忙跑下楼。

  拿着一块布娟为沈铭擦拭着身上的雨水。

  “这不是想你了嘛,顶着大雨来看你,感动不。”沈铭咧嘴一笑。

  “你身子骨娇贵,要是被冻坏了,我这一介布衣可担不起这个责任。”红衣为沈铭取来干净的衣服给他换上。

  又温了一壶酒,给他暖暖身体。

  沈铭搓了搓手,这个鬼天气。

  “林涛走了,心情不好,来陪我喝酒。”沈铭坐在三楼的房宇内,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

  “小白白,每次你都板个脸,不说话。”

  “干杯。”沈铭举起酒盅,自己撞了上去。

  “小红红,你怎么不好好调教白白呢。”沈铭东一句,西一句。

  天色渐晚,大雨磅礴,昏暗的世界里,唯有鸳鸯楼内燃起烛灯两盏。

  沈铭醉意上头,双眼迷离。

  白衣和红衣陷入了沉默,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气氛逐渐凝固。

  正当白衣想要有所行动之时,没来由的刮来一阵阴风。

  顿时,白衣呆滞在那里,红衣倒吸了口气,唯有沈铭依旧不知所以的喝着。

  片刻之后,阴风穿堂离去。

  “我走了,时间不早了。”沈铭站起身,摇摇晃晃的离去。

  “沈公子慢走。”红衣说话打颤,身体已经无力再站起。

  沈铭走在街道上,行人寥寥。

  “前辈,还请手下留情,放她们一条生路,这件事我自己解决。”沈铭双手抱拳,对着虚空说道。

  他看不见,但是在那一瞬间,通过红衣白衣的反应来看,一定有人在守护他。

  沈铭也只得求情,无奈的苦笑。

  “我们被发现了。”红衣贝唇紧咬,眼眸中闪过一丝不甘。

  “花娘待我们不薄,不能拖累她。”

  “只能殊死一搏了,今晚入沈府。”红衣白衣对视一眼。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白衣抬起头,漂亮的眸子中闪过一丝迷茫。

  这句话,是沈铭教她的,似乎在这雨夜,如此应景。

  回到沈府,沈铭坐在房间门前的台阶上。

  “今晚不管有谁来,都不要拦。”

  沈铭环顾四周,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会有多少双眼睛?

  看似简朴的沈府大宅,怕是固若金汤。

  夜深,星月被乌云遮蔽。

  昏暗无光。

  两道倩影飞过围墙,落在沈铭的房间前。

  “小红红。”

  “小白白。”

  沈铭坐在台阶上,招了招手。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白衣眼中杀机毕露。

  “我一直都知道。”沈铭的话让白衣红衣皆是一愣。

  “呵,既然如此,没什么好说的了,杀了我吧。”白衣偏过头。

  “嗯,我也这么觉得。”沈铭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过来。”沈铭招了招手。

  白衣红衣,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我让你们过来。”

  “否则会死。”沈铭语气强硬,却又带有一丝威胁的意味。

  “在我身边,不是更好下手吗?”

  “你?”红衣一时语塞,不知道沈铭在玩什么。

  “好。”红衣走过去坐在沈铭身边,给白衣使了一个眼色。

  白衣极其不愿的坐了下去。

  沈铭微微一笑,从身后拿出一大壶酒和三个酒杯。

  依次倒满。

  “在你们鸳鸯楼啊,喝酒就没尽兴过。”

  “今天陪我好好喝一次。”

  沈铭将酒杯推到了两人面前。

  “怎么?怕有毒?”

  “好。”沈铭点了点头,拿起三个杯子,将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

  然后将杯子用力摔在地上,化成一堆瓷片碎渣。

  “白姐姐,我认识你三年了。”

  “这三年你跟我说过的话,都还不如今天一天来的多。”

  沈铭转过身指着白衣。

  “红姐姐,我还记得两年前大雨,一如今天一般。”

  “与你喝酒的时候突然中风,高烧不退。”

  “你顶着大雨,抱着我走街串巷,当时整个城西的医馆都关了门。”

  “你带我找了两个时辰。”

  “当时你为什么不杀我?”

  “我……”红衣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没错,那个时候的确是他杀沈铭最容易的时候。

  但是,她下不去手。

  终究还是因为心软。

  沈铭与这件事无关,他只要杀了沈枭就好。

  可是呢?

  当她一步步修炼,变强的时候,她才真正认识到,沈枭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就像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她只能将目标放在沈铭的身上。

  巧的是,这些年来,每一次她动了杀心的时候,沈铭都提前离开了鸳鸯楼。

  第一次的时候,红衣甚至以为沈铭发现了她的目的。

  可没想到,沈铭没过几天就又去了。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明知道我们想杀你,还是要来找我们。”红衣望向面前的男孩。

  “如果我不去,你以为你们能活到今天吗?”

  沈铭冷哼一声。

  红衣沉默,是啊,她们能够安稳活到现在,真的是因为没人发现吗?

  红衣白衣沉默不语。

  “这样,我给你们一次机会。”

  “一年后桃花盛开之时,我会离开长安城,那时候我自己一个人走。”

  “那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如果错过了,再见之时,我也不会顾忌往日情面,该给的情都给过了,沈枭欠你们的,但是我不欠。”

  “我可以心软一次,两次,但是我不会每一次面对执意要杀我的人,都会如此宽容。”

  沈铭的神色渐渐变的冷峻。

  这么多年,红衣白衣虽然一直想要杀他,但是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动手。

  沈铭也心里惦念这份情,可他不可能永远对此宽容下去。

  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他想活着,她们就要死。

  “走吧,我今天放你们一条生路,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沈铭微眯着眼睛,转过身,不再去看两人。

  “沈铭,你不要以为假惺惺的说两句好听的,我就会放弃。”

  “你们沈家人,呵。”白衣拂袖而去,身影如画一般,脚尖轻点在半空,飞出了沈家大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