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木仙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长叹好了歌

灵木仙途 紫玉雕龙 2078 2019.11.19 11:23

  林阳只觉自己脑子里有些混乱。

  之前煞元拿出了青竹扇,这陈老便发疯一样扑上去,这足以证明他是北宫家修士!

  这不会有错。

  可如今怎么他又用出了万蝶七巧宗的功法?

  对了,应当是他不想暴露自己是北宫家修士,无法使用北宫家的独有功法,被迫用出了这纹裂七杀剑,想来扰乱他人视线!

  这陈老倒是打了一手好算盘!

  不管林阳这瞬间转过了多少念头,场上如今正是激斗正酣。

  场上两人,剑气四溢,紫阳真人明显落在了下风,左支右挡。

  那陈老放出的剑气,如今犹如一只只灵蝶一般,忽快忽慢,又犹如羚羊挂角,行动间无迹可寻。

  剑气环绕,似快实慢,又似慢实快,个中种种奥秘,让林阳在下面虽然只看到一丁半点,却已是目眩神迷。

  又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只见紫阳真人忽的身形向后狂闪,喷出一口鲜血,眼中骇然。

  陈老微微有些气喘,看来这几下攻势也是大耗灵力,剑光环绕,却并未追击。

  又轻轻一叹,刚才这几下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势,竟然都被紫阳真人给挡了下来,这老杂毛当真了得。虽然其现在已然受伤,但要取他性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只见陈老缓缓收起剑光,远远看着紫阳真人,冷哼一声,也不多话,将飞剑收入身内,一纵遁光,竟直接就远遁而去!

  那边紫阳真人神色复杂,眼睁睁看着陈老离去,却丝毫没有追击的意思。

  刚才这纹裂七杀剑蝶给他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自己已经手段尽出,又忍痛破碎了两件法器,这才堪堪挡了下来,要是再来一剑,自己真拿不准是不是还能全身而退。

  如今受了些轻伤,想要追击是更加不可能了。

  目送陈老遁光远远消失天际,紫阳真人轻叹一声,又忽然提声道:“出来吧。”

  林阳听了,心里一阵狂跳,几乎到了嗓子眼,这是发现自己了?

  正犹豫不定间,忽间旁边刚才自己感应到的那人站了起来,向紫阳真人飞奔过去。

  仔细一看,正是那位带自己几人进入阴骨竹林的白玉生!

  林阳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更是压低身形,再不敢乱看。

  只听见白玉生急促声音传来:“真人,您没事吧?”

  紫阳真人咳咳几声,道:“这剑气实在有些古怪,我久闻纹裂七杀剑大名,今日就见了果然名不虚传。”又喘了口气,道:“如今剑气侵入我体内,搅动我体内元气,若不及时排出,恐怕会有大隐患。你就在此先替我护法,不可轻离!”

  白玉生应了一声是,又过了半晌,林阳听到没有动静,估计紫阳真人已经内视修炼,这才有探头探脑,看了过去。

  只这一看,林阳又是吓了一大跳!

  那白玉生此时正在紫阳真人背后,脸却是朝着林阳这一侧,淡白色的月光照下,将他的影子拉出长长的一道,脸上狰狞无比,神色不停变幻,只让林阳看了暗暗心惊。

  猛然间,异变又生!

  只见白玉生忽的掏出一根乌黑乌黑的长刺,对准紫阳真人头顶百会穴处,猛然刺下!

  林阳只看的目瞪口呆,心下大骇,脑海中出现短暂空白,一时竟不知作何想!

  只听见“啊……”的一声凄厉惨叫,从紫阳真人口中传出,他猛然往前扑倒,往旁边滚去,身上冒出浓烈的死寂黑气,一口黑血吐出,满脸痛苦扭曲,又透着无穷的恨意和不可思议。

  “孽畜!你,你到底是何人,为何要下此毒手?”

  说着,紫阳真人又奋起最后余力,一道银光直直往白玉生打去。

  那白玉生似乎也有些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往后退去,身上浮起一个玉盘模样的虚影,上面光圈犹如波浪一般,向四周扩散开去。

  银光直直撞去,轰的一声,那白色玉盘直接被撞飞到丈许开外,白玉生大惊失色,身体勉力避开,仍旧被那银光打中胸侧,惨呼一声,犹如滚葫芦一般向后倒去,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昏过去还是当场丧命。

  紫阳真人颤颤巍巍直起身来,头顶那乌黑长刺还在冒着黑气。这黑气明显带着剧毒,连筑基修士也无法抵挡,紫阳真人身上肉身、神魂已然开始消散。只见他惨然一笑,低语一声:“没想到今日竟丧命于宵小之辈,恨!恨!恨!”

  话音刚落,就见他头一歪,扬天后倒,气息全无。

  场面惨烈,林阳只看的心惊肉跳。

  又等了片刻,不见有动静,这才慢慢上前。

  刚刚近前,忽的,只见紫阳真人头顶那根长刺竟开始渐渐融化,转瞬间就消失不见,而紫阳真人肉身也随着这长刺一起缓缓消融,变成了一趟黑色液体,直看的林阳双眼发直。

  一阵冷风吹过,林阳不由打了个寒颤,这法器当真歹毒无比!

  不仅筑基真人猝不及防下无法抵挡,而且事后还能自己消散,杀人不留痕!让人无从追寻其来历。炼制这黑色长刺的人当真是个高手!

  黑色液体缓缓渗入土内,地上一时空空如也,只留下一个紫阳真人的储物袋。

  林阳怔怔然,这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否则看这一片空地,简直以为刚才都是幻觉。

  一阵冷风吹过,林阳这才一个激灵,默默上前,捡起了那储物袋,长叹一声。

  当真是: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眼下可是连个荒冢都没有啊!

  收拾了几分情绪,林阳又扭头走到白玉生身旁。

  白玉生双眼紧闭,但气息犹存,显然刚才这一下撞击是直接把他撞的昏迷了过去,性命却是无忧。

  林阳看着地上躺着的白玉生,脸色不停变幻。

  虽然这紫阳真人和自己素昧平生,但看着一个筑基大修士,只不过对自己身边人过于相信,这便就此陨落当场。林阳心里实在是百味陈杂,人心叵测,当真是最毒是人心!

  望着白玉生,手上握着飞剑紧了紧,一时有些犹豫,林阳对此人观感甚差,如今只需要轻轻一绕,便可取了此人性命,但真的有必要如此吗?

  林阳陷入两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