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木仙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只怪世多舛

灵木仙途 紫玉雕龙 2205 2019.11.20 17:43

  林阳神色肃然,拱手道:“韩兄何必说这等见外的话,你我本属一个团队,如今你受伤,我过来才是应有之意。”

  说罢,上前几步,又掏出一瓶灵药递了过去,道:“这是太和养气丹,对疗伤大有帮助,韩兄请切勿推迟。”

  韩原听了眼睛一亮,又露出几分惊奇之意,略一犹豫才接了过来,道:“这太和养气丹我是知道的,名贵之极!没想到林兄弟就竟然有此等灵丹!”

  又脸带疑惑道:“团队?”默默将这两个字咀嚼了一番,双眼一亮,再看向林阳的眼神里倒是带了几分开怀之意。

  这太和养气丹是林阳之前从北宫家那位高个青年储物袋里搜寻到的,一直没用,如今却是刚好派上用场!至于灵药珍贵,林阳倒是半点不放在心上,再珍贵的灵药,又哪有眼下这般十万火急拿来救人重要?

  韩原喘息几声,微微坐起,又勉强一拱手,脸露笑意,语带感激,道:“谢过林兄弟,当真是天不绝我。”说着哈哈笑了起来,只不过刚笑两声,又咳了起来。

  林阳见他身上鲜血淋漓,伤势极重,却并未怨天尤人,也未露出低沉之意,倒是一派豪杰之色。心里暗暗佩服,这估计才真的是“义虎”本色。

  果然是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韩原挣扎着起来,先倒出一粒丹药,掰开晏青嘴巴灌了下去,又给她略略顺了口气。看着晏青双目紧闭,脸如金纸,又叹了口气,这才自己服下丹药,对着林阳歉意一笑:“我先打坐化开药力,请林兄弟为我护法。”

  林阳点头应好,又在四周布下警戒阵法,也缓缓坐下,开始打坐回复。

  但是,堪堪只过了一炷香时间,那边韩原已经睁开双眼,又颤巍巍站了起来。

  林阳诧异睁开双眼,问道:“怎么如此之快?可是药效不对?韩兄为何不多修炼一会儿?”

  韩原摆摆手,道:“丹药甚好,对我也有大用,只是此地离阴骨竹林还是太近,我等不宜久留。”

  “如今这伤势已经勉强被我压制下去,短时间内应当没有性命之忧。现在还是趁早回斩龙城为上。免得被白家人追上,横生变故!”

  又长叹一声,脸带寂寥之色:“刚才我已检查过体内,情况十分糟糕,这次已伤到了本源,后续晋级怕是再也不能了。甚至这境界恐怕还得往下跌落。”

  林阳听了愕然,心有戚戚,正想开口安慰却一时不知该如何出口。

  韩原又哈哈大笑起来,道:“不过此次能捡回一条命,已然是件幸事,只是……”

  韩原又看了眼还在昏迷的晏青,笑意敛去,脸上露出几分悲色,对林阳说道:“可惜了赵立,没想到在此陨落。晏青的情况也非常不好,能不能挺过去还是两说。”

  林阳听了默然,唯有一声叹息。

  韩原看着林阳,眼光复杂,又出言道:“如今晏青还有个关键之处,我刚才给她疗伤,却发现她已经有了身孕!”

  林阳又是一惊,嘴巴微张,一脸不可思议。心里更是升起无限同情,

  赵立已死,晏青自己又是生死难料,一个不好又是一尸两命!真的是命运多舛,让人心生悲意。

  虽然和这两人相处时间甚短,而且赵立还经常出言挑衅,但林阳并不为意,而且也心知肚明,这赵立最多也是性子急躁了些,而并非什么阴狠小人。至于晏青,那就更加没有什么恶感了。

  如今见到这两人,一死一伤,晏青还不知道是否能挺过去,再加上肚子里还有身孕,后果实在不堪设想,心中也是泛起几分悲意。

  当下对韩原一拱手,语带诚恳道:“有什么需要小弟效力的,请兄长只管吩咐。”

  这一路上,韩原虽然对自己并不算照顾,但看他行动、言语,也未有偏袒,这其实已经十分难得。毕竟自己明面上的实力实在有些差,被队长嫌弃是自然的,但人家还是光明正大,也没有暗中下绊子。

  韩原此人看起来也是值得深交。眼下他重伤在此,林阳给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是应有之意。

  韩原叹一口气,又突然起身对着林阳叩拜下来,口道:“林道友大恩,韩某实在感激涕零,日后若有何差遣,只管言语一声。我韩原被人高看一眼称作义虎,自会将忠义二字铭记在心,今日得林道友所赠灵药之事,某家绝不会对外透露半点话语!”

  林阳一时大惊,赶忙将他扶起,心里却有些不以为意,这区区灵药,何足挂齿呢。

  韩原窥他脸色,知道林阳并未将那太和养气丹放在心上,心里又是暗赞一声,不过还是出言道:“林道友,这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我之前虽未深交,但今日得你赐药,为兄便不得不多说一句。”

  “这太和养气丹甚是名贵,非世家子弟难获一二,林道友日后可切记勿要再轻视与人。”

  林阳听了,不免悚然而惊,韩原所说甚是!

  自己虽然自付不会看走眼,能知晓韩原品性,但日后对外人却也是不可再这般鲁莽了!

  当下诚心诚意对着韩原一躬,道:“多谢韩兄提点,小弟记下了。”

  韩原说着又咳了起来,脸上露出几分欣慰之意,又肃然道:“林兄弟今日对我与晏青都有大恩,韩原愿在此立誓,日后林兄弟若有何拆迁,某必将义不容辞!“

  林阳赶忙扶住,急道:“我对韩兄自有敬佩之心,今日之事只是顺手为之,韩兄大可不必如此!”

  韩原呵呵笑了起来,摆摆手,倒也不再提此事。

  林阳暗自松了口气,又听韩原说道:“眼下最要紧的便是先回斩龙城,这里也不安全,白家的人我想很快就会在此附近搜寻过来,我们还是趁早离去为上。”

  喘了口气,又抛出了他的那件飞舟,向林阳交代了下操控方法,又递过来几枚灵石,便扶起晏青,上了飞舟。

  如今时间紧急,林阳也不矫情,当下接过灵石,一跃而上。

  这飞舟操控十分简单,和自己那件没什么两样,只是速度更快了一些。

  一路无话,韩原两人默默打坐,林阳操控着飞舟全力疾行,很快便回了斩龙城。

  看到城池在望,林阳也是松了口气,还好这一路上白家的人没有出现,虽然也不怕他们盘问,但能拖一时便是一时,最好就让白家去和北宫家先撕起来!

  先回到那间小院,将韩原和晏青分别扶下,又为他们布置了阵法。

  林阳这才开口道:“韩兄,你稍作休息,我先去北宫堂那边,把任务的首尾给清掉,你看如何?”

  韩原听了微微皱眉,沉吟片刻,似乎也有些拿不定注意,道:“去去也无妨,北宫堂此人,后台颇硬,他叔父乃是北宫家怀月堂主事北宫成卓,此人阴险毒辣,在斩龙城,不,甚至是东洲国内,都可以算上一个人物,不可小觑。”

  林阳听了微愕,一时不知为何韩原和他说起了这北宫堂的靠山来,不过如此的话,自己更加要去了,否则万一事后其追责,这什么怀月堂和北宫成卓一听就是个不好惹的,自己也是避不过去。

  林阳点点头,笑道:“多谢韩兄指点,这次进去阴骨竹林,发生诸多变故,白家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我等是亲身经历之人,北宫堂那边还是得去一次,否则后面遗患无穷。”

  韩原听了点点头,脸上露出几分忧色道:“你说的也对,不管北宫家和白家,都必然会对我等进行盘查,一个不好,甚至都会有性命之忧。你自己小心,万事留意。我等知道的详情也并不多,希望这次能顺利过关。我如今行动不便,你和那北宫堂说上一声便可。”

  林阳听了一阵默然,的确,自己似乎把事态想的还是太过轻松了。不管白家还是北宫家,自己都必然会被盘问,只是不知这次是否还能福星高照,涉险过关!

  当下又重新和韩原互相对了下口径,将几个关键节点都一一通了气,这才道了一声别,向着广元殿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