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灵木仙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风起青萍末(四)

灵木仙途 紫玉雕龙 2144 2019.11.06 20:24

  屈时鸣依靠在软塌上,神色欣慰又略带复杂的看着眼前自己的孙女,这孙女天赋极佳,偏又性格坚毅,实在是继承自己大道的最佳人选,只可惜身为女儿身,而自己最缺的又是时间。

  若不是自己寿元无多,之前为了冲击紫府后期境界,又遭到反噬,已经隐隐伤到大道根本,也不会兵行险着,布下此次棋局,后面只看老天是否能够垂怜了。

  屈时鸣眼角低垂,似有诸般心事,屈横波见了,想到爷爷队自己的爱护,心里更是感动。

  屋内微风拂过,又等了会儿,屈时鸣才开口道:“除了这十方百草鼎,还有一物,你此去也带在身上。”又抬头看向屈横波,眸子里精光一闪,拿出一物,递了过去:“便是这千里破云镜。”

  屈横波听言登时大吃一惊,心里隐隐觉得有些惊骇,头上发簪也一阵摇动。

  略稳住心神,屈横波才急声问道:“爷爷你这是为何?这千里破云镜和十方百草鼎都是是我们族里镇派三宝之一,孙女何德何能同时拿了两样?”停了一下又道:“而且这千里破云镜乃是逃生的法宝,孙女此去北宫家,应该也用不上罢?”

  屈时鸣听了也不意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只是他这枯瘦的脸上,笑起来竟然有几分厉色,“这千里破云镜的确是一件至宝,催动后可以将人随机传出数千里之外,几乎可以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但如今爷爷行将就木,已然使用不到,放在族里别人用了也是浪费,还不如就此传于你。”

  屈时鸣眼光灼灼,盯着屈横波道:“只是你需得记住,一旦情况危急,切不可犹豫不决,定要立即催动这法器,爱惜自己要多些。切记切记。”

  屈横波听了,心里波涛翻滚,情况危急?这是何意?

  难道和张家之战已经恶劣到这等地步了吗?

  难道自己此去嫁入北宫家,也会遭遇大危机大恐怖?

  “难道白家要对我们动手?”屈横波又忽的脱口问道。

  屈时鸣听了一愣,又哈哈大笑起来:“你莫要想太多,和白家无关,这些事爷爷自会安排妥当。你只需牢牢记着我刚才说的话便是。”

  屈横波自幼聪慧,兰质蕙心,屈时鸣心里的念头,她虽然不能全知,但自信也能猜到七七八八,因此对祖父让自己嫁人的决定,并未有任何异议,虽然她和那北宫长青压根没见过几次,更谈不上有任何感情。这可能也是身为世家子弟的一个悲哀吧,终身大事岂能自己来把握?

  只是如今听了屈时鸣一番话,心里却是疑窦顿生,这形式的错综变幻,让自己有些措手不及。心里暗暗惊疑,她本是一个极为聪慧的,只觉似乎这事并不如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但看自己爷爷已经阖上双眼,想问却不知从何问起。

  之前对选中自己嫁给北宫家,心里虽然能够接受,但仍不免有些伤感。但如今见到祖父对自己如此看重爱护,心里一面有着感激之情,一面又不免惊异不定,心里一时有千百般话语,绕在心头。

  默然片刻,又拿过一张软垫给屈时鸣靠上,再拿过一张毯子盖在他膝盖处,握着屈时鸣双手,这才抬首柔声道:“爷爷,我这一去,别的也没有放不下的,只是不能经常到你面前陪伴,孙女心里实在难过的紧。还有张家的事……”

  屈时鸣摆摆手,脸上露出一丝慈爱,道:“去吧,张家只是小事,你无须担心。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也去好好准备下,吉日这几天便会和北宫家那边定下。”

  屈横波点点头,心里知道祖父不会再给什么解释,当下也不多问,只细心的给屈时鸣泡好茶水,这才退了出去。

  屈时鸣躺在软塌上,怔怔出神,屋内静悄悄一片,只有偶尔微风拂过,让兰花上的叶片轻轻摆动。

  过了一会儿,他忽的开口道:“明光兄,这图录可有进展?”

  只见他身后屏风,一阵扭曲,骤然冒出一阵黑烟,一阵冷意袭来,屋内温度都下降了不少。烟气凝结,形成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看不出面目,似乎也是一个老者。

  若是林阳在场,估计会被吓上一跳,这不就是他的师傅明光老道吗?

  这黑影正是林阳的师傅明光道人,如今这形象也正说明他已经步入鬼修之道,这鬼修也是个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也只能托庇在屈家。

  明光道人的声音有些渗人,又有些缥缈不定:“时鸣兄,那图录被我孽徒拿走,我当时并未完全记下,也只能尽力而为。今日已经凭着记忆绘制出了七七八八了,应该和原本相差不大,但是几处破阵手法,却可能有所遗失。”

  “这几天里得了你的藏书和地图,图录上的地点,我也推测出来一二,地点应该在大魏国的鼎阳府海山黑池,那里可是无极宗死敌万蝶七巧宗的驻地,你可确定要去?”

  屈时鸣听了,精神一震,道:“这些时日,你可总算绘制出来了!”

  顿了顿又道:“这是青阳子的遗蜕所在,这青阳子乃是当年大能修士,这遗迹若是为真,里面东西价值不可估量啊。而且据说青阳子以元婴境界,一直活了数千年,那遗迹里必定有他留下的延寿秘诀,这趟我是一定要去的。”

  明光道人嘿然一笑,只不过配合他现在这模样,更加鬼气森森起来:“你要去,我也不拦着,何时出发叫上我便成,只不过你承诺我的务必要做到。还有你这边烂摊子事情不少,你确定没有问题?”

  屈时鸣自起身来,拿起身前茶杯,喝了一口,脸上露出几分傲然之色,佝偻的身子似乎也立了起来:“这边的事不为虑,我现在布置的诸般手段,可不仅仅是为了张家,如今棋局已开,就等这些棋子们纷纷就位了。”说着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如此便好。”明光道人听他笑的渗人,也配合干笑几声,“这紫玉幻霖屏当真是个好宝贝,我就先回去了。”说罢,化为一阵黑烟往屏风上投去,上面又是一阵扭曲,最终恢复平静。

  屈时鸣缓缓闭上双目,静静坐了一会儿,才又睁开双眼,拿出数枚玉牌往里打入一连串信息,又大袖一挥,玉牌激射而出,没入了虚空当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