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冬天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26 2019.12.28 12:00

  下雪了...

  转眼之间世界就成了白色,李莫站在屋檐下看着落雪,天色已经大亮小城却没了往日的嘈杂,就连城南营地里的操练声都没有传来,世界好像一夜之间陷入了寂静。

  李莫喜欢雪后的宁静可现在他却感到心慌,也许是因为那不高的城墙遮挡了视线,也许对他而言这个世界还是有些陌生。

  “喝碗粥暖暖身子,你已经在这里站了快两个时辰了。”

  “时间不早了怎么一个孩子都没来?”

  “今天休息。”

  李莫轻笑一声:“这样啊,你不说我都忘了,乐儿跟着苏老去了营地还适应吗?要是不喜欢就让她回来,她这个年纪应该呆在学堂。”

  “你的心乱了。”

  雪好像大了些,李莫回头看着乐欣道:“我想去城楼观雪。”

  乐欣看着李莫点了点头道:“我去拿大氅。”

  “带壶酒。”

  李莫打着油纸伞乐欣提着竹篮,寂静的街道上只有脚步踩过积雪的‘嘎吱’声,李莫走的很慢就像他第一次丈量这座城的时候一样。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在这条街上,虽然你穿着唐服说着唐话有着唐人的外貌可总觉得你和这座城格格不入,就像走入尘世的画中人。”

  “这条街?我怎么不记得有见过你。”

  “那个时候你在丈量这座城,我看着你从每一个角落走过,能告诉我你这样做的理由吗?”

  李莫笑了笑道:“我说那几天总觉得有人跟着原来是你,我还奇怪以你的身份怎么会去我那里当厨娘,原来是好奇啊,当一个人对异性产生好奇的时候就是爱上对方的开始。”

  乐欣撇了撇嘴道:“你还没说为什么要走遍城里的每一个角落。”

  “这样逃跑的时候就不会慌不择路,这样才能在需要的时候知道该去找谁,只是没想到一开始你就躲到了背后,不然...”

  “不然什么?”

  “不然我也就不用做这么多事了,直接去你家入赘就好。”

  “我家可没招赘婿。”

  “可以先从下人开始做...”

  ...

  角楼里,看着外面的大雪李莫早已没了观雪的兴致,贼手在一点点蠕动就差一点就能牵着乐欣的小手了,如此氛围乐欣当不会拒绝,趁机抱一抱亦未尝不可。

  “城楼观雪,都护大人好兴致。”

  突来的声音让李莫想骂娘,回头恶狠狠地瞪了过去,眼角余光看到笑容在乐欣脸上绽放,美艳不可方物。

  “是老夫唐突打扰了二位雅兴,要不老夫去外面等着二位继续?”

  李莫翻了个白眼道:“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来人笑了笑道:“老夫北庭都护府长吏卢元奉杨都护之命供副都护大人调遣,昨夜刚到本想今日上门拜访却听说大人在这城楼赏雪,就过来凑个趣。”

  李莫起身行礼道:“晚辈李莫见过卢长吏,方才冒犯之处还请卢长吏见谅。”

  “是我道歉才是,坏了你们小儿女的情调。”

  小火炉上温着酒,乐欣给卢元斟了一杯道:“卢叔叔喝一杯暖暖身子。”

  卢元点了点头道:“杨都护太抠带回去的酒就给了我一小坛,老夫之所以来得这么急就是为了这酒。”

  李莫笑了笑道:“酒是小事,长吏大人要是喜欢回头就让人送一些去将军府。”

  “这倒是不急,关于迁移一事不知副都护可有什么安排,有用到老夫的尽管说。”

  “迁移一事难就难在钱粮上,只要在黑水守捉备好足够的钱粮,保证每一户迁移过去的百姓不愁吃住,能分到足够的田地这事也就解决了。”

  卢元轻咳一声道:“按照最新的统计结果北庭都护府的在籍唐人有九千八百户共计五万六千七百八十三口,每口五亩需田三十万亩,新开之田头两年基本没什么收成每口每年粮五担两年就是五十六万担,房屋一万套...”

  “一年之后我会把这些东西备齐,条件是从俱六守捉往西一线七座守捉城一万余人归我调遣,卢长吏只要想想一年之后如何在不惊动回鹘人的情况下把人迁过去。”

  卢元静静的看着李莫良久才道:“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李莫点了点头道:“我说到做到。”

  “这不是儿戏。”

  刘书吏走入角楼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坐下道:“我相信他。”

  看着小口抿酒的刘书吏,卢元叹了口气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如此看重他不过我相信你,只要一年之后方才所说备好一半迁移之事便可行。”

  李莫在抄书,没来大唐之前李莫做过支教,后来四处旅行的时候习惯写东西,那个存着九年义务教育教科书的笔记本就一直随身带着。

  这个冬天没什么事做李莫打算把小学数学抄出来,如果时间还有富余就在抄一些基础的物理化学,既然乐欣喜欢教书就好好办一座书院给她,这里是西域大地处于东西交汇之处,儒学在这里没什么力量,***教的力量也没越过葱岭,传播这些后世的学问正合适。

  冬天门窗关的严实就算白天屋子里也有些阴暗,揉了揉眼睛起身推门却是一片耀眼,看来得把玻璃弄出来,那玩意可是敛财神器,只是保密的做好。

  “想什么呢?”

  “我有门手艺操作得当能富可敌国,真正的富可敌国而且是大唐不是西域小国,你说我们是自己做还是像制盐、制酒、炼铁、炼焦一样和将军府合作?”

  “你现在有很多人要养,以现在的花钱速度沙坨部带回来的那些金银撑不了多久。”

  “好吧,我需要一个陶匠,自己人。”

  也不知道乐欣用了什么法子,烧陶的牛达和李莫溶血成为家臣之后进了城南营地,营地里多了一间大房子,里面有一口耐火材料搭建的钳锅,告诉牛达玻璃的制作方法之后李莫就离开了。

  不愧是三代陶匠,只用了五天李莫的窗户就全部换成了玻璃的,虽然这些玻璃坑坑洼洼颜色也不是全透明的,还夹杂着一些气泡,不过用来做窗户也勉强够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