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73 2020.01.03 12:07

  回鹘王庭不是山脚下大河边连绵不绝的毡房而是一座城,沙土夯实的城墙高度至少是俱六守捉城的两倍,两侧望去没有看到城墙的尽头。

  城墙建有马面角楼,墙下有壕沟护城河,城门洞的深度大概有八米,过了城门是一座瓮城,瓮城城墙明显高出一截上面还有类似碉堡一样的建筑。

  李莫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按照他的理解回鹘这样的草原民族在这个时代应该是赶着牛羊驮着毡房逐水草而居,即便是王庭也不过是人多了些草场好了些毡房华丽了些。

  可他的看到了什么?穿过瓮城入眼的是坊墙和农田,随着队伍前行农田在减少坊墙开始密集人声变得喧闹,商队去了城西集市,李莫跟着使团去了城内使馆,他需要重新评估一下自己的计划。

  看着使馆屋檐上的莲花纹瓦当李莫有些想笑,俱六守捉城里就连最豪华的将军府也是土胚房,唯一的区别就是屋顶上盖的是瓦片不是泥巴糊的茅草,在这回鹘王庭反倒见到了青砖黛瓦的木质楼阁。

  “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我没见过长安,听说长安有两市一百零八坊可居百万人,公主殿下自幼在长安长大,不知这回鹘王庭能比的上长安几分?”

  咸安公主轻笑一声道:“你竟然拿这破地方和长安比,除了占地大点也就和我大唐稍微繁华一点的县城比比。”

  “据我所知长安城从安史之乱开始到现在不过三十年间就沦陷了三次,几经战火的长安城可还有开元盛世之时的繁华。”

  “父皇会中兴大唐的。”

  看着咸安公主认真坚定的神情李莫摇了摇头不在说话,而是看着远处的王宫,他很想知道为什么明明建了王宫,还要在最高的房顶上搭那么大一座金色的帐篷。

  顺着李莫的目光看去,咸安公主开口道:“那是回鹘的金顶大帐,回鹘可汗议事的地方”

  李莫目测了一下在这个距离上有太多的法子弄死那座大帐里的人,好像看出了李莫的意图咸安公主笑了笑道:“这里到金顶大帐的距离在两百五十步左右,就算回鹘人的射雕手也无法在这个距离射中目标,唯一的法子就是用床弩攒射,先不说怎么把床弩弄进来,使馆毗邻王宫不过一墙之隔一旦有什么动静守卫王城的可汗亲卫瞬息可至。”

  李莫叹了口气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皆是可(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公主殿下都是要做人家可敦的人了,怎么还老想着弄死人家,要不得啊,要不得...”

  “你...”

  “殿下别生气,开个玩笑,一个黄土埋到脖颈子的老家伙还想染指我们公主殿下,他不死谁死,就让微臣再给他几锹黄土把脑袋一块埋了。”

  咸安公主柔声道:“不要逞强,无论如何都不能激起两国站端。”

  李莫点了点头道:“公主安心,交给微臣便是。”

  婚礼的时间在十天之后,如果李莫不能在十天之内筹划出一个可行的计划,那么十天之后婚礼仪式结束咸安公主就要被‘一树梨花压海棠’了。

  虽说李莫对咸安公主没什么想法,可只要想想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就心里不爽,起初几天咸安公主看他的眼神里还充满希冀,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李莫连使馆都没离开过,咸安公主出现在李莫面前的次数也越来少,昨天更是一次都没露面。

  想起最后一次见咸安公主时她眼中的失望,李莫就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渣的渣男,距离婚礼仪式还有三天某人要是在不来就只能用B计划了。

  一阵微风吹过烛火摇曳,李莫舒了口气道:“还有三天时间你最好说点有用的。”

  “少可敦叶公主私会多伽斯。”

  “说重点。”

  “少可敦叶公主是上任回鹘可汗移地健和崇徽公主的女儿,崇徽公主的父亲仆固怀恩曾是我大唐将领,仆固怀恩之子现为回鹘叶护是回鹘九姓仆骨部的首领。

  现在的回鹘可汗顿莫贺达干是杀了他的堂兄上任回鹘可汗移地健才坐上的可汗之位,少可敦叶公主是现任回鹘可汗顿莫贺达干的长子多逻斯的可敦,多伽斯是多逻斯的弟弟。”

  李莫沉思良久道:“你的意思是回鹘可汗弄死了他的堂弟做了可汗,然后他的大儿子取了他堂弟的女儿叶公主,结果这叶公主和他另一个儿子睡了?

  这不对呀,回鹘不是兄终弟及吗可汗既然弄死了他堂弟,那么他堂弟的可敦就是他的可敦他堂弟的女儿就是他的女儿,也就是说他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自己的儿子,回鹘王室这么变态的吗?”

  钩吻愣了一下低声道:“崇徽公主死的早。”

  李莫摸着下巴道:“这两位私会该不会是在自己家里吧?”

  “在内城的一处院子里,三天前就私会过一次今天是第二次按照时间再过半个时辰就该结束了。”

  “还有半个时辰!这么久的吗?”

  看着自家大人显然想歪了的神情,钩吻摇了摇头道:“据属下上次观察二人还会做些别的。”

  李莫惊讶的看着钩吻道:“你竟然偷看,就不怕长针眼吗?”

  钩吻暗叹一声道:“大人如果我们要有什么行动的快点时间不多了。”

  “走吧,就让我们看看这对耐不住寂寞的鸳鸯,你说这多伽斯也真是的堂堂回鹘可汗之子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勾搭自家嫂子,那叶公主长的也不怎么的呀。”

  钩吻低声道:“他可能只是喜欢叶公主未来回鹘可敦的身份,或者看重了站在叶公主身后的仆骨部。”

  李莫笑了笑道:“‘佛曰:心中有屎,所见即屎。’看来你这家伙心里脏地很。”

  钩吻愣了一下道:“长安城里这样的事情很多,而且属下是不良人做的就是脏活。”

  李莫摇了摇头道:“你们是新的不良人为了守护大唐而存在,不是为了那些蝇营狗苟的破事,要学会身在黑暗心向光明,即便藏身黑暗之中也要行光明之事,终有一天全天下的唐人都会知道有你们这样一群人在默默守护着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