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命如草芥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33 2019.12.12 12:00

  虽然是夏天还没来得及贴秋膘,一只羊也出了差不多三十斤肉算上骨头的有五十斤左右,可孩子们分完肉之后大木盆里就只剩下几块没什么肉的骨头。

  大块吃肉是没口福了,好在羊血和内脏都保留了下来可以整碗羊杂,吃饭的时候别人都是一大碗的羊杂面,就李莫端着一碗点缀着两根青菜的清汤面唉声叹气。

  满鼻子的浓郁肉香嘴里却是清汤寡淡没有一点食欲,刚才为什么要自告奋勇去洗大肠呢?让乐儿自己洗不就完了,这下好了别说吃羊杂了,不吐出来就已经是精神大条了。

  咬了口大蒜刺激下味觉,筷子百无聊赖的扒拉着碗里的面条,突然眼前一亮面条下面竟然藏着块肉。

  是肉不是羊杂,李莫疑惑的抬起头目光正好撞上看过来的乐欣,‘秀色可餐’洗大肠洗没了的食欲瞬间回来了。

  乐儿看了眼傻笑着往嘴里划拉面条的李莫低声道:“姐,你干嘛把我给你的肉给他呀?”

  乐欣笑了笑道:“还好意思说,让你分肉又没让你私藏。”

  “那有,我也是孩子好不好,刚才来了好几个十三四岁和我一般大的。”

  “好了,姐姐又没有把肉都给他,这不还留了一半吗。”

  怀着愉悦的心情吃完面条,三两口把留到最后只有鸡蛋大小的羊肉吞到肚子里,满意的打了个饱嗝端着碗面汤向吃完饭闲聊消食的人群走去。

  统领干活的叫张大力是个泥瓦匠,见李莫走过来连忙起身道:“先生可是有什么事?”

  李莫摇了摇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请大伙修缮屋子的时候铺上火道,这地方冬天实在是太冷了。”

  张大力愣了一下开口道:“火道!那一天的烧多少柴火?是不是太靡费了些,冬天冷多点些火盆就是了。”

  李莫笑了笑道:“有一种可以用来烧火的黑色石头叫‘石炭’,随便弄几块就可以烧一天的,咱这儿就有将军府的人这会应该已经找到了。”

  “石头可以烧!”

  “石脂水可以烧为什么石头不可以?大伙家里也应该建火道这样冬天就不冷了,石炭那东西耐烧拉一车回来够烧一个冬天。”

  乐儿倚在门框上看着拆灶台的李莫不解道:“你干嘛要拆灶台?不适合那口大锅修一修不就可以了?”

  “现在这灶台不好用,费柴不说还老是冒烟,你要是不介意你姐姐以后做饭的时候被烟熏我可以不拆?”

  乐儿狐疑道:“你确定你修的新灶台会比现在这个好用?”

  “你就等着看好吧,我可不是远庖厨的所谓君子,弄好之后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厨艺。”

  坐在门框上的乐儿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神情有些发呆,去年的时候她和姐姐还是庭州城里的大小姐。

  可是吐蕃人来了,虽然因为回鹘援军庭州城守住了,可应召上了城墙的阿耶再也没有回来,就连庭州也成了名义上唐军和回鹘共守,实际上做主的却是回鹘。

  庭州城里现在的唐军不过千数,回鹘却有大相颉干迦斯率领的一万骑,庭州成了回鹘人的庭州,没了依靠的姐妹两便跟着受不了窝囊气的李守义来了这俱六守捉城投奔苏老。

  也不知道姐姐怎么想的家里又不是没钱,非要跑来给这家伙做厨娘,那道...

  “想什么呢?叫你好几声都不答应,看看我弄的这灶台怎么样?”

  乐儿回过神来看着厨房里新建的灶台疑惑道:“添柴口呢?风囊往那儿放?”

  “苏老就剩一只胳膊用风囊不方便,一会你跟我去找王木匠做一个风箱,风大还省力气。”

  “苏老不是要做武教习的的吗?”

  李莫笑了笑道:“你要是不担心你姐做饭我烧火的话,我可以使用风囊,费力就费力呗...”

  乐儿冷哼一声:“想得美,我帮姐姐烧火。”

  “你不是说你也是个孩子吗?所以学堂开课之后你也的上学,没时间帮你姐姐烧火的。”

  “图纸拿来,我去做风箱。”

  李莫翻了个白眼道:“给你图纸你看得懂吗?等我洗个手一起去。”

  “驾,驾...”

  王大刀赶着一辆马车驶入院子,李莫连忙跑过去,好家伙满满一车的炭,看着乌漆嘛黑的王大刀,李莫笑道:“要是再晚一会天黑了还以为马车是自己回来的。”

  围上来的张大力迫不及待的道:“王兄弟这石头真的能烧?”

  王大刀咧嘴一笑原本泛黄的牙齿在大黑脸的衬托下更黄了:“能烧,那火厉害着呢比柴火强多了一大锅水一会就烧开了,就在南边不远想用的自个去挖,多得很。”

  苏老越过人群皱着眉道:“挖个石炭怎么还把手弄伤了?”

  李莫这才注意到王大道的右手上缠着同样乌漆嘛黑的破布,仔细看还能辨别出血迹。

  王大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挖石炭的时候惊动了一窝野猪给蹭了一下,血已经止住了没什么大事。”

  李莫一脸紧张道:“怎么叫没什么大事,现在是夏天伤口最容易溃烂的时候,一旦伤口开始溃烂你这条胳膊就完了,弄不好命也得搭进去。”

  王大刀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我知道,师傅的胳膊就是这样没了的,可是有什么办法,看老天给不给活路了。”

  ‘命如草芥’这个词李莫很早就知道,是‘人命就像草芥一样不足以珍惜,毫无价值’的意思,可现在他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命如草芥’,千年之后不过是一粒消炎药的事现在却只能看老天给不给面子。

  “乐儿,准备温水把他洗干净,伤口留下我来洗,乐欣去买几坛烈酒。”说完李莫回了房间,他的背包里还有一些药品,希望不会用上。

  洗盐水澡的的王大刀在吱哇乱叫,李莫拿了一粒消炎药出了房间。

  “小子你能让伤口不会溃烂?”

  “王大刀是您的弟子?”

  “老兄弟的孩子,乐欣和乐儿那两丫头也是。”

  看着一脸紧张的苏老,李莫点了点头道:“八成把握。”

  “药很珍贵?”

  “很珍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