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中招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37 2020.01.05 14:20

  夜以过半内城的街道上仍有不少行人,可汗大婚回鹘各部的首领贵族能来的都来了,平时大家天南地北的想见一面都不容易,难得人这么全合个纵连个横什么的就很有必要了,毕竟太祖他老人家都说过‘有党无派千奇百怪’。

  怀揣着和二王子多伽斯签订的契约在钩吻的护送下溜溜达达的向使馆走去,要不是场合不对真想高歌一曲‘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

  到了使馆不用吩咐,钩吻便隐入黑暗消失不见,刚进房间鞋都没脱门响了。

  看着站在门外的咸安公主嘴角微翘挂上一丝坏笑道:“夜半三更公主殿下孤身一人来找微臣,就不怕羊入虎口?”

  说着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这个动作一出李莫自己都愣住了,心中暗道:“我什么时候这么浪了?都怪叶公住叫那么大声那么...竟然影响到了小爷的心境。”

  咸安公主知道眼前这家伙有心无胆口花花,随即柔荑轻捋额前秀发莞尔一笑道:“怎么不请本宫进去坐坐,难道本宫会吃了你不成。”

  进得屋内咸安公主斜倚在床榻上开口道:“李大人心情不错想来方才一行收获颇丰。”

  李莫翻了个白眼道:“那是我的床。”

  “本宫不介意,怎么?李大人该不会担心本宫弄脏你的被褥吧,大可不必,来之前本宫沐浴过了。”

  看着咸安公主的眼睛,李莫一字一句道:“公主殿下是在诱惑微臣吗?”

  咸安公主轻笑一声道:“怎么会,本宫只是好奇李大人方才去见了谁都谈了些什么?不知道答案实在是无法入眠。”

  李莫拿出契约递过去道:“赶紧看,看完赶紧走,忙活了大半夜我都要困死了。”

  咸安公主惊讶道:“这怎么可能!”

  李莫笑了笑道:“这只是个大概,具体详情需要事成之后详谈。”

  咸安公主反反复复得看着手中的契约,上面的内容太过骇人,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咸安公主抬头看到了一双通红的眼睛,眼睛里燃烧着欲望的火焰:“你怎么了?你想干嘛?”

  咸安公主的的惊呼让李莫恢复了一丝清明,端起水壶一阵狂饮,甩了甩脑袋厉声道:“走,现在,立刻,马上。”

  见李莫神情异样咸安公主起身走到李莫身边摸了摸他的额头惊呼道:“怎么这么烫!我去叫御医。”

  李莫咧嘴一笑:“是你自己不走的...”

  “啊...”

  喊声还未出口咸安公主就捂住自己的嘴巴,现在的情形绝对不能让外人看到...

  多伽斯和她嫂子叶公住并没有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而是二次开战,现在骤雨初歇闭眼回味着余韵,使馆里的战斗却刚刚开始,今夜无眠。

  叶公主倚在多伽斯的怀里低声道:“我们真的要按那个人说的做吗?”

  多伽斯‘嗯’了一声道:“我们不是一直在准备这么做吗,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现在既然机会送上门来为什么不做。”

  “划给咸安公主的封地必定会吸引大量的大唐商贾,那里会成为丝路的起点,而另一个点又掌握在那个人手里,除了可汗之位丝路的利益大都落在了他们手里。”

  多伽斯轻笑一声道:“可汗之位和九匹琉璃狼就是我们最大的收获,草原上源自突厥的部落除了我们回鹘九姓还有其它部落,九匹琉璃狼会让我们对草原的统治更加稳固,到时佣兵百万是我们的终究是我们的,力量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叶公主双眼迷离的看着多伽斯道:“什么时候动手,需要我做些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安心准备做你的回鹘可敦。”

  叶公主点了点头面带担忧道:“那个人真的有把握射杀可汗,距离实在是太远了一些。”

  “我会让距离变近的,倒是那个家伙着实琢磨不透,他到底是不是和大唐朝廷一伙的?”

  叶公主想了想道:“应该不是,使团进入草原之前我没见过他,他是来自西边没错,如今大唐藩镇割据,北庭和安西摇摇欲坠却得不到大唐朝廷的任何援助,他应当是来我王庭求援的,只是恰逢合亲改变了计划。”

  多伽斯叹了口气道:“唐人多英杰,这样稍纵即逝的机会都被他给抓住了,丝路一开北庭和安西就不那么好对付了...”

  叶公主笑了笑道:“那位英杰喝了桌上的水,现在怕是...”

  “啊...松口,松口....”

  在李莫的的连番求饶下咸安公主高抬贵手,松开了李莫已经被咬出血迹的肩膀,狠声道:“刚才我痛的要死让你停一下停一下,你怎么不停现在知道求饶了,不行我的再咬一口,我流了那么多血,你才流了一点点。”

  李莫无奈道:“我不是让你走了吗,你非凑过来,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下我该怎么交代啊...”

  咸安公主撇了撇嘴道:“交代!交代什么?吃亏的是我好不好。”

  李莫叹了口气道:“说好守身如玉的,现在...唉!也不知道这一关能不能过得了。”

  咸安公有些吃味道:“没想到你还是个惧内之人,我很好奇什么样得女子有这样的本事?”

  李莫摇了摇头道:“那不是惧内,是爱,我们爱着彼此才会在意彼此的感受。”

  咸安公主笑了笑道:“那你现在在做什么么?这样的行为可算不上爱。”

  李莫开口道:“我手下来报说叶公主和回鹘二王子多伽斯私会,这是实行我计划的一个很好的契机,我就带人去堵门,两人在里面弄了至少半个时辰,我是去谈事情的自然不好打扰二人的雅兴,就在院子里等。”

  “然后就勾起了你心中的欲望?见到本宫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就...”

  李莫拍了拍咸安公主的后背道:“别打岔,我不是去谈事情吗,唇枪舌剑的总算搞定了,完事之后口干舌燥就在他们哪儿顺手倒了杯水喝。

  谁能想道那水里竟然有药,我说当时怎么觉得味道有点怪,那二王子看着人高马大原来是个样子货,竟然用药。”

  咸安公主笑了笑道:“人家用药半个时辰,你也用药这时间好像差了不少...”

  “你这是在挑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