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咸安公主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95 2019.12.29 12:00

  抄书,去城南营地捣鼓些东西,教乐欣新的知识顺便占点便宜就是李莫这个冬天的日常,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仿佛一夜间积雪褪去草原再一次变成了绿色。

  乐欣给李莫整理着衣衫叮嘱着“路上小心。”像极了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在送丈夫远行。

  李莫趁机吻了她的额头她也没恼只是脸颊有些微红,这个冬天李莫没少这样占便宜,看着越发妩媚动人的乐欣李莫长叹一声道:“也不知道守孝三年的规矩是谁定的,佳人在前却只可远观,实在是太折磨人了,我这童子身不知道的保留到什么时候。”

  乐欣轻笑一声道:“守孝的是我又不是你,此去回鹘王庭少不了美人在怀,你那童子身爱给谁给谁。”

  李莫摇了摇头道:“‘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想得到什么就应该付出什么。”

  “这么好?”

  “在乎你才会在乎你的感受,此去定不叫柳下惠专美于前。”

  乐欣睫毛闪动一个突袭蜻蜓点水般吻了李莫的双唇,以前都是李莫趁机占便宜,被占便宜还是头一回。

  愣了愣神,李莫嘴角微翘,轻笑一声道:“刚才太快没品出其中三味,要不再来一下。”说着闭上眼睛嘟起了嘴巴。

  站在门口的周铭无奈的道:“人都走了,大人您要是非的人亲一下才肯出发的话我不介意牺牲下色相,刘书吏他们还在城门口等着呢,再不走天都要黑了。”

  李莫睁开眼睛瞪了周铭一眼道:“要不是你小子在门口杵着人会走吗,你就不能在大门口等着。”

  周铭撇了撇嘴道:“要不帮您把人叫回来?”

  “滚蛋...”

  刘书吏看着李莫道:“此去万事小心,虽说名义上回鹘还是我大唐的属国,可早以能和大唐分庭抗礼背地里也是龌龊不断,你走之后老夫就带人去黑水守捉一代探查寻找适合筑城之处。”

  李莫点了点头道:“有劳刘叔了。”

  李守义凑到跟前低声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去年你弄死那个朱邪铁他剩下的三个儿子现在还没分出胜负,一个几万人的部落就这样分崩离析了,要是直接杀了回鹘可汗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李莫叹了口气道:“作战以外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多操心了,你实在不是那块料。”

  初春的草原积雪消融溪流随处可见,嫩绿中夹杂着枯黄偶尔还能见到积雪,饿了一个冬天的兔子、旱懒、黄羊、狼群包括天上的雄鹰都在四处觅食,寂静了一个冬天的草原变得活泛起来。

  “吁...”

  “大人探子来报朝廷与回鹘和亲,送亲队伍已经进入草原不日抵达回鹘王庭。”

  “和亲!谁和谁?”

  “咸安公主下嫁回鹘可汗。”

  “看来我们不用假扮商队了,传令队伍加速截住送亲队伍。”

  周铭愣了一下道:“截住!大人你不是开玩笑的吧,送亲队伍可是有回鹘人护送的。”

  李莫笑了笑道:“堂堂河西节度使沙州刺史的儿子‘弦高犒师’的故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可是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一直跟着周铭的那位林叔开口道:“少爷,大人的意思是向公主献礼,作为唐人听闻公主大婚献上贺礼乃是理所当然之事。”

  “可是公主要是只把礼物收了不见人怎么办?”

  李莫开口道:“刘叔你去见一见我们的公主就说北庭都护府副都护求见。”

  看着刘三手离去的背影李莫陷入沉思,他想起了这位咸安公主,和人尽皆知的文成公主不同李莫知道咸安公主是因为白居易,在查白居易的资料的时候发现他写过一片祭文就是给咸安公主的,就顺便查了一下她的生平。

  咸安公主入回鹘二十一年嫁了五代回鹘可汗,也就是说这二十一年里回鹘至少死了四位可汗,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李守义说的事情未尝不可以做一做。

  初春的草原依旧有些寒意咸安公主却不愿进入毡房,夜幕笼罩了草原除了头顶的星空和长安一样再也没有熟悉的景致。

  “公主起风了我们回去吧,这草原不比长安夜里寒气重,小心着凉。”

  毡房里燃着火盆驱散了寒意,虽然点了很多蜡烛光线依旧有些昏暗,一道人影闪过被捂住口鼻的侍女缓缓倒下。

  “司琴,去打些热水来我想泡个脚。”

  “臣北庭都护府副都护麾下刘三手见过公主殿下。”

  咸安公主回头看着倒在一旁的司琴和跪在地上的刘三手,短暂失神之后开口道:“深夜来见所谓何事?”

  “禀公主,都护大人就在二十里之外请公主一见有要事相商。”

  “让他来便是,我会吩咐婚礼使李湛然李大人放他进来的。”

  刘三手犹豫了一下道:“都护大人的意思是私会。”

  “私会!你可知自己再说什么?”

  刘三手点了点头道:“都护大人请公主明天找借口休息一日外出打猎,倒时大人会混入公主殿下的随从之中进入使节队伍。”

  “你把司琴唤醒我让他把婚礼使李大人请来,此事还需和他商议。”

  刘三手拿出一个小瓷瓶在司琴鼻尖晃了晃,没一会人就醒了,刚睁开眼就准备大喊大叫,好在刘三手有先见之明捂住了她的嘴巴。

  “安静,自己人。”

  见到自己公主发话司琴停止了挣扎,趁刘三手放开她的时候狠狠的在刘三手手上来了一口。

  咸安公主轻笑一声道:“好了别闹,去把李大人请来,就说我有事相商。”

  “臣李湛然求见公主殿下。”

  “进来吧。”

  李湛然走入大帐看到刘三手脸色一变,做为婚礼使他认识队伍里的每一个人,眼前此人显然不在其中便暗自戒备,见公主神情无异开口道:“不知公主殿下有何事相商。”

  咸安公主指了指刘三手道:“这位使北庭都护府副都护麾下,说那位副都护就在大营之外二十里处想见我一见,我不知真假所以请李大人前来商议。”

  李湛然开口道:“你是杨袭古杨都护麾下?”

  刘三手摇了摇头道:“北庭都护府大都护李元忠李大人战死,杨都护暂代大都护一职,副都护一职由李莫李大人暂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