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手术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27 2019.12.20 12:00

  警察总是最后出现,李莫和乐欣一起将受伤的汉子扶上驼鹿准备离开的时候,李守义才带着人赶到。

  没等李守义说话,李莫先抽出支弩箭道:“我赶着回去救人,你让人打扫战场注意我的弩箭,这边有十支河对岸有一支。”

  李莫以前参加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学过简单的伤口缝合,那次给王大刀他们治伤之后,就在张铁匠那里打造了一套外科手术工具,又在羊身上练过手,这便是李莫救人的底气。

  由于几处伤口一直在渗血,回到城里的时候汉子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背上的三处箭伤都没伤到要害先不急,要紧的是腹部那一刀伤口横切整个腹部,中间长达十厘米的部分划破了腹腔。

  开水煮过的木盆里盛这酒精,李莫带着羊肠膜做的手套小心翼翼的清洗着露出来的肠子,嘴唇咬得紧紧的努力让自己不要紧张,可手还是不自觉的颤抖。

  乐欣给李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低声道:“你不是洗过羊肠吗?”

  听乐欣这么一说李莫瞬间冷静下来,清洗完之后又仔细检查了几遍没发现伤口,肠子一点点塞回腹内,准备开始伤口缝合。

  李莫夹着缝针准备下手的时候,忽然发现躺着的这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李莫咧嘴一笑轻声道:“不疼吗?”

  “疼。”

  声音带着颤抖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疼你怎么不叫呢?”

  “你手里拿着我的肠子。”

  “那你现在可以叫了肠子已经给你塞回去了。”

  “如果你是在救我最好快点,我能感觉到我的力量在一点点消失。”

  “兽医给他把嘴堵上,一会有点疼,要是他忍不住来个咬舌自尽就白忙活了。”

  深呼吸,缝针扎进了腹膜,也许是刚才的对话起了作用,下针的时候李莫的心很平静手也很稳,腹膜、腹白线、皮下、皮肤一口气完成了四层缝合。

  再次用酒精清洗伤口、敷药、包扎,然后是后背的三处箭伤,箭头是铲形箭头没有倒刺,又没伤到要害直接拔出来用酒精清洗敷药包扎就好。

  全部弄完之后李莫感觉比每天早上跑的五公里都累,牛逼的是躺着的这位现在还醒着,看他眼神像是想说话的意思。

  李莫拿掉他嘴里塞得麻布道:“是条汉子这么一趟下来一声都没吭。”

  “我活下来的机会有多大?”

  “既然还有力气说话,那么只要你不想死就不会死。”

  “肚子上那刀肠子都流出来了。”

  “不是给你塞回去了吗?放心没偷偷给你割掉一截,好好休息说你死不了就死不了。”

  走出房间看着漫天繁星李莫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里面那位的表现对手指头破个口子都疼的吱哇乱叫的李莫来说太有冲击力了。

  兽医犹豫了一下道:“先生刚才怎么不给他用麻沸散?”

  “麻沸散!你有麻沸散?”

  “有啊。”

  “那你不早说?”

  “您没问啊。”

  听着房间外面的对话周铭有些哭笑不得,他自然知道麻沸散是什么,这罪算是白受了,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应该没什么肉体上的痛苦是自己扛不住的了。

  李莫和乐欣去洗漱换衣服,兽医被等在院子里的李守义拉住就问:“怎么样,活了没?”

  “应该是活了吧。”

  “什么叫应该啊?死人活人你分不清啊?”

  “先生说三天之内伤口不恶化的话就不会有事了。”

  “三天!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那个人肠子都流出来了,怎么做到的?”

  “就是把肠子用酒精洗了洗塞回去,拿针线把伤口缝上然后敷药包扎。”

  “这也行?”

  换完衣服出来的李莫开口道:“露出来的塞进去,破了的缝上有什么不对吗?兽医刚才你都看到了回头弄些羊啊兔子啊什么的多练练,以后这种事你来干。”

  李守义疑惑道:“在牲口身上练出来的手艺在人身上能行吗?”

  李莫点了点头道:“治外伤的法子只要牲口能用人就一样能用,再说不是还有沙陀人的尸体吗,让他解刨了熟悉熟悉。”

  “人都死了再糟蹋尸体不太好吧?”

  李莫轻笑一声道:“随你,虽说用牲口练习也一样可五脏六腑的位置多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像今天这种伤势还算简单在肚子上,要是哪天割开胸口取个箭头什么的,一刀子下去位置错了扎到心脏什么的人也不用救了可以直接抬去埋了。”

  “死人能行吗?要不要去抓几个活的来。”

  李莫愣了一下看着李守义不解的道:“你刚才不还说糟蹋尸体不好吗?”

  “死别人总比死自家兄弟强,明天我就带人去捉几个落单的。”

  “你可别,人死了我们用一下尸体没什么,直接用活人那就太不是人了,用死人也一样。”

  躺在床上的乐欣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不管是李莫那把十字弩,还是匪夷所思的救人方式都在不断冲击着她以往的认知。

  “吱呀”一声门开了,乐欣连忙把被子裹紧了一些,看到走进来的是乐儿松了口气道:“不睡觉跑我这来干嘛?”

  乐儿也不说话直接上床钻到了被子里,乐欣这才发现她的脸色白的厉害,身子也在不住的颤抖,连忙开口道:“你这是怎么啦,那儿不舒服了?”

  “姐,我不该偷看的。”

  听着乐儿带着哭腔的声音乐欣明白这丫头是偷看了李莫做手术被吓到了,伸手将她拦在怀里道:“别怕那是在救人。”

  “姐,你说李莫怎么知道那样可以救人,他是不是用活人试验过。”

  “想什么呢,我问过了这种叫手术的法子他也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学的时候都是用一些老鼠、兔子什么的,没用人练过手。”

  “姐,你说那个人真能活过来吗?”

  “应该可以吧,李默说了如果他明天不发烧基本就没什么问题。”

  “姐,你说我们早点遇到李莫多好,那样阿耶就不会死了,很多叔伯也就不会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