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大唐军卒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1728 2019.12.15 12:00

  树上的时候只觉得那驼鹿比几匹狼高出一大截,凑近才发现这驼鹿不是一般的大肩高至少两米开外,加上头顶那对九个叉的大角就是一头狰狞巨兽,五匹狼只是围而不攻,显然有所忌惮。

  “这狼怎么回事不攻也不撤,不会是想熬到天黑玩偷袭吧?”

  苏老低声道:“驼鹿的后腿好像受了伤不然这五匹狼拦不住它,看样子是在别的地方和狼**过手逃到这里被堵住了。”

  “苏老,我们就七个人能赶跑狼群活捉这头驼鹿吗?要不还是算了吧有了伤亡就得不偿失了。”

  苏老轻笑一声道:“昨天被一头野猪弄伤三个是不是觉得守捉城里的军卒是纸糊的?我大唐威震西域几十载靠的就是这些兵卒,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大唐军卒的厉害。”

  苏老举起独臂静止三个呼吸向前一挥,乐欣从藏身之处起身两枚随手捡来的碎石激射而出,驼鹿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可惜一条后腿受伤让它没了往日的灵敏,碎石精准的打在了驼鹿两条后腿的膝盖骨上,驼鹿应声而倒。

  于此同时刘书吏带来的几个军卒弯弓搭箭五匹狼齐齐没了声息,五只羽箭全部穿眼而过没有损坏一丝皮毛,可惜现在是夏天如果是冬天就能得到五张上好的狼皮。

  苏老拍了拍被惊的目瞪口呆的李莫笑道:“小子,要不是中原内乱安西铁军被调走大半,又被吐蕃人趁机占据河西走廊,这西域那个敢对我大唐不敬,即便如此几十年过去西域大部仍在我大唐手中。”

  苏老说这些话的的时候好像又回到了战场回到了当初的金戈铁马,回到了大唐如日中天的时候,眼神中带着轻蔑一股天下谁敢撄其锋的气势油然而生。

  李莫脸上带着笑意,心中却发出一声叹息,他知道大唐在西域的辉煌已经结束了,虽然史书没有明确记载安西四镇沦陷的具体时间,可按照推测也就是这十多年间的事。

  驼鹿被几个军卒摁在地上捆了个结实,确定它不会挣脱李莫才上前仔细打量,量了一下肩高足有两米五,体长达到了惊人的三米以上。

  苏老年纪大了眼力倒是一点没落下,驼鹿的后腿确实受了伤,一边的大腿上挨了一口,可能是刚才挣扎的缘故这会还往出冒血呢。

  用酒精给它清洗了伤口之后,李莫拿出一朵之前采的马勃撕下一块揉搓成粉沫洒在伤口上,正好试试这东西的止血效果怎么样。

  李莫以前都是用云南白药,那东西见效是真块,只要伤口不是像水龙头一样往外滋血一会就能结痂,没想到这马勃也挺好使说话的功夫血就止住了。

  乐欣伸手在李莫面前晃了晃道:“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唉,刚才光顾着这家伙看起来威猛了,才想起来我连马都不会骑何况是这家伙,也不知道能不能驯服。”

  “放心吧它现在不是挺温顺的吗,都开始吃草了,不会骑我可以教你啊,你这人还不错就是身子骨差了点,我就勉为其难教你一教。”

  “那个,来的路上那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李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提起这茬,话一出口就知道要坏,在马背上的时候担心吃到的后肘子还是来了,所谓好饭不怕晚,这一下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李莫胸脯上,直接趴地上了。

  胸口遭到重击一口气憋着就是喘不过来,脑袋眩晕眼前一片漆黑李莫还以为自己要死回去了,恍惚间感到有人在后背拍打了几下...

  “咳咳....呼....”

  娘嘞终于喘过气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李莫的呼吸逐渐平稳,只是胸口还一阵阵的疼,抬头一看乐欣一脸焦急的看着,眼中还有泪水在打转。

  李莫笑了笑道:“怎么还哭上了。”

  “我,我...”

  “别我我的了,刚才是我不好,这件事就此揭过以后谁也不许再提,你答应教我骑术的事情不能反悔,这个武艺也得教一些,我这身子骨确实有些差。”

  大驼鹿好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回程的时候很温顺的被牵在马后,为了照顾它的伤势队伍的速度有些慢了,回到守捉城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

  等在城门口的乐儿看到李莫竟然和姐姐共乘一骑,眯缝着的眼睛里‘嗖嗖’的往外飞刀子,看的李莫后背直发凉。

  “那个今天大伙的饭食谁做的?”

  “将军府的厨娘,羊买了两只。”

  “很好以后每天买两只羊一只孩子们吃,一只干活的人吃,你姐姐以后就是我的马术教习做饭这种事就再找个人吧。”说完不等乐儿回话李莫就一溜烟向自家跑去,借口给王大刀检查伤口。

  “姐...”

  乐欣笑着摸了摸乐儿的脑袋道:“姐知道你想说什么,姐姐终归是要嫁人的,虽然认识他才两天可他人不错,而且我们现在也没什么,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姐,我是担心他占你便宜。”

  “你觉得就他那小身板能占的了你姐的便宜?”

  “可是你们都骑一匹马了?”

  “他不会骑马,共乘一骑是苏老的意思。”

  “苏老!”

  “乐儿丫头,老头子我还会害你们姐俩不成,在这西域待了几十年见的人多了这双眼睛也就练出来了,那小子是个不错的归宿,所以才让你姐姐接触接触,你姐要是不喜欢我们再找。”

  “可是这也太快了吧?”

  苏老摇了摇头道:“咱着小城也没几天安生日子了,说不得我这把老骨头什么时候又得拎刀子杀人,那小子是个明白的,我总觉得跟着他你们能有条活路。”

  乐儿愣了一下疑惑道:“苏老您不会看错了吧,他可是一点武艺都没有”

  乐欣叹了口气道:“用刀子杀人的人只能成为别人手里得刀,就像苏老就像李守义就像阿耶...”

  “丫头你既然看的明白就自己做主吧,不过也不用委屈自己,大不了我们去天山找个小山谷隐世不出,我们已经为大唐卖过命流过血了,不能再把你们姐俩搭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