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守捉将军李守义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56 2019.12.08 12:00

  离开的时候院子里还是芳草萋萋,土墙也坍塌了好些地方,残存的小半截门板在昨天就做了劈柴,城门口的时候刘三手说这院子之前是处营房,他一个子都没花。

  现在土墙已经被扒了,新规划的土墙圈地比原先大了一倍紧挨着唯一的街道,胡乱堆在院子里的废弃杂物已没了去向,几天前李莫还在上面翻找过,希望找到点有用的东西结果一无所获,那个时候他很怀念小区门口的垃圾房。

  “刘老,城中的适龄孩童不过五十之数,这院子是不是有些大了?”

  “准确的说是三十八个,这附近也没什么人住干脆就全部圈起来,你不是和刘三手约好去城外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瞒刘老,晚辈已经有些天没吃到盐了,便想着出城找找看有没有盐矿,王大哥说他知道哪里有,一会便取回来,晚辈不善骑术就没一起去。”

  刘书吏愣了一下狐疑道:“你知道盐矿有毒吧?”

  李莫笑着点了点头。

  “老夫相信这世上有好人但不会在西域不会在守捉城,救你回来的刘三手原本住在高昌城,管不住自己的手才到的守捉城,如果他不是唐人脑袋已经没了。”

  李莫有些愕然道:“偷个东西不至于吧?”

  “他偷的是高昌王宫,半年之后被人揭发落在了都督府手里。”

  “这么厉害!”

  “这守捉城里除了孩子没一个是干净的,包括我和将军,盐矿制盐之法足够买下这座城里所有人的命。”

  李莫摇了摇头道:“我的命比您想象中的金贵区区制盐之法还没看在眼里,给我留两成利以后学堂一日三餐天天有肉,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不好可不行。”

  “去将军府。”

  “也好。”

  即便李莫说了少取一些,刘三手和王大刀还是带回来了两口袋盐矿,李莫拿小盆取了一些小碎块进了厨房。

  一个穿着盔甲的中年男子走进院子开口道:“刘三手、王大刀你俩不是出城巡视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不成又捡了个人回来?”

  “启禀将军我们去城南挖了些盐矿。”

  “老刘不是上个月才买了一百斤盐吗,这么快就没了?就算没了也不能吃盐矿啊,吃那玩意会死人的。”

  刘书吏摇了摇头道:“三手捡回来的那位小友不仅是个读书人准备在城里开蒙学,还会用盐矿制盐。”

  “盐矿制盐!真的假的,我得进去看看。”

  “你现在大小也是个将军就不能稳妥点,人就在里面试制还能跑了不成。”

  中年男子撇了撇嘴道:“屁的将军,手底下能打的不过两百之数,那个将军有我这么惨。”

  刘书吏笑了笑道:“是你自己放着好好的校尉不做跑来这守捉城当守捉将军的,怪得了谁,要是不喜欢现在也可以回庭州,都护大人可是一直等着你回去的。”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去庭州看回鹘人的嘴脸那有在这守捉城里当将军来的自在。”

  看着碗里带着些许灰色的粉末李莫有些无奈,即便他将盐水反复过滤数次又用木炭吸取了杂质,可熬出来的盐还是不够纯,味道也有些微苦。

  端着小碗走出厨房,没等李莫反应过来手里的碗就被人夺了过去,舔湿的手指在碗里一戳又塞到嘴里。

  “咸吗?”

  “嗯嗯嗯...”

  “不怕有毒?”

  “呸呸呸...”

  刘书吏接过碗捻了一点放到嘴里细细品味,“好盐。”

  “你骗我!”

  李莫笑了笑道:“你刚才吓到我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样和我说话?”

  “李守义,俱六守捉城守捉将军年三十六岁未曾婚配。”

  “你就不怕我砍了你?”

  李莫用拇指试了试架在脖子上的刀锋叹了口气道:“刀差了些,砍人的时候不会卡住吗?”

  刀锋闪过一边碗口粗的支撑柱被横切而过,李莫快步离开屋檐还未转身,门口的顶棚榻了。

  看了眼满地的狼藉李莫上前摸了摸柱子的断口,说不上光滑如镜却也没什么毛刺,抬头看着李守义道:“刀法不错想来砍人的时候不会把刀卡在骨头里,被砍的也能死的痛快。”

  李守义收刀入鞘大笑一声:“有意思,晚上老子请你喝酒。”

  李莫摇了摇头:“我不喝酒,制盐的法子厨房里的厨娘全看在眼里,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会想办法把她收入房中,膀大腰圆是个好生养的,正所谓将军难免阵前忘,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我大唐男儿岂可无酒,你到底是不是个爷们?”

  “茶为涤烦子酒为忘忧君,我并无忧愁所以不喝酒,倒是你这俱六守捉城如今算得上危机四伏就不怕喝酒误事?”

  李守义笑了笑道:“就算不喝酒误事这全城老少不过千把人能干什么?”

  “那是你这个守捉将军的事,我不过是一介准备开蒙学的夫子,话说你真不打算收了里面的厨娘?人家现在可掌握着制盐秘法身价连城,想来就算是五姓七望那样的人家也是配的上的。”

  刘书吏轻咳一声道:“此前以位小友只是流落西域的大唐商贾故此没有多问,现在看来小友家学渊源,敢问小友是何出身师从何人?”

  李莫摇了摇头道:“那有什么家学师承,晚辈姓李桃李的李单名一个莫字凡事莫问的莫,您若非要晚辈说些什么可否给些时间让晚辈好好编上一编。”

  “小友说笑了,老夫不问便是。”

  “谢过刘老,晚辈还有一事望刘老通融一二。”

  “有事说事,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似的,就凭你这制盐之法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本将军做主让你在这守捉城里横着走。”

  李莫轻笑一声道:“横着走的那是螃蟹,我只是想支些银钱家中已经快要断粮了,再买些笔墨纸砚好准备蒙学的教材。”

  “是老夫考虑不够周全,笔墨纸砚回头就让人送去,这些东西在守捉城里可没的买,银钱先给小友拿五贯不够再说与老夫,不是老夫小气实乃这城中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