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 历史

    类型
  • 2019.12.06上架
  • 9.22

    连载(字)

116位书友共同开启《大唐西域生存记》的历史之旅

见习书友150430010423045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俱六守捉城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70 2019.12.06 15:14

  李莫已经忘了自己在沙漠中走了多久,一天、两天...或许更久,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不能停...

  穿过屋顶破洞的月光幽冷清寂,夜风带着寒意浑身酸痛无力,李莫咧嘴一笑又昏了过去,这次他嘴角带着笑意,活着真好。

  一个穿着皮甲的中年汉子出现在门口挡住了暖阳,汉子放下手里的陶罐道:“活过来了?”

  听着汉子的一口关中腔,李莫压下心中的疑惑道:“你救了我?”

  汉子从陶罐里倒出一碗稀粥递给李莫道:“也是你小子命大,遇着我了,不然也是沙漠里骨头架子的命。”

  李莫喝完稀粥开口道:“大恩不言谢,只是不知此地是何处?”

  “俱六守捉城。”

  听到这个名字李莫心中一顿试探道:“大唐北庭都护府治下俱六守捉城?”

  “嗯。”

  ...

  大唐是个好时代,这里有李白杜甫颜筋柳骨,有房谋杜断有封狼居胥,有隋唐演义里那一位位活生生的英雄人物,如果可以穿越很多人都会选择大唐。

  贞观年间看颉力跳舞,开元盛世看李白戏耍高力士看一骑红尘妃子笑,或者去见识一番女帝的无双风采。

  奈何这里是唐德宗贞元四年的西域,上演了‘白发龟兹英雄血,长枪独守大唐魂’的西域,那位说出‘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的铁血郡王郭昕划上人生句号的西域。

  以前看到这样的故事只觉得很悲壮很热血,现在只有彻骨的寒意,活着是个大问题。

  一身的粗布破衣无奈一声长叹,原来那身用刘三手的说法是拿去当了,钱用来请了郎中,还给淘换了这间占地颇大的破院子和勉强装了小半缸的粮食。

  在硬床板上辗转了半夜,早上醒来的有些晚,熬了碗拉嗓子的稀粥垫吧了肚子,缸里的粮食快见底了,要是再找不到食物来源就会成为第一个被饿死的穿越者,该找些事做了。

  守捉城外有不少荒地灌溉也算便利,刘三手建议李莫开几亩地这样就算在守捉城安了家,千年之后的世界李莫是农家出身,可现在要他侍弄庄稼还真做不来,时间上也来不及。

  还有一条路就是当兵吃粮,见识了刘三手的身手之后李莫觉的自己上了战场应该活不过三秒,唯一的作用便是降低刀剑的耐久,或者消耗几支羽箭。

  在这千年之前的时空留下一声惨嚎,血洒疆场,马革裹尸的待遇估计没有,尸体便宜了秃鹫或者野狼,此路不通。

  这几天在城里溜达的时候见到不少孩子,年纪稍大的会帮大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无所事事到处野的小屁孩仍有不少。

  城里没有发现有学堂的存在,这个时代虽然有了科举,学问依旧金贵,如果开家启蒙的私塾想来能混个温饱。

  做为流水线教育下培养出来的万金油,在这个时代吟诗作对那就是找虐,教个三百千还是没问题的,曾经暗恋过一个台湾姑娘为此专门研究过繁体字,和这个年代的差别不大。

  守捉城中央就是守捉将军的府衙,是这座城里的最高行政机构,李莫从墙角抠了快白灰,在府衙门前的告示栏上写起自己的招生告示。

  “这不是刘三手捡回来的那小子吗?”

  “都写得什么呀?”

  “这告示不都是将军府的刘书吏写好贴上去的吗?难道将军府穷的连纸都买不起了?”

  “让让,刘书吏来了...”

  已经胡子花白的刘书吏没有打扰李莫,静静的等他写完。

  李莫写的很慢,习惯了简笔字突然改用繁体多少有些不适应,写完最后一笔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很好通俗易懂没有错别字,其实是写不来文绉绉的古文干脆就用了大白话。

  “小友为何是从左至右横着写,这样的写法老夫还是第一次见。”

  李莫这才注意到身边围了不少人,说话的刘书吏李莫也见过,他醒来之后在床上躺了两天,能下地活动之后就在老书吏那里登记造册有了守捉城的合法身份。

  刘书吏用一口关中腔和李莫闲聊几句便给他落了户,对于李莫的过往跟脚一句没问,还很大方的免了今年的税务。

  看着笑眯眯的刘书吏暗道大意,心念一转笑道:“儿时贪玩,家母便让晚辈效仿先贤‘头悬梁’,这脑袋一上一下的时间久了眉毛都被拽的有点变形了,所以晚辈便改用从左至右横着写。”

  “哈哈哈...”

  “小友说话倒是风趣,只是不知这句子中间的符号又是何物?”

  李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晚辈愚钝断句总是断错,家母就想了这个断句的法子,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哦,不知小友断错过什么句子竟然让令堂想出这样的法子?”

  “又一次元正(春节)家母写了副对联,‘明日逢春好不晦气,终年倒运少有余财’让晚辈读成了‘明日逢春,好不晦气,终年倒运,少有余财’”

  刘书吏捋着胡须笑道:“令堂就没有揍你?”

  “当时没揍。”

  “这个断句之法对于初学孩童确实不错,不知小友这蒙学准备教些什么?”

  “三百千,笠翁对韵,基础算学,农事杂学也会略有提及。”

  刘书吏疑惑道:“这三百千和《笠翁对韵》是何物,为何老夫从未听过。”

  “三百千乃《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笠翁对韵》是用来熟悉对仗、用韵、组织词语的。”

  “这《千字文》老夫知道,《百家姓》也好理解,不知这《三字经》有何奇妙之处竟然以‘经’为名?”

  李莫笑了笑道:“老先生若是有意,待晚辈将这几本书默写出来之后第一时间通知先生。”

  “不知可否先透露些许以解老夫好奇之心?”

  “也好,晚辈这就背诵一下《三字经》开篇,请老先生指教。”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

  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