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天山书院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30 2019.12.16 17:20

  “a、o、e...”

  “李莫,姐姐都帮你把书写完了为什么还要学这个什么拼音,还拉着我一起学?”

  李莫轻咳一声道:“通过这几天的抄书呢你姐已经把这几本启蒙书全掌握了,只要再学会这个拼音就可以代替我做先生了,至于你以后就是班长也就是所有学生的头,要是你不怕还没那些五六岁的小孩学得快可以不学。”

  “不是,我姐做了先生你干嘛?”

  “我也做先生啊,只不过我负责教算学和一些杂学,这样就能省出时间来赚钱,也不看看你有多能吃。”

  “是你说我正在长身体要多吃的。”

  苏老放下筷子擦了擦嘴道:“李莫,刘三手把你救回来到现在也有一个月了,再有两天这学堂也要开起来了,看得出来你对乐欣有意,我呢也不反对能不能成看你自己的本事。

  以前的事你不说我也不问,只是不知你是否已经有了婚配,如果有了你们以后相处就要注意些分寸,至于让乐欣做小你现在还没那个资格。”

  李莫愣了一下狐疑道:“我们这算不算是谈婚论嫁了,这进展快了点吧?”

  “谈婚论嫁还早着呢,只是有些话得说在头里,省得将来麻烦。”

  “喂,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很难回答吗?你不会真打算让我姐给你做小吧,信不信我切了你。”

  “你不是反对我接近你姐的吗,听这口气是不反对了?”

  乐儿冷冷的道:“回答。”

  “我那有什么婚配,如果我爹娘知道竟然有你姐这么漂亮得姑娘会成为他们的儿媳妇,睡着也会笑醒吧。”

  李莫眼神中的落寞和思念让乐欣心头一紧,低声道:“你爹娘可还安好?”

  “这辈子都见不到了。”李莫说完起身上了房顶,今夜月色很好。

  莫名来到这千年之前,李莫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家人,想朋友,想千年后的世界,可思念不会因为不去想就不存在,压抑得有多狠爆发的就有多猛烈。

  看着漫天繁星早以泪如雨下,‘纤云弄巧,飞星传恨’不知划过天际的流星能否将思念带到千年之后,能托个梦也好。

  “姐,他是在哭吗?”

  “是。”

  “你不去安慰安慰他?这个时候他应该特别需要人安慰吧。”

  “他上房顶就是不想让我们看到他在哭,男人都是很要面子的,特别是在自己在意地人面前。”

  “可是房顶上面那么宽敞他为什么正好坐在姐姐你窗户对面,不是故意想让你看到吗?”

  “这个,这个,应该是个意外。”

  “难道他经常在那个位置偷看,所以才下意识地坐在那里?”

  乐欣脸色通红害羞道:“没有,别乱说,睡觉。”

  “可是他偷看怎么办...”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晚上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这段时间以来的惶恐迷茫统统烟消云散,又躲在屋子里睡了一天一夜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今天是学堂正式开学的日子,做为这间被李莫恬不知耻的命名为‘天山书院’的院长,一大早李院长就带着全体员工在大门口迎接学子入学。

  经过一段时间的蹭吃蹭喝孩子们都知道他们的夫子李莫是个爱干净的,所以就连送孩子入学的家长一个个都洗得干干净净。

  每到一个孩子乐欣都会记录他的姓名、年龄父母信息,苏老会给每人发一个羊皮背包里面装着小黑板、小擦子和简易粉笔,李莫神情肃穆的对每一个孩子说着‘天山书院’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简陋却庄严的仪式感染了每一个人,当李莫带着所有孩子在院子里升起唐旗唱起《无衣》的时候,所有人都自发的唱出声来。

  孩子们被乐欣带入学堂开始他们的第一堂课,刘书吏站在旗杆下看着随风飘扬的唐旗良久开口道:“为什么是《无衣》不是《秦王破阵乐》。”

  李莫叹了口气道:“以后在这西域大地我们的抱团才能活下去,《秦王破阵乐》不合适,‘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才是我们以后要走的路。”

  “将军带人去捉驼鹿了,运气不错你要的白驼鹿已经捉到了。”

  “我说这几天不见他来蹭饭呢,原来是捉驼鹿去了,怎么试过了?驼鹿骑兵威势怎么样?”

  “很不错,如果能像你说的一样人、鹿全披重甲必将所向披靡。”

  “那就披呗,张铁匠不是连明光铠都能打造吗,给驼鹿打造披甲应该不是难事吧?”

  苏老摇了摇头道:“张铁匠是能打造明光铠可一副铠甲就得耗费数年,而且守捉城里也没足够的铁料。”

  李莫愣了一下才想起来现在是千年之前,不是盖房子都用钢筋水泥,铁轨铺满世界,万吨钢铁巨轮横行的年代。

  “那个你们知道南边的博格达山一带有铁矿吧?”

  “知道,张铁匠用的铁就是他自己挖矿炼的,可就张铁匠一个人一年撑死能打造出一套装备。”

  李莫笑了笑道:“这种事情交给我就好,刘老尽管去安排人采矿,回头我去找张铁匠商议商议,保证给这城里的男女老少都配上铁甲,当然前提是这铁矿石的供应的上。”

  刘书吏惊讶的看着李莫良久才试探道:“你明白你在说什么吗?”

  李莫耸了耸肩道:“按照一个人一百斤铁算全城配甲也不过两万斤,张铁匠那个小炉子推到建个大的再用我的秘法直接炼出钢来都没问题,至于锻造的事也简单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这些都不急倒是我有个事请您帮忙。”

  “什么事?”

  “这几天杏子基本上熟了我想收购一些酿酒,也好提炼一些酒精备着,现在的酒都是粮食自酿的太浪费,这粮食还是多屯一些好。”

  刘书吏点了点头道:“你打算出多少钱?收多少?”

  “有多少收多少,价格就按粮价走。”

  “行,这杏子采摘也用不了几天,完了我就安排人去采矿,你早点和张铁匠把炉子弄好,关键时候还得靠手里得刀子保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