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练刀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54 2019.12.19 12:00

  天边连鱼肚白都没有出现,李莫就被苏老提溜出了被窝,先是按照他自己的锻炼方式绕城三圈大概有五公里,不过以前是轻装上阵。

  穿着苏老不知从那弄来的破旧盔甲挎刀背弓,左手盾右手抢一整套下来少说也有七八十斤,才跑了一圈李莫就觉得身子不是自个的了。

  看一眼同样装扮跑在前面大气都不喘的乐欣,李莫很怀疑她和那些健身狂魔一样全身腱子肉,也不知道脖子下面那至少是C的尺寸是不是因为肌肉加成。

  “不是吧先生,我跑第二圈都追上你了。”

  李莫全当没看见乐儿的鄙视和嘲讽,小丫头身上那只比他轻了一半的负重让他无言反驳,只好埋头往前。

  好不容易五圈跑完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大堆木头,柴墩子上静静的放着一把锈迹斑斑还布满豁口的唐刀。

  苏老拿起破刀很随意的一刀下去,竖在柴墩子上的木头应声成了两半。

  “苏老,我该不会要从劈柴开始吧?”

  苏老点了点头道:“什么时候你能用这把刀做到我刚才那样,就可以跟我学刀了。”

  吃过早餐李莫开始了自己的学刀(劈柴)生涯,以前李莫也劈过柴,不过是用斧头甩开了劈的,像这样单手持刀的方式还真没试过。

  一刀下去,很好入木三分,然后就没了然后,摁住木头把刀拔出来摆好姿势又是一刀,和刚才那刀除了劈中的位置没有什么区别。

  乐儿挥了挥手示意李莫让开,吐气开声一刀劈下势如破竹,一连劈了七八根之后耍了个漂亮的刀花把刀递给李莫,背着手昂着头得意洋洋的上课去了。

  看着备受打击的李莫,乐欣轻笑一声道:“乐儿五岁就开始练武了,别灰心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做到,慢慢练我先去上课。”

  看了眼拎着躺椅晒太阳的苏老,李莫叹息一声闭眼握刀静静的回忆着那天在沙漠里感受到的死寂和绝望,眯着眼睛的苏老突然睁开双眼眼神中露出一丝不可置信。

  李莫身上散发出的绝望让苏老有些恍惚,当年恒罗斯之战葛逻禄突然叛变数万大军十不存一,残存的数千人就是在这样的绝望之中杀出了重围,也不知道这小子都经历了什么。

  在苏老狐疑的目光注视下李莫动了,布满锈迹和豁口的破刀带动风尘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劈了下去,随着这一刀劈出去的还有李莫散发出的绝望。

  李莫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卡在木头中间的破刀满是疑惑,这剧情不太对啊,说好的精气神合一威力无双呢?怎么劈个柴还被卡住了。

  “你这是在干吗?”

  面对苏老的疑问李莫不好意思的道:“我听说刀道分为三个境界刀术、刀势、刀意,这不想试试吗。”

  苏老笑了笑道:“你说的刀势和刀意我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就是通过杀意之类的东西来影响敌人心智,刚才你那一刀要是砍一个普通人那股绝望或许会影响到对方。

  可你对着一根木头瞎使什么劲,它还能被你吓的自己破开不成,好好劈你的柴,你以后要面对的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士没那么容易被吓到。”

  还以为可以刀势一出幻念丛生敌人都自己抹脖子,现在看来这懒是偷不成了,都怪乐儿小丫头片子武力值那么高干嘛,搞得自己以为穿越到武侠世界了,武侠小说害死人啊。

  轮到李莫上课的时候他才发现两只胳膊已经完全没知觉了,只好让乐欣代替,好在乐欣已经学完加减法开始背乘法口诀了,给最多幼儿园大班水平的孩子们上课暂时够用。

  接受了苏老一整套的推拿活血按摩之后李莫开始制作棉甲,用水浸湿的棉花放入铁槽内被脚踏大铁锤一锤一锤砸成棉片,放在太阳底下晾晒如果棉片不发胀就算合格。

  苏老拿着一片做好的棉片端详半天疑惑道:“这东西做成的甲胄防护力怎么样?”

  李莫摇了摇头道:“没试过,我也只是听说过这种制作甲胄的法子,也没具体见过,要不先试试?”

  三层棉片厚度达到了两厘米,苏老一刀劈上去破开一半合格,接着是弓箭,乐欣弯弓搭箭在二十步、三十步、五十步各射一箭,第一箭箭头穿过棉片入木半分轻伤,第二箭穿透棉甲箭头未入木破皮,第三箭没有穿透。

  恰好赶上测试的李守义开口道:“有这好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轻便不说冬天穿着还暖和,还要铁甲干嘛?”

  李莫摇了摇头道:“和板甲比起来这棉甲还是差了些,面对狼牙棒之类的钝器打击防御力几乎没有,步兵装备还行骑兵又不用自己跑还是穿板甲吧。”

  “不说这个你酿的杏子酒给我来几坛,老刘把酒精看的太严我已经三天没喝酒了?”

  “我说这几天那么忙你怎么还有时间往我这儿跑,原来是看上我的酒了,告诉你没门我的酒都被窖藏了最快也的明年春天才有的喝。”

  李守义撇了撇嘴道:“你当我鼻子瞎啊,都窖藏了苏老喝的是什么?水吗?”

  “有本事自己找苏老拿,反正我这里是没有。”

  “苏老...”

  李守义突如其来的发嗲激起李莫一身鸡皮疙瘩,苏老却习以为常笑道:“用得着的时候喊苏老,用不着的时候喊老苏,这么多年就没点新花样,酒有的是,不过等秋收结束在说,现在一滴都没的喝,老刘为什么把酒精藏起来你心里没点数?”

  李守义手出如电突袭向苏老面前的小酒壶,没想到苏老早有防备让他扑了个空,长叹一声起身准备离开。

  乐欣开口道:“不吃了饭再走?”

  “不了一会还要出城,城外已经有了沙陀人的踪迹,的防备他们毁坏农田,对了听说你和李莫今天下午出城练习骑术了,记得把兵器带上不要离城太远。”

  李莫愣了一下疑惑道:“这么严重?秋天不应该忙着给牲口贴秋膘吗?”

  “来袭的沙陀人都是依附吐蕃人的部落,他们就是想一点点的把我们唐人消耗干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