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驼鹿骑兵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42 2019.12.16 12:00

  “喂,你竟然给这什么驼鹿吃鸡子,太奢侈了吧。”

  “我说乐儿啊,我是有名字的不叫‘喂’,你要是不喜欢叫我李大哥可以喊我先生或者夫子,再不行喊名字也成,‘喂’算怎么回事。”

  “李莫你真要骑这大家伙?好丑的,吃的还多昨天到现在我就没见它停过。”

  “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大家伙是吃的多了点不过人家本事也大啊。”

  乐儿撇了撇嘴道:“我才不信呢,又丑又笨。”

  李莫摇了摇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大家伙半个时辰就可以跑出百里还能连续跑上几个时辰,真正的日行千里就算及膝大雪也不影响奔跑,还会游泳潜水。”

  “负重怎么样?”

  看了眼突然冒出来的李守义,李莫一脸嫌弃道:“这几天你往我这儿跑的有些勤快啊?”

  “厨娘去了盐矿那边将军府就没人做饭了,你总不能让我饿肚子吧,城里就你这饭食最好最富裕不吃你吃谁。”

  “懒得理你,好歹也是将军硬生生活成个无赖,这成年驼鹿体重通常在一千五百斤,负重能力比普通马匹强不少,加上这对大角用来组建骑兵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不过...”

  李守义一拳捶在李莫肩膀上道:“卖什么关子,赶紧说。”

  “驼鹿喜欢生活在寒冷的地方,再往南它们就无法生存还有就是眼睛不好看不清远处的东西,鼻子和耳朵倒是非常好使。”

  “你看你又不上战场这好东西放你这糟蹋了,这头驼鹿送我怎么样?”

  李莫翻了个白眼道:“想要自己捉去,这东西很好捉的,现在又恰好是产崽的季节说不定你能弄出一支驼鹿骑兵来,驼鹿可是能组建重骑兵的,你想想身披重甲的驼鹿配上这对大角跑起来之后谁挡的住。”

  李守义搓着手道:“这大家伙真的好捉?”

  “不是说了它瞎吗。”

  “你还说它耳朵鼻子好使呢?”

  李莫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上将军的,找个地势好的小山谷围起来留个口子,找到驼鹿之后就围三阙一往山谷里赶,赶进去后口子一堵还不是随你收拾。”

  “我咋没想到呢,这就去安排人手。”

  “等会...”

  “老刘你也来蹭饭?”

  刘书吏摇了摇头道:“老夫有吃饭的地方,那驼鹿骑兵听着是不错可谁也没见过,你不先试试?”

  李莫点了点头道:“还是刘老稳妥,这驼鹿骑兵我也只是听说过确实需要试试,不过先说好要是捉到白色的驼鹿的送我一头。”

  “你要白驼鹿干嘛?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全身都是白色而已一万只普通驼鹿里面也不一定会有一只,能不能遇到全看运气。”

  院子已经修缮的差不多了,再有三五天学堂就可以开课了,李莫这才想起教材还没准备,研墨、铺纸、提笔一气呵成,一滴浓重的墨汁落在纸上...

  站在一边准备欣赏大作的乐欣疑惑道:“怎么不写?想不起来了吗?”

  李莫叹了口气,挥毫泼墨‘三字经’三个巨丑无比的毛笔字跃然纸上,搁笔一笑,笑中难得带着些许尴尬,“这个是不是有点丑...”

  “不止是有点吧?”

  “你这样憋着不笑不难受吗?”

  “噗呲...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这字也太...”

  “我知道我的字太丑,苏老那天说你也识的些字,来写两个我看看。”

  乐欣落笔如云烟,笔尖行云流水字迹铁划银钩,羞的李莫只想把他那破字毁尸灭迹,可惜晚了一步,把柄已经落到了乐儿手里,看她那得意地神情免不了要大出血。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知道王昌诗还写的如此好字,这可不像是苏老说的识得些字就能做到的。”

  乐儿眉毛微挑得意的道:“我姐可是庭州第一才女,不像某人连字都写不好就敢做先生。”

  李莫轻笑一声恭维道:“作为第一才女的妹妹想必乐儿小姐也有一手好字,不知是否有幸见识一二?”

  “切,你让写就写啊。”

  乐欣搁笔看着李莫道:“这字可还入眼?”

  “岂止是入眼,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好的字,这书就你来写了。”

  ......

  “天地玄黄...”

  “《千字文》我会。”

  “你会啊,那直接上《三字经》,你写的时候记得,写一行空一行。”

  “写一行空一行?是要做注解吗?”

  李莫摇了摇头:“不是注解是注音,我知道一种简单的注音法等你写完了我教你。”

  秉烛夜读红袖添香实乃一大乐事,不知不觉以是夜幕降临,有些昏暗的灯光将乐欣映衬出一种朦胧美...

  “李兄,李大哥,李莫...”

  “那个,那个时间不早了,吃饭,吃饭。”

  看着慌张离去的李莫乐欣抬手捋了捋额前秀发,莞尔一笑,脸颊微红不知在想什么。

  “姐,他刚才盯着你看了好久,你不会真准备嫁给他吧,要是在庭州有人敢这么看你早把腿给打断了。”

  乐欣愣了一下带着些许歉意道:“要不是姐姐鲁莽打伤了那个回鹘人,我们就不用匆忙逃离庭州你也不用跟着姐姐寄人篱下。”

  “又不是姐姐的错是哪家先伙动手动脚的,要是我在场直接就把他给杀了,一个草原回鹘蛮子也想欺负姐姐。”

  “行了去吃饭吧,我已经闻到沙葱炒鸡子的味道了,那可是你最爱吃的要是去晚了可就没得吃了。”

  “才不会呢,李莫那家伙一定会给姐姐留着的,真想不到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能做出那么多好吃的,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可是他除了身手不行好像什么都会。”

  乐欣笑着揉了揉乐儿的脑袋道:“这几天好像和他挺亲近的,怎么,一点好吃的就把你收买了?”

  “哪有,是姐姐你和他走的太近了好不好,我得替你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知道,知道,我家乐儿都是为了我好,才不是为了沙葱炒鸡子呢。”

  “姐姐...”

  “屋里的,再不出来我可就都吃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