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西域生存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驼鹿骑的战力

大唐西域生存记 我不磕瓜子 2086 2019.12.21 13:29

  从进入山谷开始周铭的嘴巴就没合上,李莫很怀疑他这样继续下去会不会下巴脱臼吃不了饭。

  “咿...”

  “能不能别咿咿呀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青楼唱曲的,不就是一个简陋的炼铁厂和兵器作坊吗?,你好歹也是河西节度使的儿子,能不能别像个乡巴佬好不好。”

  “简陋!‘碰’一下一套盔甲,‘碰’一下一套盔甲这还简陋?”

  “欲望才是动力的源泉,只有想要更好的才能做出更好的,如果满足与现状我们还跟几千年前的先祖一样光着屁股满山跑呢。”

  看着一套套光泽内敛的黝黑铁甲,锋芒锐利的唐刀,霸气侧漏的陌刀和一捆捆嗜血的三棱破甲箭周铭心中暗叹“如果当初沙洲城有这样一座铁厂父亲也许不会想着焚城东归,阎朝也许不会投降吐蕃...也许...”

  “别看了过来量下尺寸,那都是些普通货色,给你定做更好的。”

  “还有更好的!”

  看着周铭脸上的惊讶,张铁匠得意的道:“我这里有一些用秘法炼制的好钢虽然数量少了一些,不过你是先生的家臣可以给你打造一套。”

  “我想再要一把陌刀。”

  “陌刀、唐刀都有打造好的待会带你去挑一把,还需要什么特殊兵器画个图我都能做。”

  让裁缝量着尺寸,周铭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您连陌刀都能打造怎么会在守捉城这样的小地方,不说在长安至少也该在庭州才对。”

  张铁匠叹了口气道:“以前倒是在长安,爷爷辈的时候得罪了权贵被发配到了这守捉城里,本以为这祖传的手艺再也用不上了。”

  “张叔来看看我这把弩能不能仿出来,还有这几张图能不能做?”

  张铁匠贪婪的抚摸着李莫的十字弩,搂着婆娘困觉的时候估计都没这么温柔。

  “这是钢吧?怎么练出来的?有配方吗?”

  “没有,有就拿出来啦,您看看就我们现在的材质能不能做?”

  “没问题,只是威力可能要差些,而且这弓弦得找将军府,一般的弓弦怕是不行。”

  周铭拿着一张图纸疑惑道:“这可是大杀器啊,给我也做一把。”

  李莫轻笑一声道:“眼光不错哦,这是三棱军刺三面血槽一捅一个窟窿,伤口就算缝合也没什么用,基本上中者必死。”

  绵绵秋雨带着凉意,泛黄的草原,阴沉的天空无声诉说着悲凉,全身披甲的驼鹿就像从博格达山走出的狰狞巨兽,背上的骑士铁甲黝黑脸上的面具像是来自地狱。

  李守义回头看了看身后寂静无声的一百零八骑,抽出两把长刀刀柄互接卡入卡槽开始冲锋,没有过多言语只有踏在心间的蹄声。

  这是驼鹿骑的初战,也是一次突袭,沙陀人的营地里多出了一千骑,这已经不是骚扰劫掠扰乱秋收而是战争。

  骑兵冲锋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根本无法掩盖,即便天空在下着雨现在又是暮色降临,李守义也没指望沙陀人等他杀入营地都反应不过来,能让他们措手不及匆忙应敌就已经足够了。

  雨天没有烟尘,看着雨幕中杀来的百余骑朱邪文山心中充满疑惑,可已经没时间给他考虑了,李守义一马当先,百余骑像是南归的大雁以人字形切入了沙陀骑阵。

  没有格挡没有劈砍,低头俯身按住卡槽中的刀柄向前、向前、向前...

  箭矢射在盔甲上一声轻响留下一点白痕落地无声,偶尔有弯刀划过甲胄激起一串火星点亮雨幕,驼鹿的大角上戴着铁角横冲直撞所向披靡。

  李守义带着一百零八骑一次次透阵而出,又一次次掉头冲锋像是烧红的刀子在切割奶酪,终于沙陀人崩溃了,在朱邪文山试图阻挡李守义被斩于马下之后崩溃了。

  崩溃的沙陀人想要逃离这片死亡之地的时候才发现四面皆敌,全民皆兵的不止是草原部族和高原上的吐蕃人,俱六守捉城这座大唐的边塞小城也是。

  雨后的草原美的动人心魄,远处的博格达山染上一层金色的暖阳庄严圣洁,像是为昨夜死去的灵魂超度。

  李守义叼着截枯草看着打扫战场的人们脸上带着笑意,昨夜一战除了最后追击的时候有几个摔伤的再无伤亡,而沙陀人光砍下来的脑袋就超过了五百,至于那些被活捉的以后会带着镣铐成为奴隶。

  驼鹿骑兵昨夜的表现完全超出了李守义的预料,如果不是驼鹿骑不适应沙漠戈壁,一万驼鹿骑应该可以横扫西域重现大唐辉煌,也不知道李莫那家伙在干嘛,这样的大胜不能在他面前显摆一下总觉得少点什么。

  “回城...”

  “你说什么!李莫跟着那个什么周铭去了吐蕃人的地盘?两个去找吐蕃人的麻烦那不是找死吗?”

  乐欣点了点头道:“也不是就他们俩王大哥和刘三手也跟着去了,而且不是找吐蕃人的麻烦只是去沙陀人的一个部落探查情况。”

  “探查什么情况?”

  “周铭是那个部落的奴隶,按他所说那个部落的唐人奴隶有两百多人,李莫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把他们救出来。”

  李守义愣了一会开口道:“昨夜我们虽然胜了可还是有一部分沙陀人逃走了,我需要防备沙陀人的报复,不能派人去找他。”

  “我知道,李莫也知道他在干什么,我相信他不会有事的。”

  李守义离开后苏老叹息一声道:“你有什么想法?”

  乐欣笑了笑道:“没想法。”

  “那小子先是用开蒙学在城中立足得到了城中居民的认可,然后又用制盐秘法讨好了将军府,接着就找到了我这个老头子,他很清楚在这里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兵意味着什么,见到你之后又迅速的打起了你的主意,看情况用不了多久他就该想你提亲了。”

  “王大哥是您的弟子算是自己人,可刘三手?”

  “那天李莫找过我之后大刀看见刘三手拿着一个很奇怪的大包进了他的房间,那个包应该是刘三手发现李莫的时候藏起来的,当时时间来不及应该没打开看过,后来去取的时候以刘三手的性子一定会打开看的。”

  “您是说刘三手发现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