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殿下误会了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55 2019.09.26 20:51

  秦牧寒拍了拍麻袋,一副有这些东西就能万事无忧的模样。

  宫延平真想把秦牧寒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放着的是什么,居然相信就靠着这些袋子就能够让运河的洪水不在泛滥肆虐!

  他父亲可是曾参与过治理洪水,在他小的时候就说了那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宫延平皱眉看着那些麻袋,听到有人说要走了,登上属于他的马车一脸无奈的看着外面。

  这一路他们顺着运河南下,经过了三个城池,是一个小镇,终于到了萧蔷外祖家曾在的栾城,一群人歇息在了驿站,晚上就被当地官员请了过去。

  萧蔷听对方说这地方的风土人情,又了解到了现在她所在的地方就是她外祖曾经居住过的宅子,细细打量起了四周的一切。

  “殿下在看什么?”秦牧寒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将她面前的酒拿开,柔声询问道。

  萧蔷握着酒杯,看了一眼秦牧寒,笑了笑跟他开口说道,“本殿从出生到现在从未见过外祖家的人,如今听说这地方曾是他们所住,也就多了几分好奇。”

  “殿下若是相见,到时候我带殿下去见他们。”秦牧寒看着她,说出来这句话。

  萧蔷一愣,扭头看着秦牧寒。

  “我之前让殿下给皇后娘娘带去的礼物,就是你外祖家的人所做,而且我想殿下应该也知道,当年皇上本是要杀了你外祖家人的,但因为殿下出生,皇上大赦天下,他们才灭了死罪成为庶民活下来。”秦牧寒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着这个。

  她勾起一丝苦笑,握着温水杯说道,“是啊,正是因为我,他们才会活下来。”

  “殿下,只有成为站在顶层的人,你才能想做什么做什么,现在的你没办法按照自己想要的模样活着,但是不代表你一辈子都会这样。”

  “萧家不会有女帝。”

  “以前没有,不代表现在不能有。”

  秦牧寒说的很慢,溢满星辰的眼中尽是光。

  萧蔷张口想要说不会这样,又发现她根本不知道怎么跟秦牧开口这件事,索性一句话也没说,就这么看着歌舞表演。

  她看歌舞表演看的认真,没留意到秦牧寒一直在看她。

  晚宴结束后,官员从舞姬里挑出了最漂亮的两个女人派去伺候萧蔷,并且暗示了两个人务必要将萧蔷伺候好,那可是皇城来的大人物。

  舞姬也不傻,到了房间就开始讨好萧蔷。

  纤细的柳腰贴着萧蔷,细长的藕臂挽着她的手,“时辰不早了,大人可是要休息了?”

  萧蔷对女人的行为非常反感,一把推开了女人,“滚出去!”

  另一名舞姬看先动手那个被驱赶,憋着笑凑向萧蔷,恭恭敬敬的跟萧蔷行了礼,这才说道,“大人若是还不累,奴婢给大人捏捏肩。”

  “你也滚!”萧蔷面色阴沉,对她们那怪异的声音非常厌恶。

  她喜欢看舞姬跳舞,是因为舞蹈充满灵性而且漂亮,但让女人这么贴着她并且不断跟她暗示自己会跟她亲密,萧蔷只有恶心!

  两名舞姬见萧蔷对她们的面色一点也不好,只能退出去站在门前。

  她们为了方便萧蔷对她们动手动脚,穿的非常清凉,现在站在外面吹了冷风两个人都抖了起来,脸色也有些苍白。

  “盈盈姐,咱们要不回去吧?这外面冷,咱们要是在这里一个晚上,保准都会生病,到时候受罪的可是咱们自己。”后被说的舞姬扁了扁嘴。

  盈盈听对方这么说,这才小声开口,“要回去你自己回去,不过你要是回去别怪我不告诉你,大人既然让咱们来了,那就说明里面那个的身份非同小可,你就这么回去,肯定要被罚。”

  听盈盈这么说,另一个舞姬这才扁着嘴蹲在了地上,扯着细纱想要将自己包起来。

  萧蔷在两个人说完话之后,直接将要给她们穿着回去的外衣丢在了桌子上,对方已经将主意打到了她身上,她将外套给他们的话,说不上会出什么事!

  萧蔷睡醒出门的时候听到门外有声响,面色阴沉的走到门前,打开门看了出去。

  “殿下已经醒了?”秦牧寒笑笑,提着手中的食盒就进了房间,把食盒放在了漆红的八仙桌上,摆出来四样精致的小菜,以及一份粥。

  萧蔷关门坐在椅子上,询问道,“外面的那两个呢?”

  “昨天听殿下不喜欢她们,我想着殿下最近应该都劳累得很,所以就连夜把她们送了回去,并且在官员那里坐了一会儿。”秦牧寒说着从怀中摸出一个账本,随手将账本放在了桌子上。

  她微微皱眉,拿起来账本看了两眼。

  嘭的一声将账本摔在了桌子上。

  “谁给他的狗胆,竟然敢对防修运河的钱动手脚!”

  这一笔笔中饱私囊的钱可都是用人命换来的,这些年运河多次出事,难保里面有几次是因为这些人中饱私囊,亏空了防修运河的钱!

  萧蔷阴着脸,抬头看向秦牧寒,“你这个东西是昨天晚上带回来的?”

  “殿下英明。”秦牧寒笑笑,将账本拿着塞回去衣裳内,“昨天殿下不喜欢那两个人,我就想着送回去官员那里,也免得俩姑娘在外面一夜生病。”

  “本殿还真没看出来,秦侍从是这么一个好人。”萧蔷冷声,本能的讨厌秦牧寒这样。

  担心她们两个在外面一夜生病?

  他就不担心这两个要是在这里发生了什么,那她就是包庇这地方的官员贪污受贿,一旦被揭发她即使是嫡长皇子,也不能肖想帝位。

  萧蔷握紧手,冷冷的看着秦牧,“想来秦侍从做了好人,那两个舞姬就将秦侍从当做自己人了,才跟秦侍从说了这个事,想要秦侍从帮他们一把?”

  “殿下误会了。”秦牧寒摆手,知道她是因为刚才的话有了情绪。

  但他怎么看这样的萧蔷,都觉得萧蔷因为他这样,是对他生了喜欢。

  秦牧寒心里开心,拉着萧蔷解释道,“不是她们告诉我的这事,而是官员见到我将她们送回去,以为我对这些有兴趣,想要将两个人转送给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