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陛下大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她是女儿身

陛下大喜 萌新霍霍 2090 2019.10.19 18:23

  “明日我跟殿下一起过去。”秦牧寒笑笑,心里也想知道姜书影是怎么想的。

  别人不知道萧蔷的情况,姜书影可是非常清楚。

  给女儿说亲女人?

  秦牧寒握紧了手,看着萧蔷又说道,“不过明天季朝英先生要考最近学的东西,殿下能够记下来季先生让默写的法律了吗?”

  “已经记下了。”萧蔷说完,起身朝着内室走去。

  他见萧蔷朝着内室走去,明白萧蔷确实是累了。

  秦牧寒出门叫人给萧蔷送去热水,又跟过来的胡姬两姐妹见了一面,让她们明天去找萧蔷这里的公公熟悉一下宫里的人,然后多多接触。

  “主子没将宫内安插了人的事情告诉殿下吗?”阿耶莎皱眉,看着秦牧寒询问。

  秦牧寒冷冷的扫过阿耶莎漂亮的脸,冷声道,“我做什么事暂时不需要她知道,而你们要清楚你们的身份,不应该你们问的事情,别去自讨没趣。”

  听她这么说,阿洛塞拉了一把阿耶莎。

  阿耶莎跪在阿洛塞的身边,在秦牧寒离开之后才问道,“你说主子一直对殿下那么好,从前没进宫之前主子就事事谋划培养了一大批自己的人,现在进了宫怎么什么都不说?”

  “主子这样肯定有他的原因,你以后对于这些还是少说的好。”阿洛塞戳了一下阿耶莎的脑门,直接走向外面准备去伺候萧蔷沐浴。

  一路走到萧蔷的房间外,阿洛塞便被人拦住了。

  “殿下在沐浴,你不能进去。”暗卫站在门外,一副不许阿洛塞进去伺候的样子。

  阿洛塞也不是秦牧寒,并不知道萧蔷身边的人是怎么布置的,哪怕是有一身不错的武功,也根本不可能躲过萧蔷身边护着的暗卫。

  她看着暗卫,笑笑说道,“殿下沐浴肯定是需要人侍候,我虽说并非是宫内的人,但我在宫外也曾照顾过秦家的主子,知道怎么侍候人。”

  “你似乎误会了,你不能进去不是因为你侍候人如何,是殿下从小就只喜欢自己沐浴,在殿下沐浴的时候绝对不能有第二个人在里面。”

  暗卫冷声说完,目光锐利的盯着阿洛塞。

  阿洛塞自知不可能进去,也就直接的离开了萧蔷的房间前。

  而在萧蔷的房间内,疲惫不堪的萧蔷泡在暖暖的热水里,闭着眼睛叹了一声,“娘现在就想给我定亲,应该是担心我要是没有人支持的话斗不过萧钰他们吧?”

  梅贵妃跟她送一样的东西,姜书影不可能调查不到。

  可调查到了之后,姜书影也不可能对梅贵妃动手。

  萧蔷伸手盖住了脸颊,苦笑一声,“我若是并没生在皇家就好了,要是我并不是生在皇家,也就不会有这么多连七八糟的烦恼了。”

  她在水里想了许多,起来的时候水已经冷了。

  一觉睡到第二天,去上了学,又在放学之后去了凤鸾殿。

  凤鸾殿内焚着上好的龙涎香,味道跟萧文帝身上的一样,萧蔷扫了一眼摆在岸上的金色熏香炉,能瞧见上面的凤凰羽毛栩栩如生。

  暗叹了一声皇城的工匠手艺好,抬脚朝着房间内走了进去。

  “蔷儿来了?”

  姜书影看到她进来,放下了手里在摆弄的花草。

  她笑笑,走到姜书影的身边坐了下来,“容妃诞辰上母后问了平成关于她外祖家跟儿臣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可是要给儿臣定亲?”

  “是有这个想法。”

  姜书影说着剪断了海棠花的花枝,红色的海棠花簇拥在一起,十分漂亮。

  萧蔷看着被丢在桌子上的花枝,继续说道,“儿臣上次来的时候跟母后说了儿臣的想法,所以儿臣希望娘不要这么给儿臣定下亲事。”

  “你们先出去吧。”

  姜书影在她说完之后放下了手中的剪刀,目光越过萧蔷看着在她身后的秦牧寒。

  而秦牧寒在姜书影的话说完后就跟着其他的人一起离开了房间,没有问任何的东西。

  她看着秦牧寒离开,低声问道,“蔷儿,娘之前跟你说过,虽说你是嫡皇子,可你没有外族家,你跟其他的人争夺皇位会有很多阻碍。”

  “我是女儿身,要是现在跟人定亲,我肯定是要跟人成亲的!”

  萧蔷皱眉看着姜书影,握紧手继续道,“我现在十一岁别人不会急着成亲的事,可我十五岁的时候呢?十八岁的时候呢?娘,我迎娶她们能够巩固我的地位,可我迎娶之后呢?”

  “蔷儿。”姜书影微微张口,不知道怎么说。

  萧蔷看着姜书影,深呼吸了两下让自己的情绪平缓下来,“我不能跟男人一样跟她们有夫妻之实,我也不希望让别人冒充我的身份跟她们做什么。”

  听她提到让人冒充她跟其他的人如何,姜书影皱眉,面色不是很好。

  萧蔷却像是没看到姜书影的表情一样,继续说道,“她们不能生下不属于萧家的孩子,那么她们就是跟别人如何了,也根本不能有孩子生下来。”

  一辈子没有宠爱还没有孩子。

  太过残忍。

  萧蔷长呼一口气,勾唇笑笑,“娘是皇后,很清楚宫中没有孩子也没有宠爱的妃子是什么样子,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禁锢在这样的后宫,我做不到。”

  “娘再想想吧。”姜书影闭上眼睛,对于这种事也是觉得不合适。

  可不这样做?

  她手里所有的姜家遗留的人已经少了一大半,姜家到了的时候那些人费尽心思的求她,然后像是寄生虫一样攀附而来,可这些年他们找到了能够依附的其他人,就将她抛之脑后。

  姜书影揉着肿胀难受的太阳穴,看着面前的萧蔷,“对了,昨天你送给容妃的那个舍利子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那里之前要送给容妃的不是那个。”

  听姜书影问起来这个,萧蔷也就解释了东西跟梅贵妃的一样。

  梅贵妃本意应该是为了让她送给容妃的东西被认为不用心,这样容妃跟六皇子也就会跟她拉开距离,梅贵妃在多多接触他们,对方就会是萧钰的人。

  萧蔷将自己猜到的这些说完,伸手将姜书影乱了的珠钗扶正,“万幸昨天秦牧寒在发现梅贵妃的想法之后就去做了些手脚,我送的那个舍利子就是秦牧寒带过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